已經許久沒有帶著相機拍照寫些高雄的景點或留點照片,恰好藉著採訪老朋友陳坤毅(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理事)來到「打狗文史再興會社」便拍一點點照片,留下一點文字記錄。

若說台南是台灣少有能夠步行整日玩耍看建築、吃美食,讓自己多添點文化歷史藝術氣息的城市,那麼高雄的鹽埕連結鼓山至西子灣、柴山再至乘渡輪到對岸的旗津,肯定也是能夠邊走邊看、邊吃邊玩的安排小旅行景點。

Read More →

圖多、文多、食物多,慎入!

完全想不起來上一次這樣的小旅行是多久之前?拿起相機一直拍照又是何時?本就不喜歡人多,趁著連假完的第一天到台南政大書城進貨,順便搭著姊姊的車到台南來個小旅行,這個疫情不見趨緩的春天到台南也得避開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避開人群好像才是上上策,但緊戴著口罩,見不到每一個人的表情,還是有著被阻隔的感覺,但也正因如此,那如以往的人潮在街道、景點還是少了些,拍照的時候,少了人群入鏡,構圖反而容易了一些!

Read More →

我常說一九七七年以後出生至一九八○年這幾年出生的孩子,好像消失在台灣的「世代」排序之中。我們前有野百合世代,接著迎來免試入學的一代,再來是野草莓、太陽花世代。這個六年級末段班好像跟社會運動就是沾不上邊,我們經歷過「不能說台語」的小學前段、我們剛識字時台灣還在戒嚴,我們上國中前後解嚴、野百合學運、六四天安門爆發,跟唱著〈歷史的傷口〉,開始決定我們的青春。

我們的青春,從國中畢業以後就畫出不同的路線,決定我們與這社會的連結是深或淺,我們關心社會議題、參與社會運動的腳步,也許從那一刻起,就形成極大的分野。在我們選擇繼續升學,或是選擇「一技之長」作為我們人生的發展時,定下我們與這個社會的親疏遠近。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

整個過年我都窩在家裡或工作室,連騎單車都懶。朋友突然說要南下,我說要不來找我吃夜市。朋友回我:「是瑞豐還是六合!」我說:「是誰要你去觀光夜市的。」如果你來高雄,有在地的高雄人陪你,拜託不要向宇宙下訂單,說要去瑞豐或六合,那實在太剝零了。

北漂七年最不習慣的就是夜市天天都有,天天都能吃。離開台北就是要去吃那種流動的夜市啊!那才是南部孩子的生活,是一種生活中的期待,還有人形容這是「要過紅綠燈的夜市」。以我最熟悉的夜市是在C1籬仔內站和還沒完成的前鎮機廠站的瑞北夜市,三、六才有。(天殺的一點都不想寫這些,超怕這裡變得太觀光。)

Read More →

“20190127小陽。日栽書屋-4"/

上一次騎單車超過20K,已經是去年過年從家裡騎去岡山來回一趟36K,再上一次是騎到台南來回106K。有時「出發」需要很強大的衝動。這幾年的頭暈和胃痙孿的狀況一直持續,總是會焦慮騎太遠萬一半路沒有力氣往前或折返,也就很少騎遠程,連原來常常騎的20K在今年都中斷許久。大概也是這樣也沒有特別留意還有哪些地方可以去走走,有空閒的時候常常什麼也不做,就待在家裡。

「小陽。日栽書屋」的活動因為朋友們經常性地按讚或是分享,也常常出現在自己的facebook上,但就是沒有起念要去看看。倒是2016年去過勝利新村拍照,經過小陽拍了門牌,許是沒開就走了。 Read More →

前陣子逛一間駁二文青熱愛的商店,跟朋友說到我不喜歡這間店,因為它太日本、太不像高雄。於是朋友問我:「那店必須是什麼才有高雄的樣子?」我想了許久。今天外地朋友來高雄,到了鳳山、五甲,說這塊新舊交雜的地方,不是觀光客會到訪的地方。她說,有機會要再來,我便認真思考高雄的樣子,把它寫下來。

住台北七年,我最喜歡永和,它狹小且招牌林立、擁擠的街景,像極我從有記憶以後到離開高雄前的樣子。曾經讓我感覺走在高雄街頭,則還有三重,沒有東區的繁華、沒有信義區的人潮,行人的步調也慢了下來。

Read More →

清水嚴趴趴走-3

突然有這麼一天,就上網查林園「清水巖」的資料。在腦海裡這個地方一直在遙遠的記憶,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只記得或許是很小的時候,曾經到達的一個地方。前一次,我爬上這座山時,看著山下的一片平原,天正藍,是送爸爸到祖祠安眠。那天的天空很清澈,可以看得很遠很遠。那時我還沒開始拍照,沒帶相機,但心裡想著,有一天我會到這裡拍一張照,將那時沒留下的畫面留下。 Read More →

城中散步-57

一座美好的城市,到底需要什麼條件?我想美麗的建築是必要的。

早上醒來,在台北。我沒有錯亂,我知道我在台北。約好的午餐還有時間,便搜尋著中華電信和朋友推薦的捷運站剪髮店QB。到永和的市場本來想吃乾麵當早餐,因為沒開便坐到隔壁的肉羹攤,點碗魯肉飯加肉羹,這是我習慣的市場,住在這市場邊上三年,卻未曾這樣吃早餐。 Read More →

IMG_0681

總是心血來潮的,像莫名其妙把單車運上台北,沒有高鐵可以搭,只能搭客運,一切都像個年輕氣盛的年輕人,做很多看似衝動的事。

我有一顆轉速很快的腦袋,有些事不是「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而是現在想到真的很想做的事,必須快點去做、決定去做,否則下一秒的思緒一轉,也就忘記上一秒的事情。 Read More →

20150926黃埔、誠正國小-2

真的對電影、紀錄片這種東西沒什麼抵抗力。明明只是去影圖拿個票券,便在館長熱情的解說下,買了「影像高雄。消失與重生」這個系列的紀錄片。原先我只是看到樹科大一本有黃埔新村的刊物,問有沒有販售,結果館長剛好在,便推薦我這系列有講黃埔新村,就買回家看。

好巧不巧,裡面剛好是農曆新年的時間,在除夕夜看來還滿有感覺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