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角七号》以後,好幾次我們好像都在票房像煙火「咻—」的綻放下以為台灣電影應該可以「回春」站穩在電影院的廳數、觀眾們都會隨之起舞一起支持台灣電影,但往往就真的綻放完就還是得等著下一部像《海角七号》這樣讓觀眾買單的神作。

當大家說著「後疫情時代」這幾個字時,疫情不見趨緩,許多電影大片一延再延,都讓人不禁懷疑「疫情」真的走到「後」了嗎?但因為這些大片子不斷地往後延,打開電影時刻表,常常都是經典重映,新片變少了,卻像給了台灣電影更多被看見的可能:當選擇變少了,好像就得回頭看看這些常常上映不到十天就被趕下院線的台灣電影。

Read More →

體重過重的胖子或者體態比較豐腴的人,總會在生活上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評比,尤其是負面的那些,《大餓》大概就是蒐集了這些元素拍成的一部電影。從綽號到飲食習慣,從體態到外表給人的觀感,都顯得與這世界格格不入,連身體直接遭受到侵犯也都會聽見那種極為惡毒的形容:「妳這麼胖怎麼可能有人看得上!」

外國有不少電影拍出胖子的困境,總教人要肯定自己、喜歡自己,要堅信「不是標準體態的人,也一定會有人喜歡。」台灣能拍出《大餓》這部電影實在難得,即使在台灣近幾年來不斷提倡「人人都能不一樣」、尊重多元文化的社會價值,「肥胖」或「健身」這兩個永遠無法分開的議題,總還是使得體型沒有達到「一定程度的標準」的人,像會拖垮整個社會的戰鬥力,彷彿「不一樣」永遠都會成為社會的毒瘤!

Read More →

台灣電影最大的悲哀在於:「沒有話題就沒有人要看,有了話題就不能批判(評論)。」一個好的創作環境要有健全的成長,是來自不斷地從閱讀(看電影也算是一種閱讀)、思考、對話,帶領創作者及觀眾或讀者往上提升。

《返校》的火紅無非就是打中許多年齡層,各自對於這段歷史的情感,但它絕對不是一部完整的電影,它也許可以觸動、啟發什麼,但它也只會是很微小的觸動跟啟發,甚或若是理解的角度不同,便會形成另一種對這段歷史另一種誤解。造成《返校》的空洞,最大的敗筆有兩個:

Read More →

立志要把台灣電影多少能看的都盡量不要漏掉,尤其是有好的演員、編劇、導演、題材,就盡可能不要的錯過,但這幾年踩的雷越來越多,就連不看院線看線上影音剛上線的新片還是會不慎把支持的心炸成粉碎。《憨嘉》就是這麼一部片!

《憨嘉》的卡司不差,鄭人碩、李亦捷、陳慕義都是非常好的演員,其他配角也都演得不錯,故事也沒有特別糟,但只要一遇上「教化人心」的部分就全都毀了!甚少看電影簡介和製作方的我這回真的踩到大雷。 Read More →

「有些事不要怕害怕,怕的太多往往就容易錯過路上的風景。」人生是這樣,看電影也是,如果只堅持不看到爛片,就會錯過很多自以為是爛片的好片。這大概是《藍色項圈》一上影音平台,就讓我點開看的理由。

2018年《藍色項圈》上映前在電影院看到預告讓人頗為掙扎。又是一部校園電影、又是一部以成績為主軸的電影。看完《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電視劇以後,非常擔心是部老掉牙控訴教育體制的電影。票房不佳它也在院線撐不久就下檔,想看也趕不上下檔的速度。 Read More →

我很喜歡這部戲的演員,從劉以豪、陳意涵、張書豪、布魯斯(幹嘛改名啊!)以及這部戲野性狂放、美到讓人驚豔的陳庭妮。並且第一次發現布魯斯的聲線真是好聽。

只是這個故事如我預期的一模一樣,完全是我無法忍受的那種為製造遺憾而製造遺憾的故事,暫且不論故事的結構或是邏輯合不合理,光是兩個明明可以在一起的人互相推開,我就無法理解這件事有什麼好悲傷的。那是各自的選擇,為什麼在完全沒有阻力的狀態下如此無病呻吟?觀眾還哭到淚崩。 Read More →

原po於 Facebook 2018.11.18 04:50 (原先睡不著用手機打的,有再修正過)

這次入圍的台灣電影,不算動畫和紀錄片,我應該只有《老大人》沒有看過。其中除了《小美》還沒上,我只有《角頭2》是在線上平台看的,其餘都在院線觀看。

其餘沒入圍的在院線我看過三部,但台灣在2018年總電影數也不多。且不論金馬到底要如何定位,台灣電影的「質」確確實實沒有太多太好的作品,再不看那些砸了大錢能夠呈現的場面,台灣電影也還真的不是那麼多能夠端上檯面。就更惶論有多少人願意買單進場看台灣電影。 Read More →

我喜歡邱澤的聲線,非常喜歡。在看《誰先愛上他的》之前,我又把邱澤之前演的《滾石愛情故事/最後一次溫柔》邊聽、邊看的重溫了一次。關於邱澤,在他演偶像劇的那個年代,我是聽他唱歌的,直到後來才慢慢追他在電視劇裡的演出。

這是徐譽庭第一次挑樑當導演,又從電視跨界到電影。在這篇《我的爸爸是個同性戀,他死後把錢都留給了男朋友》訪問裡她提到最後這個版本,是剪了超過四十個版本之後留下來的最後結果。那些被她從垃圾堆撿回來的鏡頭,有很多都極有張力,但故事的結果,還是不如徐譽庭在電視劇本表現出來那樣,既說到點上了,但收著狗血不灑。 Read More →

一部從環境汙染的抗爭為起點的電影,就注定要把環境、政商、人民生存下去的條件,一起帶進故事裡,這是這部企圖心的其一。其二,則是想要藉由解剖一個死於抗議現場的人,來細說環環相扣的人性。故事方向本身是好的,但在太多推敲的過程裡,埋下太多理所當然,使得整部電影只剩下想表達「官商勾結的嘴臉」,卻在細節裡失去更深層的挖堀跟探討,反而成為有點草草了事的結局。

如果看過柯金源的記錄片《前進》,很難不去回想在台灣關於環境議題的抗爭,是如何一環扣著一環、一個接過一個的開發和破壞、針對不同的開發案(土地、環境破壞的開發案)進行長長久久的抗爭。而看著《引爆點》就很難不去想起,在《前進》裡所提到的過去這數十年間,在台灣一場又一場的抗議現場,以及數十年後的現在,再去回溯當時以及對比現在,也就顯得《引爆點》薄弱又牽強的劇情。 Read More →

多數書寫《范保德》的文章,都會寫到「父親(男性)不擅表達情感」這件事。這是既定印象,卻不適合《范保德》這部電影。它應該是我看過的台灣電影裡,少數將男性、父親、兒子之間的情感,表現得那麼深情、不彆扭的故事了。它甚或超越了多數台灣電影裡關於男性之間的情感表達,比朋友還要親密。

范保德是個溫柔的男性,在時空交錯的情節來看,他既不是一個不言說的父親(但他沒有明說),也不是一個特別壓抑的男性(但仍有固執)。劇中幾個與范保德同齡的男性角色,也依循著范保德這個角色的設定,沒有太多被傳統男性角色給束縛的樣子,又或者用另一個角度看,蕭雅全拍出來的,都是大多數人沒有看見父親的樣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