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2016 JAPAN 0622(EOSM2)-116

其實只是2015年的一句玩笑話說:「如果有機會想到日本住一個月看看。」更早之前,月收入破80K時,我確實有想過,可以在日本接台灣案子過生活。但終究,沒有實現。不過,還是完成了,這一趟一個月的旅行。

因為一個月勢必無法避開每個月新書發行的接案工作,也就一定會帶電腦出門。行前我將2011買下的MBP,換上SSD,花了9800元。再買了風扇、電池將它換上,大概花了2000元。2011年的MBP,至今(2017)仍然很勇健。(你怎麼可以不愛蘋果呢!)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沒看過第一集的小女孩,也不愛這種恐怖片,裝神弄鬼的。朝聖去看了第二集,除了最後的動畫太飽滿,以及不喜歡人嚇人、暗暗黑黑的、音效大的部分,但主要的故事主軸我還是挺喜歡的。

大半的恐怖片,都喜歡用聲音來製造緊張的氣氛,再加上剪接出突然冒出來的東西(任何),營造出來的效果,就差不多可以嚇人了。偏偏我不喜歡這種手法,正常的生活中,才沒有動不動就冒出來的音效,在越安靜的環境裡,光是聽自己的腳步聲都覺得可怕。 Read More →

Share
Share

「為什麼每一部青春電影,都在歌頌友情?或者愛情?」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紅到發紫唱著〈小幸運〉的時候,我常常在想這個問題!

「如果我的青春可以重來,我絕對不要重回校園時光!」每次有人緬懷校園時光時,我總忍不住要murmur這句話。我甚至相信我的人生是從開始工作那一年開始,哪怕還是免不了不太擅長跟同事相處而被惡整,比起不能自由來去的校園時光,都幸福無比。(上學是被逼的,工作是可以選擇的) Read More →

Share
Share

2016 JAPAN 0630(EOSM3)-133

最後一天了,也沒什麼行程,姊姊說要逛守口車站下的百元商店。我們日日出門還未開,回家時又關門了,今日的行程就是把想去也還沒去的地方去一次。前一晚錄的影片大獲好評,便打開我直播的神經,開始走到哪播到哪。

我們先到百元商店買了一些在其他店沒有買入的東西。買了可愛的Hello Kitty滑鼠墊,朋友問我:「你真的會拿出來用嗎?」有時候這些問句都使我發現:「原來在網路的隔閡、人跟人的距離,常常會讓人不小心定義或被定義成固定的樣子。」我說:「會啊!那麼可愛的東西!」 Read More →

Share
Share

2016 JAPAN 0629-2

能夠把周遊券玩得徹底的人,真的很厲害。跑了一天以後,今天整個疲累,只有一個目標:道頓堀水上觀光船。為了避免換不到船票,十一點多我們就抵達換票處,畫好晚上的時段。經過一蘭拉麵的時候,還是很多人在排隊。姊姊是無緣吃到這個我在東京吃過幾回、我覺得像台灣陽春麵煮成的拉麵。

接下來的行程則是看好在梅田的黑べこ屋燒肉店,大阪有雨,還不算小,就在梅田閒晃了。若不是因為大阪周遊券,我的懶散旅行,應該是這一日的行程那樣散慢才對。 Read More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