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晚一點出生在千禧年以後,我想我會跟我的父母說:「可不可以不要去上學?在家上網就好?」網路大量的資訊,可以取代很多學習的方式,不是網路世界的人,是無法想像的。雖然不是生在一出生就接觸網路世界的世代,我很慶幸在我十五歲那年,從父親手中接過一台電腦,開啟我注定活在網路世界的未來。

緣起:

大概是從開始接設計案(平面設計、書籍設計、網頁設計),我常會遇到「被找出去談談」的狀態。談什麼?談找我做設計的人「想要做什麼?」只要不是出版社,我們大概要花兩個小時以上,去統整對方究竟要做什麼?希望設計什麼? Read More →

電影從起風開始說起,鏡頭帶過「配戴口罩」的警示標語,像每天開啟空污app的提醒,總是黃橙紅在輪替,若是不經意發現app上出現空氣品質良好的綠色,還得興高采烈的截圖放上Facebook上,以茲記念。

《濁流》舉起這個時代的旗幟,說著那些工業污染背後的利益糾葛。 Read More →

(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的合作出版社,一直以為我每天騎機車二十公里來回。哈哈哈哈!)

關於毅力:

過去兩年裡陪著我過日子的人,會知道我經歷我回到高雄生活這十年中,糟到極點的情緒。我不是一個有毅力的人,特別是對我自己。

我可以很有毅力的等待某些人際關係的改變,磨去我人生大部分的正面思考、自信;我可以很有毅力的等待,等待別人對我的改觀、認同,而站在原地不斷地努力;我發現我生命裡絕大數的毅力,都用在等待別人,卻從來沒有用在自己身上。 Read More →

我是個從小就被認定是個「三分鐘熱度」的孩子(如果當時有過動兒這詞,我應該會被抓去吃藥之類的);我不是七年級生卻會被笑像爛草莓一樣一年換二十四個老闆的六年級生;我是個找不到我認定的意義就無法有毅力的人;我也是個非常喜歡數字、數數的人,所以算自己到底騎幾天,是件重要的事!至於為什麼是一百天,也沒有特別的理由,大概是我人生從來達不到一百那樣完美,那麼就來個一百天好了。 Read More →

已經忘記上一次看《麥迪遜之橋》是什麼時候?甚至不太記得劇情。那個年歲總會想:「就去吧!相愛的人本來就應該在一起。」可是現實總是不斷地拉扯那樣的衝動、在心裡燃起的悸動,留下的只有愁悵。

《五天》是我多年來少數讀完的長篇翻譯小說。我對翻譯文學總是有記不住名字的障礙,不論是東西方。上一本讀完的翻譯長篇,是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還是因為看完電影《百日告別》找出來讀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