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這裡痛、那裡痛的毛病,讓我在二○一三年的七月,又興起學游泳的念頭。我是神經特別敏感的人,很容易這裡痛、那裡痛,搞得我好像毛病很多一樣。其實也沒有,大概就是工作長時間維持同樣的姿勢,加上我比較高,很多家具都不太能符合人體工學,久了就常腰痠背痛。

那個夏天大概也是因為痛起來很煩,也很想解決它,又加上朋友有妹妹讀體育系的可以教,我就決定再次挑戰這個我至少學過四次以上,三十幾年來都學不會的運動。

關於游泳,我在facebook常寫,好像沒有特別替它寫過一篇文字。那就寫在部落格上好了。 Read More →

單車經過台17台南黃金海岸的路段,我確實想起那次我們一行人,在那個陽光灑落的午後,拍下的照片。那次同行總共五人,只剩下一人還有在聯絡。是七年前的事了。

耳機裡傳來電影《Manchester by the Sea》的配樂,本來拍完照打完卡,就轉身要離開。回憶著這部2017年至今我覺得最好看的一部外語片,以及七年前那個午後。

「在這裡聽完這首歌吧!」我浪漫的想。 Read More →

如果可以晚一點出生在千禧年以後,我想我會跟我的父母說:「可不可以不要去上學?在家上網就好?」網路大量的資訊,可以取代很多學習的方式,不是網路世界的人,是無法想像的。雖然不是生在一出生就接觸網路世界的世代,我很慶幸在我十五歲那年,從父親手中接過一台電腦,開啟我注定活在網路世界的未來。

緣起:

大概是從開始接設計案(平面設計、書籍設計、網頁設計),我常會遇到「被找出去談談」的狀態。談什麼?談找我做設計的人「想要做什麼?」只要不是出版社,我們大概要花兩個小時以上,去統整對方究竟要做什麼?希望設計什麼? Read More →

電影從起風開始說起,鏡頭帶過「配戴口罩」的警示標語,像每天開啟空污app的提醒,總是黃橙紅在輪替,若是不經意發現app上出現空氣品質良好的綠色,還得興高采烈的截圖放上Facebook上,以茲記念。

《濁流》舉起這個時代的旗幟,說著那些工業污染背後的利益糾葛。 Read More →

(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的合作出版社,一直以為我每天騎機車二十公里來回。哈哈哈哈!)

關於毅力:

過去兩年裡陪著我過日子的人,會知道我經歷我回到高雄生活這十年中,糟到極點的情緒。我不是一個有毅力的人,特別是對我自己。

我可以很有毅力的等待某些人際關係的改變,磨去我人生大部分的正面思考、自信;我可以很有毅力的等待,等待別人對我的改觀、認同,而站在原地不斷地努力;我發現我生命裡絕大數的毅力,都用在等待別人,卻從來沒有用在自己身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