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很有自信的人,在我走進接案人生之前,我一直都不算太有自信,但說「沒自信」倒不如說我在人際關係的格格不入,才是讓我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的理由,要一直到我單打獨鬥的接案人生中,我才發現能背上十八般武藝,成為一個別人來問:「阿線,這個你能不能做?」時,大多都能回答:「可以啊!」的人,真的不是太容易的事,那時我才慢慢壯大我與人溝通時的自信(也許看來自傲也說不定。)才能回過頭與那個在職場人際關係碰得頭破血流的自己對話,跟他說:「嘿!你以後成為大人的時候,要想起你現在遇到的事,對那些跟你一樣的孩子溫柔一點!」

我是一個「不太合群」的同事(同學),這點在所有的同溫層、群體裡從來沒有改變過。

Read More →

*很久沒有寫「自律」這個主題,最近工作忙,就恰好再歸納一些心得。

跟過我工作、看過我一天醒著16小時當30小時用的人,應該真的會覺得我是一個做什麼都有「時間規劃」的人。但是,我除了「一定要記得的」「我會忘記的」會用行事曆寫下來之外,我沒有任何行事曆這種東西。(通常不重要我也不那麼在意的事我都會忘記,我一年可能用不到行事曆五次。)

*媽媽交辦的事要寫在手上,是真的寫,在被洗掉之前要做好。她知道我會忘記她交代的事,沒做她會問我,然後能立刻做的我會立刻做。

我常常前十分鐘還坐在電腦前回留言、寫email,後十分鐘我已經出門運動或是去看電影、吃飯之類的;也常常你看到我前一秒還在寫買賣股票的心得,但下一秒你已經在email裡收到我回稿的信;更常常的是,你五分鐘前跟我說:「阿線,這個有點趕,下午五點半前給我。」我五分鐘內會把那個只改一個小細節的稿子寄到你的email裡⋯⋯

Read More →

十幾年前部落格還盛行的時候,幾個部落格平台搞過連續三十天不間斷「夏日部落格傳說」的活動,每個人要給自己一個大主題去寫三十天,那幾年我玩過幾次,但不如現在對生活的觀察更細微,也沒有現在能夠控制生活節奏的能力,所以總是時不時地有那種為了交差了事的貼文,草草地發了不到三百字的文章就發文。

那是個文字高手雲集的年代,也當然你若是靠著部落格在宣傳、行銷自己的作者(寫手)要能撐三十天不間斷又有內容的文章,不是什麼太難的事。那會兒還有獎金給這些參賽的部落客們!當然,我從來不會擠進其中,能寫、會寫的實在太多了!

Read More →

C.C是個二十多歲初入社會的大男孩,他有時會拋出讓我回想自己從來沒有思考過的問題。回答他的時候,也像在回答二十多歲的自己。

「喜歡」這個詞在台灣的教育裡有時候是一件不需要存在的想像,也許隨著時代越來越多元、開放,在自我選擇中,「喜歡」才逐漸地成為生命選擇中會被拿出來思考的事!我翻尋自己的記憶,想從自己的工作經歷中找出一項「喜歡的工作」,回答C.C這個問題!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

那是將近二十年前的事了(2000年11月)。我不是文字相關科系畢業,在同齡裡的學歷算普通,是當年還算熱門的科系畢業,但對編輯、企劃一竅不通,大概還是憑藉著對文字的喜愛,有幸空降到雜誌社成為一名編輯。

母親和姊姊一直都不知道我在台北的工作是什麼,直到最近日劇的《大姊當家》播出後,她們才略略從劇情的發展,推敲我的工作內容,以及稍稍明白為什麼我能轉來轉去都在出版這一行,賺不了錢也不會有人覺得了不起的一行,也許還沒向下探到谷底的一行。

Read More →

小叮噹

連日來的工作,一日少睡,一日或許沒睡的輪替著,我得抽點空出門走走、看看,雖不愛與人接觸,但也不致樂於「與世隔絕」,所以即使我只有睡兩小時、四小時,我都得出門買個早餐、假裝有空閒的去剪個頭髮之類的。

我樂(熱衷)於我的工作,替所有出版社盡可能的快速且至少達到標準的完成每件事。絕對是我畢生最開心的事情之一。可是漸漸地,我需要開始思考,我用工作占滿的人生,究竟是為了滿足荷包、得到成就,亦或者是能夠往前走的動力。在這些動力以外,我開始疲累的拖著不再年輕不用睡的身子,坐在電腦前,忍著因為久坐未睡的肌肉疼痛,且引發的偏頭痛,仍然賣力的工作著。可是我卻焦慮著,有沒有一天,我會過勞死在握著滑鼠趴躺在電腦前。

言歸正傳。我其實是要講「護理人員」的工作處境。 Read More →

母親總是告訴我:「像你這個年紀,我都在養活一家子,我還要養我媽媽,還買了房子,開始繳貸款。」諸如此類的事。這話我大概從二十歲出頭一直聽到現在,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像我這樣的小孩真的如此糟糕嗎?還是根本這是個奇怪的時代呢?

我依然記得那些寒暑假,或者是例假日,同學邀約一起出遊的日子,除了學校的旅行外,我概不參加同學的同遊。除了我不喜歡團體活動外,最重要的是那些日子,我們在熨斗、小剪刀、線頭、鑽子的陪伴下度假。當我前陣子在7-11看見一個男人拿著一張註冊單,上頭的金額像我這樣接案工作,還真的繳不起。(所以我們怎麼可能養小孩?) Read More →

[20090106]無限美的天氣

2002年,我自北返南,想找出版業,找到一個沒腦袋的電腦書的出版社,月薪頗低,當時不甘心自己窩在那種爛公司裡,於是才在返南沒多久,又生念要返北,說是南部沒有我的天空,回到北部才有出版可做,於是我便打理家當回到剛剛離開不到三個月的北城。

找工作其實是件很有趣的事,如果沒有什麼明天會餓死的經濟壓力,可以放緩腳步慢慢找,找到對的、喜歡的工作,然後認真的在工作裡發揮自己的能力,便是最高境界。但慢慢找的定義,並非「等待」,而是準備好自己,然後在找工作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自己能做的、想做的。傻等是找工作裡,最不明智的舉動。

每次講到找工作,我都會推薦正在找工作的人,看兩部日劇,一是木村拓哉的《長假》,一是堂本剛的《夢想加州》。《長假》是告訴你機會來之前,你的努力、你的生活、你替自己做了的準備,都可能左右你以後的機會;《夢想加州》則是告訴你,在那過程中,你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你必須一步一步的往前,才知道前方會發生什麼事,未來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2002年,我找工作的模式是這樣,白天早起把所有我覺得自己能勝任的人力銀行配對資料一個一個看過,一封一封寄出履歷,有傳真的,就再發傳真,有E-mail的,就再另行發E-mail。這之間偶爾有面試機會,就約下午,若是下午沒有面試,自己就出門看書、看電影、看世界。說是積極嗎?其實不太算,但起碼讓自己不至於除了找工作,生活就只剩下空洞。

後來,找到一個不怎麼樣的工作,薪水少,但很穩定,福利比起一般的上班族算是非常好的。跟現在相比,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年終兩個月,中秋、端午各自為半月薪或六千元外加禮品、員工旅遊補助、生日禮金、勞動節禮券)那個工作,好像就是我的一樣,我先是傳真,很煩人的確認是否收到傳真。過幾天就接到面試機會,面試離開後一天,打電話給面試主管跟他說我想要這份工作,隔天就通知我可以準備開工。但前提是,我很確定,我可以做得好、做得來這份工作。

當然,找工作並不是那麼順利,在那之前,我其實已經消磨掉一兩個月的時間,借住在朋友家,其實住得很彆扭,希望可以早點找到工作,離開寄人籬下的生活,老是麻煩別人,總還是不好意思的。也因此找工作的動力也更強大,因為當時,不是留在台北,就是必須再面對高雄我不想面對的就業市場。

很多人找工作是這樣的。丟履歷時,想一下「要丟嗎?我真的要去這個工作嗎?我能做嗎?」公司約面試時,想一下「我要去嗎?在內湖好遠喔!要花多少時間上班?公司會不會不要用我?」面試完又想「我要A工作還是B工作?若是A工作通知我了,但我比較喜歡B工作耶!那我還要繼續找工作嗎?」多數的人都會卡在這幾個問題,卻不知其實工作根本也都還沒確定雇用自己,為什麼總要這樣就等在那裡呢?這樣的等待,A、B公司都不用你的時候,你花時間想那麼多事,有用嗎?

很多事情是可以想起來放,但不是等在那裡想。而是一邊想,一邊進行手邊的事,千萬別認為你找到了C工作,A、B工作的雇主再打電話來,你回絕就很抱歉,你等他們,那誰等你?誰給你機會?職場很殘酷,你花時間等通知,多數的面試者不用你是不會通知你,難道你就這樣苦苦等待?(不通知面試者不錄用,向來是我覺得很爛的習慣!)還是你可以撥通電話或是在面試時告知對方,不論用或不用都給你個答覆呢?這真的沒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公司有公司決定要不要用人的選擇,找工作的人一樣也有選擇工作的權利,沒有誰的位置高或低。

而找工作的過程,生活要正常的過,有朋友約出去聊天吃飯就出去,有什麼活動就去參加,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的下一份工作會不會在這些聚會裡被撞擊出來,你也永遠不曉得,你的人生,會不會在下一個轉彎處產生什麼變化。要記得你在這段時間裡替自己做了什麼?是坐在家裡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還是去發掘自己能做的事、自己想做的事,以及那些你強化自己所有能力的準備?

履歷不要亂投,有什麼你不想做的、太遠的、做不來的,都想清楚要不要花時間去面試,要不要花力氣去碰撞。設限太多找不到工作,不設限的也不見得找得到一份工作。最重要的還是,你自己準備好了沒有!!

(這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經驗,但我總是這樣激勵自己的。)

P.S
高雄天氣晴,今日有更新早餐旅行相片集
今晚很忙碌,但硬是要生這篇文章。

換日線的話:有空的話,看看日劇其實很不錯!!

坦白說,一直被問:「為什麼你要回來高雄?」是一件很囧的事。因為追溯最原始的原因居然是「失戀」,搞得我面對同學、師長、親戚的時候不知道要不要講出這麼囧的原因。這是我第二次因為「失戀」離開台北回到高雄,也是我第二次失戀就沒了工作、搬出同居的住處。上一次是2002年的事,時隔五年後,沒想到我面對結束的戀情,仍舊用沒長進的方式,用徹底離開一座城市的方式,來做為終結。

回想當時,完全沒有動力找工作的我,面對年底求才機會大減的就業市場,根本沒有太多的機會。越找工作就越沒有自信,越沒有自信就越不願意積極。因為一個人在台北,有開銷、租金壓力,身無分文的我,是靠媽媽的接濟,支付租金、開銷,以及累積起來幾萬塊的信用卡未支付的卡債。每天只要睜開雙眼,看著人力銀行那些看起來不像自己可以做的工作,以及存簿裡不斷少掉的存款,「回高雄、不回高雄」、「找工作、不找工作」、「留下、離開」,每天我都這麼問。我的生活裡,也就僅剩下二選一的選擇。

十二月,2007年的現在,我用不到一週的方式,打包好我那些其實才剛拆開沒多久的家當,便火速的回到高雄。我以為,我的惡夢結束了,可是沒想到才要開始另一個惡夢,面對比台北更加糟糕的就業市場,每天媽媽問著:「你什麼時候才要去工作?」每一天每一天都恨不得不要醒來。當你看著人力銀行的求才工作,從每天少說五十筆到一百筆,開始變成一天不到十筆時,更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了!

今年一月,我開始到左營一家廣告公司工作,完全沒有辦法忍受高雄的作業習慣,沒有效率就算了,溝通得靠電話,不能用MSN,也不用EMAIL,永恆的你得等你有空、對方有空,才能處理事情要處理的部分。因為這是南方的都市,人與人的情感更是濃稠,那種「準時下班」的工作態度,會變得突兀並且被視為不合群。於是,不到一個月,我離開了這家公司。但在此之前,我已確定我在另一個地方,有了工作。

二月開始的書店工作,應該是我人生很大的轉折。因為被信任,所以我開始放膽的做很多決定,那些在台北看起來不怎麼樣的能力,在這裡,好像都成了很有用的東西。我不斷的被誇獎,不斷因為過去的工作經驗被看重,開始接觸很多人,開始衝撞很多火花。那些本來想著「我到底能幹嘛、我活著幹嘛」的念頭,也就慢慢的消失了。腦袋裡想的,不是「我能幹嘛」,而是我要再多看多聽什麼,才能讓我做更多的什麼。直到六月。

我完全沒有辦法想像,如果這個六月,我不在高雄,我會何等掙扎?我該如何面對更焦心的狀態。連續兩個星期,每天,我的行程是十點半出門至小港醫院加護病房看發生意外的爸爸。縱使我們沒有生活在一起,但那種心裡的拉扯之大,我再一次的確定的說:「還好我在高雄。」

七月中因為書店更改營業時間,加上其實我已經對獨立書店產生倦怠,終於,我停下來,沒再工作,一直到現在。這之中我找過台中、嘉義、台南的工作,就是不想再往台北找,再次面對「留下來、離開」的二選一,C南返高雄的決定,居然成了我「留下來」的決定。十一月中其實有一股衝動想往台北搬,不過後來仔細想想,若再是為了戀情北移,會再陷入無窮迴圈裡,最後還是留在高雄。

多數的人在問:「為什麼你要回來高雄?」都不是問「回來」這件事,而是「留下」。他們想問的是:「台北工作不是比較多嗎?為什麼你要留在高雄。」我其實很難解釋。就像我很難解釋為什麼看到C南返高雄會讓我做出「留下」的決定。對於一個在台北工作七年的人來說,薪資條件也好、工作環境也好,都不是輕易可以抽離的。C的南返,對我來說是一種「不孤獨」的感覺。我既融入不了這個城市,也無法北返那座城市,那麼,抓住一個人跟自己一樣,也就安心了一些。

我時常在想「我為什麼不能像我身邊的這些人一樣,平平凡凡的過生活?我追求的就是最好的了嗎?為什麼他們不追求什麼,一樣過得快樂呢?」我試著把位置降到他們的位置,但其實我辦不到。幾年前媽媽問過我:「為什麼你不能好好的找個可以糊口飯的工作?搖搖泡沫紅茶就好?」當時我記得我是這麼回答的:「如果要搖泡沫紅茶,我幹嘛讀到專科,國中就可以去搖了啊!」但這次,我的回答是:「因為我不想做服務業。」在書店工作的日子,確實讓我不想做那種面對面的工作,疲累感十足,但是如果有什麼泡沫紅茶店是搖紅茶,然後不跟太多人接觸,我還滿能接受的。(笑)

那日同學的喜宴上,十多年沒見的同學問我:「那你覺得高雄和台北有什麼差別?」這個也是非常固定的問句,我不止回答一次,最後終於統整出一個我的標準答案。我說:「台北腳步太快、太擠、太焦慮,高雄很慢、很懶散,但很適合生活!」通常在地的高雄人都會說:「對啦!留在高雄好啊!畢竟是自己的家鄉,開銷也不會那麼大。」可是他們完全不能明白「開銷不那麼大」跟薪水南北最大差距可能會是對砍一半的差異。(像我的薪水就是狠狠的差了個把萬。)

要一個長年月領三四萬的人,接受只有兩萬三到兩萬八不到的薪水,看起來就是少了什麼。可是仔細去算,就會發現其中的差異。(例如以同樣的生活條件來說,要有好一點的住處加上水電及相關開銷,在台北薪水就惡狠狠的殺掉了一萬!)當然也會有人會說:「台北比較有發展啊!比較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可能我是個能力不怎麼樣的人,怎麼做都是個小職位,在台北能有什麼好發展?不過就是領個死薪水,做自己稍微覺得有趣的事。每天忍受擁擠的交通、趕人的步調、吃不完的資訊,每週跑那些看不完的活動、玩不完的趴剔、吃不完的聚會。周而復始,但萬象更新了嗎?

後來我的回答,都是我無法忍受台北的擁擠,和十分變態加班加到死的工作形態,多數的人都會回答我,高雄的加班、隔週休,也不見得比台北的加班加到死來得好啊!但是當我把「生活環境」拉到前面看,現在的我,應該是甘於在高雄的緩慢且不擁擠的生活吧!但我始終不認為我會一直待在這座城市,這是我從來沒有回答過任何一個問我「高雄好還是台北好?」的人的答案。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是由你自己決定,說不定我哪天會去更緩慢更緩慢的生活了!(那日我去美濃,還覺得那真是個好所在,人很少,很不賴呢!)

同學問:「台北資訊不是比較多嗎?」
我回他:「那是你們不上網,像我這種網路重度使用者,沒有資訊少的問題,只有資訊焦慮的問題。」
同學問:「可是有很多活動在台北啊!」
我回他:「高鐵很方便啊!」
同學說:「你很有錢喔!這樣搭高鐵。」
我笑了。(我笑不是因為我有錢,是因為你不見得要常上台北啊!偶爾一次挺好的。)

我始終都不覺得,生活是必須用那麼多的活動擠滿自己。把所有的時間都擠了活動,哪來的時間思考活動給你的那些衝撞呢?哪來的時間去跟很多人分享你參加的活動呢?哪來的時間陪你的家人說話?哪來的時間去台灣各個角落走走?哪來的時間,留給你自己,好好的發呆、好好的看看天、看看人,看看你自己呢?

為什麼我要回來高雄?為什麼我要留在高雄?我想,我只是想要給自己多一點時間,看這城市看這世界看我關心的人,很簡單的想法。至於薪水,夠用就好。至於成功不成功、有沒有出息,好像,真的,沒有那麼重要!

留給C,縱使你有北上的打算,我也會記得你讓我不孤單的感覺!一旦你去了,就好好的加油。等到你準備好了,再回來!

留給a,不是只有你會想著「要不要平凡的過日子」,很多人都會這樣想著。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平凡」,要能接受自己「平凡」並不容易。而那「平凡」的定義,不在於別人給的,而在於「你想要的」,才是最重要的。而你想要的,你辦不辦得到、做不做得來,就是另一回事了。留一點時間給自己,規劃好你現在的時間利用,才是最重要的事。加油:)

P.S
照片是十月去台北時凱洛拍的。
高雄出太陽,但不知道溫度如何,室內有些涼,但不冷。
好像是用這篇交代了一整年。啊!一年要過了啊!
要收到明信片的,請來信sunline.liu@gmail.com(有給過地址的不用給,但如果你沒把握我有沒有弄丟,就再寄來吧!)

換日線的話:我最想去台東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