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快要忘記還沒接案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我想做什麼?二十九歲父親意外死亡前,我買了一台很簡單的相機,那時還沒有微單眼、類單眼,就連手機連上網都不一定容易。科技在那幾年爆炸性的成長,慢慢地連「拍照」都快要像呼吸一樣。也許,離電影視界裡想像眨眨眼就能拍照的未來不遠了。

有很長的時間,我出門不是用手機拍照,而是隨身有一台相機。需要用讀卡機讀檔案的那種。父親過世後,我從童年開始回想起父親的一切,恐慌想起我第一件「遺失」是再沒有人會幫我拍照這件事,我拿起那台我明明窮得要死但還是買了的相機,去了恆春和墾丁流浪(那應該是我第一次跟家人說我要一個人出門旅行),試圖尋找那一次父親在颱風天和同事們一起駕車帶著一堆孩子去台灣的南邊露營。

Read More →

記不得上一次去墾丁是什麼時候?是跟前女友去的吧?應該也是艷陽高照的日子,那是墾丁應該要有的天氣。自從不談戀愛後,我的相機只有拍食物和商品了,或者只偶爾在去台北找朋友、跟姊姊出門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用,唯一比較認真拍照、整理照片,也許是每一次出國的旅行,東京、京都、首爾會全員出動:Canon 5D2、EOSM1、2、3、50,Canon A-1、AE1,Olympus mju 2,拍立得,有時再外加一台vivitar。

身上有四台以上的相機,是2010年前後期部落客年代的標準配備,再加上一台2公斤的macbook,零零總總扛在身上的負重可能超過一個1歲孩子的重量。喜歡拍照嘛!扛多重都心甘情願。

但說起「旅行」,好像從來都是為了拍照而行,或者可能只是因為可以跟一起感到還算自在的人出門,倒沒有特別想要、喜歡去哪裡。若沒有「拍照」這件事,也許我不會有那麼多出門的動力,宅在家裡哪兒也不去!

Read More →

也忘記什麼時候開始看包柏和偉恩的頻道,大概是2014~2017這幾年每年都去日本自由行,所以不小心就被Facebook餵了「東京走著瞧」這個頻道吧!又因為我的Facebook每幾年都會換一個新的,到了新帳號後就很少按粉絲專頁的讚,一直到前幾天朋友在一支影片下的留言,我才又點開看這個頻道。

Read More →

已經許久沒有帶著相機拍照寫些高雄的景點或留點照片,恰好藉著採訪老朋友陳坤毅(打狗文史再興會社理事)來到「打狗文史再興會社」便拍一點點照片,留下一點文字記錄。

若說台南是台灣少有能夠步行整日玩耍看建築、吃美食,讓自己多添點文化歷史藝術氣息的城市,那麼高雄的鹽埕連結鼓山至西子灣、柴山再至乘渡輪到對岸的旗津,肯定也是能夠邊走邊看、邊吃邊玩的安排小旅行景點。

Read More →

朋友問起:「阿線你還有沒有海邊的照片?」那是一本刊物需要的照片。我有五六七年會帶著相機到處拍,也時常出門走走看看。大概是從最後一段戀情分手後,我就幾乎不太出門玩耍,除了幾次自由行外,我連一般日常都不太拍照。

其中一個理由是:年紀大了,實在不如三十歲那樣能夠經常性地身扛四台相機、一台電腦,總重將近十公斤在身上!雖也很認真地將相機改換成小單眼,還是因為不常出遊,也沒了拍照的習慣。

Read More →

201709 TOKYO DAY4 0921-86

2015年第一次一個人出國去東京,從機場搭NEX進市區,可能是太緊張,便把那個有四台相機,以及超過25萬日幣的包,留在我的位置上方的置物架上。我請站務人員幫我查到這班車最後一站是高尾山駅,日文發音也是たかお(高雄的日文也是たかお),便覺得十分湊巧,心想下次到東京,一定要到高尾山走走。

2017年6月底進駐工作室,生活、工作,以及搬家和整理工作室,還有那時已經胃痙孿許久、剛開始的頭暈都讓心裡被壓迫至極!「我得離開。」我對自己說。我得離開無止盡壓迫自己的那個自己。我簡單地訂了五日的機票和住宿,還是帶著工作需要的電腦,抵達東京的谷在家、一個中國人的房子住下。 Read More →

2016-06-19 13.10.03

關西的雨下著, 前一晚太累,起床整理完照片,想起繞著守口走的那幾日,還經過一間沒逛過的超市。看著屋外的雨勢,決定哪裡也不去,打掃、整理一下房子,接下來要迎來姊姊入住,本來一個人的空間,要劃分出兩個人都好休息的位置。

如果要回想前一次我與姊姊長時間二十四小時相處在一起長達十多天,應該要退回我們都還是學生時代的寒暑假了。一想到這裡我所有的焦慮感占滿整個腦子。我能夠一個人隨性而活著輕鬆自在,但加一個人一起生活,還是想到整個人都慌亂起來。 Read More →

IMG_0515

這次的台東行沒有排行程,一開始其實只是要來找從高雄回到台東生活的朋友。一不小心把小摺換成公路車,想著既然要到台東,那應該騎看看東海岸啊!行程從十一月拖到十二月,從月初拖到現在才成行。

花東來過幾回,迷戀的東海岸成為行程裡唯一的必須,其餘的什麼店啊、美食啊、美景啊,都不是那麼絕對必要。那麼,見朋友呢?當然必須啊!我才不像你們說好幾百年要來找我,卻從來沒來呢!(記恨!) Read More →

20151211

母親說孩子的我,經常一個人玩,一個人把杯碗盤沿著樓梯一層一層的排列著,不吵不鬧,就這麼一個人排著,排完收起,再排著。

算不清第幾次來台東,也不記得騎過台9、台11究竟幾次,是跟M一起比較多回,還是跟S呢?那一次從豐濱騎到台東是何時?終究還是隨著時間的經過而記不得了。

六月去的東京,一個人的旅行,是為了試驗語言不通的狀態下,在日本究竟會不會害怕、慌亂?一個人的日本,有沒有辦法依照自己的節奏,也玩得盡興。 Read More →

20151210

應該是十年前。我和S騎著摩托車,從花蓮到台東,經過山、海時,那莫名襲來的恐慌感,讓我想徹底逃離盛夏藍天白雲的美景。無法說出來的恐慌,是關乎生死的焦躁。感覺山崩、海嘯好像隨時會發生,自己將要被吞噬在那樣的慌亂中。

大概是九月我買了單車後,跟在台東的朋友說:「欵,那不如把車運到台東去騎好了。」久久未成行。這是集體瞎忙的現代人,沒有誰有太多的行動力,在勞碌的工作之餘,起身到另一座城找遠在他方的友人,總是一拖再拖,看誰真的受不了自己的生活,是逃離或決定拋棄,才來到對方眼前。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