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我就是特別喜歡找個什麼里程碑來寫文的人。剛寫完方格子的第400篇就來到了matters的第一百萬字。關於「相信讀者」這件事,很早就要寫了,恰好就跟上了這個一百萬,就一起吧!而且理當要再從頭梳理。不論你是我的新讀者或是一直陪著我的老讀者,不妨一起看看有些數字、有些觀察、有些互動是怎麼推論出「相信讀者」這件事的。

坦白說,其實我一直不認為「會有人想讀我寫的字」,來matters寫字的人,過去或現在是大流量、有讀者、小有名氣、大有來頭的人多的是,我就是一個被facebook演算法搞得超級無敵宇宙焦慮的人,我就是很厭惡某種facebook那種通訊錄式的好像同溫層都很熟,好像誰都能對你指手畫腳、對你貼上無盡標籤,找你幫忙的時候傳訊息來要你幫分享按個讚,你開口說:「該死的大數據都讓別人看不到我。」就一堆人爭先恐後的好像自己多關心你一樣一直問你:「你幹嘛一定要人家看到。」(然後現在很多人溫水煮青蛙的抱怨facebook,對吧!)

Read More →

認真算來,這應該是我開始在網路上寫字的第2000篇左右。(部落格有1501,包含鎖起來的。BBS上消失的,從前寫影劇文章在其他地方的討論區也消失的,或散落在各個平台還在但沒整理的,應該也有幾百篇吧!)

從Facebook逃離後,我把Facebook名單上的人數,刪到「我被看著還算自在」的狀態,以及去除掉所有「以為看著你就跟你是朋友有事找你幫忙才會想起你」「沒有交情還動不動跟你攀關係」和那些「真的有交情但很愛對你指手劃腳且愛對號入座覺得你動不動在罵他」「真的有交情卻總是希望你要跟他一模一樣的正面或一模一樣的負面黑暗而完全不在乎彼此是獨立個體」的所有人。

Read More →

要說,LikeCoin在每日分派的數量大幅調整,我應該才是要跳腳的受災戶才對,試想最高峰時,我領過一個月40000LikeCoin,2020年末調過一次,努力一點天天寫,一天維持在700LikeCoin的所得,一個月也可以破20000,走到讚賞公民3.0的現在,LikeCoin的每天分派量即便是在分派最多的那一個,「天天都要破」200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LikeCoin那麼難賺,該怎麼辦?

Read More →

貼完這篇文後,我又水深火熱地去忙了,我本來以為,我可以閒散地等過年了,沒想到工作和訂單都沒有修止過,而原本以為過年前可以搭上郵局作業列車,把明信片和和小禮物一起寄出,後來才發現郵局過年前也大塞車,平信幾乎都是年後才收到,倒是比較意外的是,在總局寄出第一批往海外的明信片,像坐噴射機一樣,在台灣過年期間就飛到了世界各地:北海道、德國、丹麥、澳門⋯⋯都陸續傳來收到明信片的訊息。

因為接近過年,商品的出售大概過年前一週就不太會有人下訂了(若有,多半都是衡量自己不急的,才會真的在網上買,有些要面交的都被我拒絕了。)即使還有些小春聯、大春聯、布書籤、紅包袋⋯⋯(還有一部分是我數量沒算好多印的,應該一開始就要多印一些的啊哈哈!)已經忙了快兩個月腰痛到只想休息,就不那麼積極地要把它們賣成錢了。(而且年前的客人有的趕時間龜毛得半死,寄了還不取貨的,讓人煩。)

Read More →

我想,這篇文不會太短。因為在《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裡,絕對不能沒有matters的存在,就像「寫作」在我的接案/斜槓人生裡,占有一席之地!所以它必須用漫長的記憶寫下這兩年發生的事!

就當作是場我與文字和其他人的奇遇,即便在那之前,我已經那樣勤勞地寫了二十年!

收入,就擺在最下方了。

Read More →

*2021/09/21的某一瞬間,Likecoin一度能以1000Likecoin換到29USDT,換算台幣大概是800左右,也就是說1Likecoin在那瞬間,可以換到0.8左右的台幣。

在上一篇討論〈要用什麼心態去看待在方格子寫文,總是像在深山大喊渴望一點回音?〉,很多人會很糾結:「都沒有人要看了,我還要在那裡寫嗎?」

在我中斷方格子同步更新的那段時間,我是在某一次打開Liker land的app時,發現有些被拍手的數據來自於方格子的文章,觀察了幾天之後,我便又開始同步更新文章至方格子,以及後來又重回medium。(讀者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Read More →

肯定是「社群網站」給人太多的誤解,讓許多人以為「我只要將自己拋擲到網路的星空裡,別人抬頭就能看見星星。」好像「被看見」都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事!

我記得1995年我第一次撥接到bbs的時候,網路是全然陌生的,陌生的輸入帳密(還沒有瀏覽器能幫你記憶)、陌生的界面、陌生的使用習慣(還只能用鍵盤上上下下選擇)網路上全然是陌生的人,你看不見對方,對方也不知道你是誰,你必須擁有很多的好奇,去瀏覽那些可能訊息量不多的資訊!

Read More →

因為過年提早回家過夜,想著要早起收拾一下平日亂七八糟說要收拾都沒動的那些雜物,沒想一開Clubhouse就看見幾個matters的朋友正在一個房裡,就悄悄地進了房裡聽房裡在聊啥?結果一聊起來又過了午夜。半夜又被蚊子叮得滿頭包,睡不好又打開Clubhouse,跑進一個在英國的台灣人開的房,他們正在練習著說台語!

「方言」,大概是第一個讓我感到Clubhouse有趣的事。最開始是一群台灣人開了個房在講台語(多半都是早期就知道在網路上很活絡的網路ID),後來是matters開了個聊方言的房,再來是無數個台語的練習房,到現在有一個是24小時不斷線的台語房,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人是海外的台灣人,他們的台語真的是零零落落,每次都聽著都會笑到流眼淚,但大多數這些人都不會在乎別人或自己說的卡卡的,拼了命的就是要把句子說完。(大概比我的破英文好一點。)

我的「方言」是台語。從小不知為何,有一部分的人以為我父親是外省人(長像,也許是因為高大)也有相當多人認為我是個國語家庭的孩子,但我一直到20歲離開高雄去台北上班之前,我的台語應該是非常流利且不用思考就可以對答的程度。我還記得在某一個工作上班時,幾個同事都是北漂去台北工作的中南部人,我們常會在辦公室裡玩「今天全部都要說台語」的遊戲,也是常常笑到肚子痛。

Read More →

十幾年前部落格還盛行的時候,幾個部落格平台搞過連續三十天不間斷「夏日部落格傳說」的活動,每個人要給自己一個大主題去寫三十天,那幾年我玩過幾次,但不如現在對生活的觀察更細微,也沒有現在能夠控制生活節奏的能力,所以總是時不時地有那種為了交差了事的貼文,草草地發了不到三百字的文章就發文。

那是個文字高手雲集的年代,也當然你若是靠著部落格在宣傳、行銷自己的作者(寫手)要能撐三十天不間斷又有內容的文章,不是什麼太難的事。那會兒還有獎金給這些參賽的部落客們!當然,我從來不會擠進其中,能寫、會寫的實在太多了!

Read More →

寫給medium用戶的:快點來搬家至metters吧!https://matters.news/migration

我的matters:https://matters.news/@sunline

寫這篇之前,得先說一下matters的缺點:大概就是政治話題太多,還有目前改版(2020.03)的介面必須改善,以及首頁文章的排列容易埋藏了許多好文章,如果沒有人去挖新文章拍手到首頁,常常就會讓整個平台的討論過分單一了。方格子的頁面排序也有這個問題,但我只用了一陣子,後續只討論我使用過的經驗。

先說「社群心態」好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