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過年提早回家過夜,想著要早起收拾一下平日亂七八糟說要收拾都沒動的那些雜物,沒想一開Clubhouse就看見幾個matters的朋友正在一個房裡,就悄悄地進了房裡聽房裡在聊啥?結果一聊起來又過了午夜。半夜又被蚊子叮得滿頭包,睡不好又打開Clubhouse,跑進一個在英國的台灣人開的房,他們正在練習著說台語!

「方言」,大概是第一個讓我感到Clubhouse有趣的事。最開始是一群台灣人開了個房在講台語(多半都是早期就知道在網路上很活絡的網路ID),後來是matters開了個聊方言的房,再來是無數個台語的練習房,到現在有一個是24小時不斷線的台語房,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人是海外的台灣人,他們的台語真的是零零落落,每次都聽著都會笑到流眼淚,但大多數這些人都不會在乎別人或自己說的卡卡的,拼了命的就是要把句子說完。(大概比我的破英文好一點。)

我的「方言」是台語。從小不知為何,有一部分的人以為我父親是外省人(長像,也許是因為高大)也有相當多人認為我是個國語家庭的孩子,但我一直到20歲離開高雄去台北上班之前,我的台語應該是非常流利且不用思考就可以對答的程度。我還記得在某一個工作上班時,幾個同事都是北漂去台北工作的中南部人,我們常會在辦公室裡玩「今天全部都要說台語」的遊戲,也是常常笑到肚子痛。

Read More →

十幾年前部落格還盛行的時候,幾個部落格平台搞過連續三十天不間斷「夏日部落格傳說」的活動,每個人要給自己一個大主題去寫三十天,那幾年我玩過幾次,但不如現在對生活的觀察更細微,也沒有現在能夠控制生活節奏的能力,所以總是時不時地有那種為了交差了事的貼文,草草地發了不到三百字的文章就發文。

那是個文字高手雲集的年代,也當然你若是靠著部落格在宣傳、行銷自己的作者(寫手)要能撐三十天不間斷又有內容的文章,不是什麼太難的事。那會兒還有獎金給這些參賽的部落客們!當然,我從來不會擠進其中,能寫、會寫的實在太多了!

Read More →

寫給medium用戶的:快點來搬家至metters吧!https://matters.news/migration

我的matters:https://matters.news/@sunline

寫這篇之前,得先說一下matters的缺點:大概就是政治話題太多,還有目前改版(2020.03)的介面必須改善,以及首頁文章的排列容易埋藏了許多好文章,如果沒有人去挖新文章拍手到首頁,常常就會讓整個平台的討論過分單一了。方格子的頁面排序也有這個問題,但我只用了一陣子,後續只討論我使用過的經驗。

先說「社群心態」好了。

Read More →

先說一個過去搞獨立書店的心得:「朋友和人脈真的能當飯吃嗎?」就台灣的閱讀習慣和總人口數因為網路媒體存在大量下降的趨勢來看,上面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而且世界未來的趨勢:紙本及數位的文字閱讀,必然肯定要與其他媒體瓜分不同的讀者群。(但我相信閱讀不死,只是形式不同。)

「搞獨立書店」這事其實也是我不知道要幹嘛,就幫著朋友弄了。最大的心得是:

不論你朋友再多、人脈再廣,就算有人支持你,在你店裡買一本書,你也不可能靠朋友和人脈來賣書,就足以讓你活下去!

每個人的可支配所得不會一直用在「支持獨立書店上」,你只得無所不用其極、想方設法的把書賣掉,或者賣食物、飲品、文創商品,以維持住一家書店的生存!

Read More →

是不是說好有貓要like啊!

稍早@高重建 在我這篇〈Matters、讚賞公民與非營利事業組織隨想〉做了留言回覆。我想獨立出成一篇文章作為回應。

重建提到:

我有幾位朋友,想要做“電子賣旗”。“賣旗”是香港非營利事業組織的典型籌款手法,一般每週末在全港各區,由志工販賣組織的小貼紙,路人給零錢購買。這是很傳統,但也是很落後、很高成本的籌款方式,耗費大量人力物力。於是幾位朋友想到,只要搭個網站,每周和一家非營利事業組織合作,以圖文等介紹其理念和實踐,讀者只要按讚,就是支持了該組織了,另也能進一步,掃二維碼支付更多。

恰好我開始畫畫賣藝(哈哈哈)就是從這樣的一張貼紙開始。那是日本福島核災之後那年還是隔年,我不記得了。南台灣有一場廢核(反核)遊行,由高雄在地關心環境議題的組織發起,幾乎年年都會做各種與環境有關的遊行活動。

Read More →

這篇是寫給一些觀望Matters和搞不太懂讚賞公民的台灣網路使用者的文章。說不上是手冊或手則,但有人在facebook求解,就順手寫個文章回答。由於我除了facebook外,沒有使用其他如ptt、twitter、plurk與其他人交流,也就無法再作比較或寫什麼觀察了。

的確,在facebook、line出現後,台灣人快速地失去以文字思考作為與他們對話的可能。我想這是全世界的趨勢,以圖、文、影音縮短資訊傳遞的時間,過分壓縮思考與表達的欲望。連同「出版」這件事墜往谷底,大概都跟樣的模式有關。

早先,我本來想寫一篇:〈來Matters找回你的文字寫作魂吧!〉,但想想也許先從分享我的經驗開始。

Read More →

進入Matters三週,加入讚賞公民也有二十天。這就不談likecoin的收入了。倒是可以寫一下Matters、方格子、mudium這三個差異。

首先,我非常驚訝很多人想在家工作和靠寫作賺錢,這在我在家工作十多年的經驗裡,根本是天方夜譚。我是完全毫無心理準備成為一個自由工作者,並且盡可能地擴張自己的守備範圍,讓自己在家工作存活下來。我幾乎是把所有我喜歡的事都一項一項無所不用其極的變成錢,大概只差沒拋頭露面錄影片了(這我做過,但做不來。)

言歸正傳。

Read More →

@小月點名,寫一下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臨時有一個機會可以搬離我原來的工作室。工作室開一年多,但無法睡覺所以一直不算搬離家。搬到新家後,完完全全一個人生活,每天回家跟媽媽吃飯,覺得一個人很自在,很好!媽媽看到我很開心,我也很開心。

Read More →

親愛的Y,

前幾日網友間傳來一位不算熟識但知道也曾經有交集的網友X在網上留的一段文,我們沒有任何人知道,身陷情緒風暴的X近況如何?我們也不知道究竟該怎麼找到他?能給他一點溫暖,即使是那樣陌生如我們,像是如同我之於妳的陌生一樣。

半年前的那個深夜,我只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想跟妳說聲:「沒關係的!」不料妳竟打來電話跟我說了許多妳的心情。之於我,妳是網路上熟悉的存在,卻是我生活中陌生的交集,除了曾有的工作往來和我對妳的仰慕表達外,我們沒有過多有交情的談話、往來。可能是我有比一般人敏銳的情緒反應,也有與妳某部分相同的頻率,妳竟讓我陪妳這樣聊著好長好久的電話。

Read More →

*我所寫的都是以台灣的狀況和我所處的環境和接觸的人,統合出來的觀察。

我是一個從小不是很能融入社交活動的人,常常在人際關係上碰壁且感到格格不入。直至前幾年讀了一些書,才發現自己有亞斯柏格症(Asperger syndrome,簡稱 AS)的特質,以及不如外表或是對人的熱情回應而被定義成一個「外向」且「擅於社交」的人,而是一個不擅於社交,並且內向的人,甚或是因為常常過於直接表現情緒(包含正向的熱情積極、負面的直接獨斷不合群不顧處他人的感受)而使自己受傷害或讓他人感到被傷害。

以往還沒有社群網站的時候,我與人交流的方式是將人群從我的生命裡做出分界:上學的同學不會知道我放學在做什麼?上班的同事我很少跟他們有工作以外的互動、網友不知道我真實的身分,不會知道我長什麼樣子,連我是哪裡人都不會太清楚。(是的,在20年前的時候,有絕大多數剛進入網路的人跟我都是一樣的,現在仍然有很大部分的人皆是如此。)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