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永生(長生不老)」這件事被拿來當作題材不是什麼太難見的故事,而最常見的通常都是為了永生而成了魔、化成妖,於是用盡一切的手段想要抵抗死亡、病痛、衰老⋯⋯然後引發一連串的掠奪、爭鬥,好像「活著」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似的,好像每個人都渴望活下去不可。

韓國電影的場面越做越大,規格已經進化到只要一爆破就像要炸毀半個宇宙那樣,本來很擔心這些大場面又會說著如那些英雄故事或是誰一定會出現而拯救誰的情節,沒想讓人大感意外,特別是那些永生人徐福問出的問題:「什麼是永遠?」「為什麼你要救(幫)我?」

Read More →

大概是孔劉的高人氣,讓電影院裡的坐位只留下前面幾排。這部講述女性在韓國社會面臨種種艱難的電影,應當也符合許多台灣女性從學校、職場、婚姻、家庭所受的束縛和限制。

從電影角度去觀看這部從小說改編的電影,劇情和故事節奏都有些鬆散,真的要直指什麼核心去迫人有深刻的思考,除了金智英與母親那場跨時空穿越的對手戲外,也不見有什麼太過深刻舖排。而圍繞在女性在父權社會中不對等條件下的壓迫貫穿整部電影,在韓國引發兩極的爭議。

Read More →

喜劇要好看,同樣的梗不能一直玩、重複玩,到最後會膩、會爛、會完全失去笑點。台灣賀歲片的喜劇就常犯這個毛病,同樣諧音形成的笑點,連著三次還能笑得出來,第四次以後就會失去耐性而感到煩膩!

韓國電影的題材多元,越來越讓人驚奇。動作片拍得好、真實事件改編得讓人回望歷史做些思考、懸疑片就算時間再長也會讓人摒息坐看超過兩小時還不得放鬆,其他像那《與神同行》、《屍速列車》輕鬆長紅的票房也不是什麼太意外的事。那麼喜劇片呢? Read More →

延續第一部的主題,《與神同行:最終審判》仍然還是以「原諒」作為故事的主軸。但這回講的原諒,支線變多了、糾纏更深了、時間一拖就是遲到了千年的原諒。原先本來是想要寫「遲到千年的道歉」,但無論如何,整個故事從江林、解怨脈、李德春到閻王,終究都是為了得到被原諒的機會,在陰間輪迴了千年!

那麼,知道真相的江林、閻王和不知道真相解怨脈、李德春,他們彼此又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看待彼此?知道其一真相,讓記憶裡的悔恨相伴自己千年,而知道全部真相的閻王,也同樣受著磨難。 Read More →

人死之後,會到哪裡去呢?

猶記得童年時期,元宵總會去廟裡看花燈,廟裡會有地獄的圖,我也總愛讀這樣的故事,想著「人死後,會到哪裡去呢?」看著《與神同行》把那些圖片、故事,變成了影像,那些曾經想像過的畫面,完整呈現出來,看來有著莫名興奮感,像是進入了童年時期的天馬行空。

韓國電影拍大場面,真是好看。沒有彆扭的特效,也不會要真不真要假不假的。飛行、瞬間移動,和那些地獄裡奇怪的生物、流砂,以及彷若「地獄樂園」的機關,雖覺得故事在特效裡繞太多時間了,但還是看得過癮。 Read More →

92部
後面有z的是睡著的,但不代表不好看。要看分數。有些我記不起來有沒有睡了。這些都是facebook打卡的記錄。至於電視劇就不寫了。 Read More →

電影院裡水洩不通,三十幾度的天氣,學生剛考完期末考,穿著制服擠滿電影院的大廳,趕不及的電影再過幾分鐘,便要開場,第一次看韓劇,不是電視台播放的連續劇,而是這部喜劇『我的野蠻女友』!我趕上這部電影的末班車,在下檔前,進入韓流世界。網路上對於這部作品,有批評,也有鼓掌叫好!有人說它太科幻,有些不切實際,而我注意的,已經不是它的內容,是否夠灑狗血;不是它的故事,是不是能夠跟現實符合,而是它帶給人,淡淡的,卻又著實的記憶!因為偶然的相遇,男女主角在彼此生活裡,悄然的滋長情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