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好看《查無此心》!

台灣不是沒有好劇本,而是有時候演員撐不起或是經常缺了細節和深入故事的情節,或是「那些觀眾都會知道但其實觀眾根本不知道的事」沒有被放進故事裡,像《查無此心》這種看起來像是峰迴路轉的情節,只要差一點點都會顯得「拗」,拿捏得宜就會是一個完整又精采的故事,觀眾便會相信這樣的故事、那樣的情節都是真實的,而不只是一部電影而已!

女性的友情與愛情之間/《七月與安生》V.S《靈魂伴侶》

女性的情感是這世界最微妙的玩意,特別是曖昧不明什麼都不說的那個部分,且不論是往愛情走進欲望之中或是友誼長存到年老一世,都是需要互相揣磨粗枝大葉的男性難以碰觸也難以理解的「感覺」,也是這樣女性與女性之中經常有那些心領神會的懂得,才能安放那些女性性格裡千千萬萬無法解開的結。

在死亡面前/《疫起》

「只能回到原來應該運行的軌道上」,這或許是面對任何一種災難、巨變,最容易做的事,不假思索的,也沒有太多為誰而作的思量,能夠在那當下做到「自己能做的事」,應該就是件很難得的事了,而這也才會是在死亡面前,那些我們總是像神一樣的期待他們犧牲的醫護,當下的情緒:其實我們沒有那麼偉大,也不想當英雄,也跟你們同樣害怕死亡,只是剛好我們選擇了這個職業!

人死後的那些荒謬/《講話沒有在聽》

《講話沒有在聽》將人死後用很詼諧的方式表現。面對死亡人多有悲傷,但更常出現的是在空白的思緒裡,總想要找些什麼填補,而天馬行空地表達想念、展現傷心與不捨,以茲證明:面對死亡啊!我們還是情緒滿溢得需要出口,但其實大多數人連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擺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