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

記得看完《漢娜的遺言》(13 Reasons Why)第一季時上網找來原著小說,想要寫些什麼心得感想但實在因為這部影集要說的是校園裡複雜的人際關係,又是大量審視面對校園霸凌時,旁觀者、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緊密的環環相扣,要能在事件裡思考出每一個時間點所做的決定,是如何影響這一椿校園事件的發展,實在不是太容易的事。

不知道在美國校園裡發生像是《漢娜的遺言》這種校園霸凌的事件,而造成多數人內心都有創傷的比例有多少?但相信這個故事絕對不是隨意胡謅出來,是故意使人對這個學習環境的校園產生了質疑及困惑。

Read More →

早幾年看台灣電視劇常有「製作跟不上劇本」的感嘆。好劇本,但錢不夠沒有夠好的演員和所有製作成本被東省西減的少了預算,劇本再好都會覺得提升不到足夠的層次。但這幾年慢慢在所有資源到位後,反而覺得劇本情節少了什麼,或是掉了什麼沒有放回去,再不,就像《罪夢者》這般,如夢般的時間錯置,卻完全顯露所有的破綻!

不談時間順序和節奏,《罪夢者》是部非常精采的電視劇,演員個個掌握精準情緒、表情,場景設計、角色梳化,都算是在水準之上。(串場的角色就不要求也無妨,但都算好。)就是可惜那些如夢般跳躍的劇情,確實容易讓故事失去它的準度。

Read More →

早些年。劉若英結婚那時,嚇壞了我。我總覺得這女神唱著:

後來 我總算學會如何去愛
可惜你 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歌詞憑記憶背出來的,有錯就將錯吧!)

應該她會一輩子就跟小曉一樣,一直唱下去,唱著那些成全別人的歌,或者〈後來〉這不就,不就是《後來的我們》的故事嗎?有意思的是。到底,後來女神結婚那時,好像有那麼一時間,我們都相信:後來,我們終有一天會像女神一樣,不會孤獨地唱著歌,總會有人陪伴著。

然後,她還是拍了這個遺遺憾憾的故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