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點開Netflix的《FEEL GOOD》來看,想看看外國影集是怎麼寫同志故事、說女同之間?很意外的跟過往看的同性戀情的故事,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尤其是重新再看了一遍電影《盛夏光年》發現了「台灣的」同性戀故事裡,好像都缺少了「戀愛中很美好的部分」?太過著重「自我認同」這件事,以及太常也太容易著墨於「不被認同」「不被接納」的那些,常讓我覺得我還活在白先勇寫《孽子》的年代。

先不談為什麼大部分台灣同性戀的故事都把「戀愛中很美好的部分」給拿掉了,《FEEL GOOD》還有甚少女同志故事裡會提到的:當同性戀愛上異性戀的那部分自我質疑,尤其是在T的身體認同部分,更少人探討。

Read More →

要說最後這一部的重點,大概就是將羅雨儂這個角色徹底推到一個心靈層次的層面,從蘇慶儀最後的回擊出她對羅雨儂最大不滿,不僅道出為什麼她要對羅雨儂做出那樣背叛的理由,也完成了這部戲幾乎神格化了羅雨儂這類人像神般的存在,說好聽一點是「普渡眾生」的保護著身邊的人,但在某些時候,又特別明顯地表現著:透過保護別人這件事,完成了自我內在的渴望,而忽略了人並不能像站在一種被仰望的高度。

關於這個心理層面的描寫,羅雨儂這個角色寫得挺好,而且越到戲的末端,越能看出劇本多麼想要將羅雨儂推往那個「看起來無害」但實質上就是她那樣的「聖人」姿態引發了連鎖反應。但要說羅兩儂這個人不好嗎?那倒也不至於,或者說某一種編劇懷揣著要呈現人性的企圖,過分明顯了,結果變成最後不得不讓羅雨儂扎扎實實的待在那個「像是神」一樣的位置。

Read More →

說穿了,《魷魚遊戲》就是災難電影中人性中邪惡和光明集大成的電視劇,差別就在於這場災難中沒有「富有的人」,也就沒有那種:富有的人終於明白「不是有錢就有鬼能幫你推磨」的戲碼!更沒有那種:人性總是可以戰勝利誘選擇往正義那方站去的橋段。

有的多半是富人的視角,看著手上的籌碼要走到哪一個關卡?操弄著「沒有錢」的人性,揣想著所有「窮酸」的極致,表現著旁觀他人的窮苦,代替他們向世界呼喊著「有錢,人生就可以改變」,再將所有能夠彰顯但卻了無新意的人性在遊戲裡展現,以為這樣就能完整這個為了搶奪生存權的遊戲。

Read More →

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看完這部劇集的第二部,讓劇本及角色一個一個帶著去找出那個被殺害及殺害的動機,「誰是加害者」是這八集的主軸,從青春的羅雨儂開始說起,兇手就是第一個要被想起的就是羅雨儂了:她搶了妳的江瀚,讓妳痛不欲生,所以妳憤而起了殺害她的意念。

是什麼樣的恨,讓大部分人相信被奪走手上的愛人時,真的會引起歹念而殺之?那心裡燃起的究竟是心有不甘愛人被奪走,還是一時忍不住心裡的痛楚所以想來個痛快?恨有多大,愛就有多深,到底是說給旁人聽的還是只想表明自己?

Read More →

初聽見林心如在籌備新的影集時就頗為期待。台劇過往常會有宣傳規模做得很大,結果和內容卻都不如預期,但近一兩年內的劇集內容漸漸破除了這個魔咒,行銷、宣傳跟上了數位時代的腳步,擅長運用與網路群眾的互動來加以行銷,內容也多有能與觀眾對話造成風潮,加上不再完全仰賴傳統媒體的收視群,反而讓線上收視延續了劇集的話題討論熱度。

《華燈初上》以倒敘的方式抽絲剝繭開始推理。我一度以為我選錯了劇集,原來它是個找被害者和加害者的故事。Netflix好像特別愛台劇這種時間序跳來跳去的殺人故事,還好這部劇集的時間順序安排的比《罪夢者》好,加上演員陣容堅強,好像也無從挑剔起。

Read More →

(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

記得看完《漢娜的遺言》(13 Reasons Why)第一季時上網找來原著小說,想要寫些什麼心得感想但實在因為這部影集要說的是校園裡複雜的人際關係,又是大量審視面對校園霸凌時,旁觀者、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緊密的環環相扣,要能在事件裡思考出每一個時間點所做的決定,是如何影響這一椿校園事件的發展,實在不是太容易的事。

不知道在美國校園裡發生像是《漢娜的遺言》這種校園霸凌的事件,而造成多數人內心都有創傷的比例有多少?但相信這個故事絕對不是隨意胡謅出來,是故意使人對這個學習環境的校園產生了質疑及困惑。

Read More →

早幾年看台灣電視劇常有「製作跟不上劇本」的感嘆。好劇本,但錢不夠沒有夠好的演員和所有製作成本被東省西減的少了預算,劇本再好都會覺得提升不到足夠的層次。但這幾年慢慢在所有資源到位後,反而覺得劇本情節少了什麼,或是掉了什麼沒有放回去,再不,就像《罪夢者》這般,如夢般的時間錯置,卻完全顯露所有的破綻!

不談時間順序和節奏,《罪夢者》是部非常精采的電視劇,演員個個掌握精準情緒、表情,場景設計、角色梳化,都算是在水準之上。(串場的角色就不要求也無妨,但都算好。)就是可惜那些如夢般跳躍的劇情,確實容易讓故事失去它的準度。

Read More →

早些年。劉若英結婚那時,嚇壞了我。我總覺得這女神唱著:

後來 我總算學會如何去愛
可惜你 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歌詞憑記憶背出來的,有錯就將錯吧!)

應該她會一輩子就跟小曉一樣,一直唱下去,唱著那些成全別人的歌,或者〈後來〉這不就,不就是《後來的我們》的故事嗎?有意思的是。到底,後來女神結婚那時,好像有那麼一時間,我們都相信:後來,我們終有一天會像女神一樣,不會孤獨地唱著歌,總會有人陪伴著。

然後,她還是拍了這個遺遺憾憾的故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