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台北看金馬影展已經成為我近幾年來的習慣,順道去台北與朋友吃飯碰面,也就盡可能把電影時間排在吃飯時間以外。二十年前北上工作七年,只有一年《民生報》還在的時候,換過《十七歲的單車》的免費票,就再也沒有參加過這種會被標上「文青」的活動。

今年本來可以搶到開幕片《那個我最新愛的陌生人》,不料忘記勾選「我同意」那個選項,再重來就搶不到。索性不挑片,就看時間上哪時可以就買哪片。

參加金馬影展頗好玩的,好像在參加什麼重要的盛會一樣。因為比較隨性的緣故,又常安排當天的晚場,幾次都恰好買到有映後座談的場次,像是幸運地撿到寶一樣。偶爾還會遇上幾個比較知名的影評人也在同場次,散場時會聽到他們與認識的人稍微評價該場電影,也特別有參與感。

Read More →

原po於 Facebook 2018.11.18 04:50 (原先睡不著用手機打的,有再修正過)

這次入圍的台灣電影,不算動畫和紀錄片,我應該只有《老大人》沒有看過。其中除了《小美》還沒上,我只有《角頭2》是在線上平台看的,其餘都在院線觀看。

其餘沒入圍的在院線我看過三部,但台灣在2018年總電影數也不多。且不論金馬到底要如何定位,台灣電影的「質」確確實實沒有太多太好的作品,再不看那些砸了大錢能夠呈現的場面,台灣電影也還真的不是那麼多能夠端上檯面。就更惶論有多少人願意買單進場看台灣電影。 Read More →

fx_fphk44417522_0002

在沒有看過《踏血尋梅》前,我一直希望這獎是給張少懷。一看完《踏血尋梅》,我想白只就是我認為最有機會拿下這個獎座的男配角。如預想的,他實至名歸。

許多報導把白只在《踏血尋梅》裡的丁子聰,描述成「殺人魔」實在讓人傻眼。殺了劇中的王佳梅,頂多就是成全王佳梅想死的心情。但劇情裡確實有一段是模糊地帶,會帶著人往「殺人魔」去想這個人,只是這到底是無心的還是有意塑造出這個「殺人魔」的印象,那還真得去問編導了。 Read More →

99.11.22~99.11.25《當愛來的時候》台北上映時刻表。(21的鴻金寶和京華城喜滿客有所不同,可自行查一下)

首先,我要說的是:
1.《當愛來的時候》絕對是今年最好的劇情片。(雖然11個都沒得獎)
2.還有許多戲院有《當愛來的時候》,請大家給個機會去看看電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