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以後我就沒有看過任何一部超過五冊單行本的漫畫。青春的時候總是熱血沸騰,體力和對未來的想像,以及對自己的期待都在心裡無限擴張著,總以為可以看到櫻木或流川終於稱霸全國,但從來沒有等到那樣的結果,就像後來年過三十後回望青春再抬頭看見著未來的時候,總是有那麼一種「啊!人要腳踏實地踩在往前的路上都感到吃力」的無力感。

看《鬼滅之刃》是好奇,尤其聽過《法客心法影劇組》的podcast,用這部動畫談起「被害者學與修復正義」,更想看看這部動畫到底在說些什麼!

Read More →

我不看電影簡介的。若是預告剪得不好,就容易錯失許多有趣的電影。只得靠身邊一樣愛看影的人口耳相傳。《一屍到底》便是如此。

向來對殭屍片、鬼片,沒有什麼「感到恐懼、害怕」的感覺。喜歡拆解剪接和音效的出場順序,就容易破解原來電影要營造的氣氛。例如:《鬼店》看完後我摸不著頭緒,除了被困在一個空間裡的那種幽閉感,我感覺不到其他恐怖的氣息。又如《屍速列車》或是《末日Z戰》的殭屍片,都是抓著節奏、透過剪接,再配上音效,營造出必須奔逃的恐懼和焦慮。 Read More →

92部
後面有z的是睡著的,但不代表不好看。要看分數。有些我記不起來有沒有睡了。這些都是facebook打卡的記錄。至於電視劇就不寫了。 Read More →

13217379_1636162679956293_3433735862327042096_o

因為「遺憾」這兩個字,我不喜歡是枝裕和的《橫山家之味》。因為「遺憾」太過日常,能夠不要「遺憾」才是活著的時候最大的課題。

從《橫山家之味》,接續幾部是枝裕和的電影,還是讓人一次次進電影院報到。每一次都覺得是枝裕和的日常拍得越來越平淡,但卻越來越容易讓人走入自己的日常,回想自己的日常,究竟是什麼模樣的。

「勇敢成為別人的過去,才是成熟的大人。」這句電影裡的台詞和宣傳文案上「我們都無法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大人。」這兩句話,是《比海還深》最重要的兩句話。 Read More →

11960242_1627536730841907_6424389372157520693_n

(寫於Facebook 20150911)

一直很難看到台灣電視劇或電影,把一個角色的情緒收得那麼內斂(不是壓抑喔,壓抑回家看你爸媽就好)。也特別難看到女性的角色,那樣堅毅但相對柔軟的。

台灣的故事常流於情緒的噴發和抑鬱。這點,日本的電影處理得會比台灣來得好很多。但同樣的在日本電影《橫山家之味》就讓我覺得太像台灣電影。太多的錯過、歉疚、後悔、面對自我,叭啦叭啦!以至於大部分台灣戲劇只要切中這其中一個要點,就能滿吸引人的。 Read More →

看完《告白》後,我把小說拿出來,用不到半小時的瀏覽一次,我以為電影漏掉什麼,但它什麼也沒漏,我以為它大改動了什麼,但也沒做太過分的改動。只是它慢慢的步伐,讓我有些不耐,沒有辦法像看書那樣,一眼一頁的穿越過那些劇情來到最後。 Read More →

總算等著等著,將《20世紀少年》的電影看完。最終章的電影跟漫畫不甚相同,腦袋還是會不經意的將它們擺在一塊,想要好好的對照一番,就像看這《20世紀少年》時,會有那種動不動就要翻回去前面看到底誰是誰的衝動。

最終章稍嫌長了一點,特別是賢知和神乃相遇的那場擁抱太長了,其他的細節也講得有些細微,失了一點點味道,倒是最後的故事結局還是順著漫畫裡的樣子走,「回到過去,面對自己」應該一直是這個故事要講的東西,但是「朋友」到底是誰,看完了還是一片霧煞煞。 Read More →

這個電影有幾個重點:「死亡」當然是其中之一,接著是「寬恕」,再來是「放下」,最後則是生命的前進!

本來沒打算要去看《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是因為本木雅弘這個演員,我才興起去看《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不打算看,不是因為不愛「禮儀師」,而是看過幾次日本電影,有些怯步,那種太過煽情的劇情,那些賺人熱淚的橋段,我老是哭不出來。總想不懂明明日劇好看的要命,怎麼日本電影會讓我不想碰。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