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以後我就沒有看過任何一部超過五冊單行本的漫畫。青春的時候總是熱血沸騰,體力和對未來的想像,以及對自己的期待都在心裡無限擴張著,總以為可以看到櫻木或流川終於稱霸全國,但從來沒有等到那樣的結果,就像後來年過三十後回望青春再抬頭看見著未來的時候,總是有那麼一種「啊!人要腳踏實地踩在往前的路上都感到吃力」的無力感。

看《鬼滅之刃》是好奇,尤其聽過《法客心法影劇組》的podcast,用這部動畫談起「被害者學與修復正義」,更想看看這部動畫到底在說些什麼!

Read More →

11402507_998370006869948_700657601143596905_o

應該從很小開始,我就開始讀著《小王子》的故事,讀著蛇吞象、讀著玫瑰,都還沒到離開星球,我就會放棄這本書,我不知道它到底在呢喃什麼!

本來不打算看《小王子》的動畫,是在看《間諜橋》的時候,看到預告,以說故事方式來表現,我心想:「喔!終於有人要用講的告訴我《小王子》到底在幹嘛!來看一下好了。」

隔沒幾天,朋友便約我看了法文版的《小王子》,我很喜歡,我喜歡這樣的兩條線進行,最後回到《小王子》的故事。而不是一直看著飛行員一直呢喃或是小王子的自語! Read More →

很久以前看的這部動畫。被姊姊嫌棄幾乎不知道它在講什麼的動畫。我也在想到底為什麼我會很喜歡這個故事題材,其中當然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未來」的故事,我喜歡關於任何未來的想像,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只要是跟未來有關,我大概都會想看一眼。(奇怪,我對歷史的東西一點都沒興趣。XD)

《瓦力》的故事很簡單。在未來地球會被一堆垃圾淹沒,只好搭著太空船到外太空生活。過著設定好的生活方式,每個未來的人類身材很類似,做的事情也幾乎一樣,直到那個被派往地球清理垃圾的機器人瓦力出現在太空船上,才開始改變那樣一貫的生活方式。

Read More →

看完《茉莉人生》好一陣子,這是瑪嘉莎塔碧(Marjane Satrapi)的漫畫《我在伊朗長大》改編而成的。本來是打算看完漫畫才來寫這部電影,沒想到漫畫大缺貨,連在聯合出版工作的友人都失聯,連想託人買都找不到。接著,又看了國片《牆之魘》,然後經歷了台灣的第二次政黨輪替,於是就非常偷懶的把兩部片合在一起寫。寫的與政治無關,卻又有關,只是一點點小感觸,大大的感覺,生在台灣的幸福。

《茉莉人生》講是一個九歲小女孩在伊朗生活的故事。對於伊朗,我不甚了解,對於那個封閉的社會,更無法理解。女人們必須蓋起黑頭巾,得掩蓋臉龐,要到黑市買ABBA跟麥克傑克森的唱片,還不能穿戴任何流行服飾,只因那象徵墮落。在台灣生長的我,完全不能理解,若是生存在那樣的生活裡,會是什麼樣子的。

Read More →

趕在農曆年前,上檔首日到電影院看了宮崎駿的《霍爾的移動城堡》,滿場的觀眾及全場不斷的笑聲,宮崎駿果然厲害,每一部動畫總是引人注目,在《霍爾的移動城堡》中更是用近年來倍受關注的「魔法」讓整個故事活起來,若說它的魔法超越《哈利波特》還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