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以後我就沒有看過任何一部超過五冊單行本的漫畫。青春的時候總是熱血沸騰,體力和對未來的想像,以及對自己的期待都在心裡無限擴張著,總以為可以看到櫻木或流川終於稱霸全國,但從來沒有等到那樣的結果,就像後來年過三十後回望青春再抬頭看見著未來的時候,總是有那麼一種「啊!人要腳踏實地踩在往前的路上都感到吃力」的無力感。

看《鬼滅之刃》是好奇,尤其聽過《法客心法影劇組》的podcast,用這部動畫談起「被害者學與修復正義」,更想看看這部動畫到底在說些什麼!

每次看好萊塢的英雄片,我都很想知道「人到底為什麼這麼想要拯救誰?」雖然明白那些劇情裡,多半投射了人性面的軟弱和想要壯大自己的堅強,既然現實狀態不太可能成為英雄,那麼就鑽進故事裡吧!

西方的英雄片很直接不跟你扭捏,傳達一種傲慢和自大:「我就是要成為拯救世界的英雄。」東方的片子裡沒有太多的英雄,多半會透過不斷地自我質疑、突破,偶爾加入一些內在與其他像是親情、友情之間的纏繞,於是從中抽絲剝繭地讓自己從這些綑綁努力呼喊:「我要變強!」「我要變強!」「我要變強!」(很重要所以講三次!)然後從中得到自我救贖。

單看〈無限列車〉劇場版的部分,可能會因為少掉動畫版前面的舖陳,情緒上會不連貫,很難在劇場版裡得到太強烈的情感共鳴,特別是劇場版的列車後面那一段煉獄杏壽郎的殺鬼過程會讓人完全出戲,不曉得把這段加到劇場版裡做什麼?(為了接續漫畫的內容以及延伸到動畫的第二季,這樣?)

但回頭去找動畫版來看,想補上前段比較多屬於「鬼是怎麼成為鬼」以及「人是怎麼練成鬼殺隊隊員」的細節,比較可以融入這部動畫的情感,但還是不斷從心裡冒出那句話「人到底為什麼這麼想要拯救誰?」或者「人為什麼非得認為自己應該、可以、能夠因為努力而強大到可以拯救誰、改變誰?」是因為內在過分的軟弱渴望被拯救,還是因為現實生活已經很努力卻無法改變太多現實,所以從這部動畫裡得到了救贖?比如說:親人被殺害的自我責怪、家人間的情感羈絆、不管怎麼努力都沒有變得太強……

如果說《鬼滅之刃》動畫加劇場版最能打動我的部分,應該是鑽進炭治郎夢中感受到的純淨,大概也是這部動畫最根本的精髓:

純粹,是人最難以達到境界。人要心無雜念活著,讓內在的恐懼、害怕、慌亂、焦慮、憤怒、渴望、期待……種種情緒都化作最小,讓心以一種毫無雜質的方式存在,以最大的柔軟對抗,才不會因為太過猛烈的奪取,只會讓自己和其他的人身受重傷。

每次看這種不斷求生存的片,我都會心感無力的覺得:「啊!幹嘛活得那麼累啊!能不能一開始就把我殺死就好啊!」旁的人會說:「可是在喪屍片裡,你會變成笨笨的活屍,每天漫無目的笨笨呆呆的。在《鬼滅之刃》裡,你會變成鬼要吃人喲!」

這不,這就是內在的恐懼嘛!對於所有的未知有的無限放大自我的感觀。西方電影會不斷告訴你:「未來一定會被拯救的。」東方電影則會悲觀(或說務實)的跟你說:「要成為救人的那個人,要經過重重關卡呢!」

問題是:人到底為什麼都那麼想要拯救誰?或是以為可以被誰拯救呢?

你在《鬼滅之刃》裡看到的是熱血還是希望?是奮力的保護別人而讓人感到了愛嗎?我看到的是「人與鬼之間,就是自己與心魔的對抗!」

P.S
如果有第二季的動畫我還是會追一下,但我應該還是會替主角覺得累!哈哈哈。

《鬼滅の刃》Demon Slayer: Kimetsu No Yaiba
作者:吾峠呼世晴

圖:
《鬼滅之刃》官方中文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