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自相澤沙呼的同名作品的《小說之神》2020年在日本上映後,在日本的J就問我看過電影沒有?我說等到台灣上映再說囉!但對於日本這類的校園青春(純愛)電影,我常常很難進入,等到線上平台上架後,才讓我打開來看。

關於「神」這部以「神」為名的電影,完全沒有提及,有一度我以為片名應該改成「我們一起寫小說好嗎?」(笑)

Read More →

關於「永生(長生不老)」這件事被拿來當作題材不是什麼太難見的故事,而最常見的通常都是為了永生而成了魔、化成妖,於是用盡一切的手段想要抵抗死亡、病痛、衰老⋯⋯然後引發一連串的掠奪、爭鬥,好像「活著」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似的,好像每個人都渴望活下去不可。

韓國電影的場面越做越大,規格已經進化到只要一爆破就像要炸毀半個宇宙那樣,本來很擔心這些大場面又會說著如那些英雄故事或是誰一定會出現而拯救誰的情節,沒想讓人大感意外,特別是那些永生人徐福問出的問題:「什麼是永遠?」「為什麼你要救(幫)我?」

Read More →

《灌籃高手》以後我就沒有看過任何一部超過五冊單行本的漫畫。青春的時候總是熱血沸騰,體力和對未來的想像,以及對自己的期待都在心裡無限擴張著,總以為可以看到櫻木或流川終於稱霸全國,但從來沒有等到那樣的結果,就像後來年過三十後回望青春再抬頭看見著未來的時候,總是有那麼一種「啊!人要腳踏實地踩在往前的路上都感到吃力」的無力感。

看《鬼滅之刃》是好奇,尤其聽過《法客心法影劇組》的podcast,用這部動畫談起「被害者學與修復正義」,更想看看這部動畫到底在說些什麼!

Read More →

大概是孔劉的高人氣,讓電影院裡的坐位只留下前面幾排。這部講述女性在韓國社會面臨種種艱難的電影,應當也符合許多台灣女性從學校、職場、婚姻、家庭所受的束縛和限制。

從電影角度去觀看這部從小說改編的電影,劇情和故事節奏都有些鬆散,真的要直指什麼核心去迫人有深刻的思考,除了金智英與母親那場跨時空穿越的對手戲外,也不見有什麼太過深刻舖排。而圍繞在女性在父權社會中不對等條件下的壓迫貫穿整部電影,在韓國引發兩極的爭議。

Read More →

喜劇要好看,同樣的梗不能一直玩、重複玩,到最後會膩、會爛、會完全失去笑點。台灣賀歲片的喜劇就常犯這個毛病,同樣諧音形成的笑點,連著三次還能笑得出來,第四次以後就會失去耐性而感到煩膩!

韓國電影的題材多元,越來越讓人驚奇。動作片拍得好、真實事件改編得讓人回望歷史做些思考、懸疑片就算時間再長也會讓人摒息坐看超過兩小時還不得放鬆,其他像那《與神同行》、《屍速列車》輕鬆長紅的票房也不是什麼太意外的事。那麼喜劇片呢? Read More →

我不看電影簡介的。若是預告剪得不好,就容易錯失許多有趣的電影。只得靠身邊一樣愛看影的人口耳相傳。《一屍到底》便是如此。

向來對殭屍片、鬼片,沒有什麼「感到恐懼、害怕」的感覺。喜歡拆解剪接和音效的出場順序,就容易破解原來電影要營造的氣氛。例如:《鬼店》看完後我摸不著頭緒,除了被困在一個空間裡的那種幽閉感,我感覺不到其他恐怖的氣息。又如《屍速列車》或是《末日Z戰》的殭屍片,都是抓著節奏、透過剪接,再配上音效,營造出必須奔逃的恐懼和焦慮。 Read More →

延續第一部的主題,《與神同行:最終審判》仍然還是以「原諒」作為故事的主軸。但這回講的原諒,支線變多了、糾纏更深了、時間一拖就是遲到了千年的原諒。原先本來是想要寫「遲到千年的道歉」,但無論如何,整個故事從江林、解怨脈、李德春到閻王,終究都是為了得到被原諒的機會,在陰間輪迴了千年!

那麼,知道真相的江林、閻王和不知道真相解怨脈、李德春,他們彼此又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看待彼此?知道其一真相,讓記憶裡的悔恨相伴自己千年,而知道全部真相的閻王,也同樣受著磨難。 Read More →

要下筆寫這部電影,不太容易,就像要從「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的家庭」的角度去理解這個故事裡的人物關係,會陷入一種「啊!他們的家人呢?」的思維裡,或者會有那種「啊!原來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怎麼可以一 起生活呢?」

早期的是枝裕和,最近應該補一下。從《橫山家之味》,一直到《我的意外爸爸》後,才每一部他的作品都稍微追了一下。誠如大部分的評論說的,福山雅治實在無法把是枝裕和的作品演好,而我也不太看得懂《第三次殺人》這類偏離他原本把日常拍得透徹的電影。 Read More →

初見荒木經惟的作品,是《寫真的話》(木馬文化出版),覺得這位先生的攝影作品實在是太前衛了,有點消化不了。直到開始拍照以後,拿起幾個日本攝影家的作品來看,看到荒木經惟的《走在東京》(麥田出版),才看見荒木經惟眼中的街景,有迷人的日常,像《東京日和》,島津與陽子的愛戀。

大概是數位時代,帶來太便利的攝影工具,「拍照」成為一種「隨手可得」的習慣,加上攝影器材的日益精進,只要構圖能力不差,都可以拍出美美的照片;只要光線夠好,快門一按無處不風景;只要濾鏡一加,人人都好像是個攝影高手似的。 Read More →

人死之後,會到哪裡去呢?

猶記得童年時期,元宵總會去廟裡看花燈,廟裡會有地獄的圖,我也總愛讀這樣的故事,想著「人死後,會到哪裡去呢?」看著《與神同行》把那些圖片、故事,變成了影像,那些曾經想像過的畫面,完整呈現出來,看來有著莫名興奮感,像是進入了童年時期的天馬行空。

韓國電影拍大場面,真是好看。沒有彆扭的特效,也不會要真不真要假不假的。飛行、瞬間移動,和那些地獄裡奇怪的生物、流砂,以及彷若「地獄樂園」的機關,雖覺得故事在特效裡繞太多時間了,但還是看得過癮。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