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時間的運行來寫一則關於想要扭轉生命的失去或是捥回心中的遺憾,多半都需一點燒腦的情節,還有符合前後邏輯的細節。大部分這樣運用時間重複來說一段故事和生命的體悟,大概都與最經典的《今天暫時停止》( Groundhog Day,1993)要說的事相去不遠:有些話該說的時候要說,有些想做的事不要猶豫就快點去做,那些可能會犯下錯誤的事情有機會重來就要即時做出修正⋯⋯像遊戲一樣,人生在某些地方卡關了,重來的時候就必須繞點路,或是遇到危險要懂得閃避。

大多數的故事軸線都只有「一個人」過著別人不曉得的重複的那一天、那段時間。而這部由金明民、卞約漢、劉在明一起演出的電影則是由這三個互相關聯的角色,重複著那一天那短暫的三十分鐘中,重複經歷著女兒、妻子和自己死去。

Read More →

前情:看完《陽光先生》後,我開始追起李炳憲以及同部演員的其他作品。由於炳憲比較老,作品比較多,要花比較多時間看。長達二十多年的作品,不只看到一個演員的進化,也看到不少韓國影視的轉變,看得非常過癮,所以決定寫一系列跟李炳憲作品有關的文章。但《看見惡魔》實在是太令人驚豔,就先拉出來寫。(泰梨的我追完了,卞約漢有幾部電影也不錯,有機會再寫)

記得初期看韓國電影的心得是,韓國電影裡的暴力、性,多半毫不掩飾,什麼斷頭斷腳,利刃刺進任何地方,都不會透過剪接或是刻意不拍的避開讓觀眾自己想像,性愛場景更是經常拍得唯美讓人陶醉於劇情的歡愛中,不論是殺人的、做愛的,不保留的方式拍攝,也不會讓這些場面成為一種「刻意出現的表現」是韓國電影的亮點,更是在看這些類型的電影時對韓國電影的期待。

Read More →

如果不是因為金泰梨,類似《外星+人》、好萊塢的科幻動作片,我應該都提不太起勁看。關於「外星人」這事兒,常常被安插在劇本中描述那些「無法解釋」的情節,差不多就跟所有的超能力被拿來搪塞圓不了的邏輯一樣,反正通通推給外星人和超能力就好!

而又。在時間的裂縫間穿梭若是沒有把故事講好,把時間軸搞定,也經常會變成「我只要把時間軸搞得越混亂越燒腦」就能瞞天過海把沒想好的邏輯給矇混過去,反正大部分的觀眾也沒真的想追根究底找出真的時間順序,或者把它當作一種在看戲後的找碴遊戲,也當作是種噱頭了!

Read More →

改編至閻連科《為人民服務》的電影,在南台灣應該只短暫的撐了一週又幾天後就悄悄的下檔,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即在平台上架。

疫情之中電影票房不好或是沾醬油的上檔一下就下片,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特別是像這種文學改編,又多有政治色彩的電影,不太能吸引一般觀眾也非常正常,但讀過閻連科作品的人,喜愛他那文字中極盡嘲諷任何「不能說的祕密」而時有會心一笑的讀者,應該會喜歡這部場景從中國換成說韓語的《為人民服務》。

Read More →

這不是什麼評論也不是什麼心得,就是一點生活的碎語。

。作愛。

作愛的確是一種非常美妙的人生體驗,伴隨著渴望的痛苦、奔忙、傾全身之力地想要達到高潮的瞬間,有時你以為你是在和另一個人完成這麼一件身體交纏或靈魂相依的事,但實則是在等待某一瞬間整個宇宙只有自己能夠抵達那個無人能曉的境界,有沒有高潮,只有自己知道,尤其是女人。

高潮的瞬間,肉體的緊繃近乎於痙孿,而精神層面上的,像寫作像繪圖,像那個總是難產沒有靈感的片刻,希望有什麼神之手,可以推自己一把,好讓自己能擁有瞬間噴發一樣像射出那完美的弧線,好讓自己能夠在下筆的時候,完成著自己會發出吼叫的結局,是悲鳴抑或爽快的叫好。


Read More →

改編自相澤沙呼的同名作品的《小說之神》2020年在日本上映後,在日本的J就問我看過電影沒有?我說等到台灣上映再說囉!但對於日本這類的校園青春(純愛)電影,我常常很難進入,等到線上平台上架後,才讓我打開來看。

關於「神」這部以「神」為名的電影,完全沒有提及,有一度我以為片名應該改成「我們一起寫小說好嗎?」(笑)

Read More →

關於「永生(長生不老)」這件事被拿來當作題材不是什麼太難見的故事,而最常見的通常都是為了永生而成了魔、化成妖,於是用盡一切的手段想要抵抗死亡、病痛、衰老⋯⋯然後引發一連串的掠奪、爭鬥,好像「活著」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似的,好像每個人都渴望活下去不可。

韓國電影的場面越做越大,規格已經進化到只要一爆破就像要炸毀半個宇宙那樣,本來很擔心這些大場面又會說著如那些英雄故事或是誰一定會出現而拯救誰的情節,沒想讓人大感意外,特別是那些永生人徐福問出的問題:「什麼是永遠?」「為什麼你要救(幫)我?」

Read More →

《灌籃高手》以後我就沒有看過任何一部超過五冊單行本的漫畫。青春的時候總是熱血沸騰,體力和對未來的想像,以及對自己的期待都在心裡無限擴張著,總以為可以看到櫻木或流川終於稱霸全國,但從來沒有等到那樣的結果,就像後來年過三十後回望青春再抬頭看見著未來的時候,總是有那麼一種「啊!人要腳踏實地踩在往前的路上都感到吃力」的無力感。

看《鬼滅之刃》是好奇,尤其聽過《法客心法影劇組》的podcast,用這部動畫談起「被害者學與修復正義」,更想看看這部動畫到底在說些什麼!

Read More →

大概是孔劉的高人氣,讓電影院裡的坐位只留下前面幾排。這部講述女性在韓國社會面臨種種艱難的電影,應當也符合許多台灣女性從學校、職場、婚姻、家庭所受的束縛和限制。

從電影角度去觀看這部從小說改編的電影,劇情和故事節奏都有些鬆散,真的要直指什麼核心去迫人有深刻的思考,除了金智英與母親那場跨時空穿越的對手戲外,也不見有什麼太過深刻舖排。而圍繞在女性在父權社會中不對等條件下的壓迫貫穿整部電影,在韓國引發兩極的爭議。

Read More →

喜劇要好看,同樣的梗不能一直玩、重複玩,到最後會膩、會爛、會完全失去笑點。台灣賀歲片的喜劇就常犯這個毛病,同樣諧音形成的笑點,連著三次還能笑得出來,第四次以後就會失去耐性而感到煩膩!

韓國電影的題材多元,越來越讓人驚奇。動作片拍得好、真實事件改編得讓人回望歷史做些思考、懸疑片就算時間再長也會讓人摒息坐看超過兩小時還不得放鬆,其他像那《與神同行》、《屍速列車》輕鬆長紅的票房也不是什麼太意外的事。那麼喜劇片呢?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