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宮城良田的背景作為湘北對山王這場球賽的主視角,說這個《灌籃高手》讀者期盼二十多年的結尾,實在是十分膽大的決定!畢竟「宮城良田」這個角色的背景,可能得要排在湘北後來的先發五虎之末,要從他的故事延伸最後這場比賽(卻也是全國大賽的第一場)可能不是櫻木花道、流川楓的球迷們所希望的,但認真回想漫畫的內容,其實從來沒有著墨在櫻木和流川身上,光是背景故事,可能連陵南的魚柱純和三井壽及山王的澤北榮治提得都比這兩個一年級生還要多。

從宮城的背景講起,似乎有點過於溫情了一點(但不濫情)摻雜進了親情,不知道對稍微年輕一點的青年們對樣的安排有沒有點「什麼嘛!我只想看全國大賽啊!」的反應?但它帶出了另外一句金句,屬於宮城的:「即使你感到心臟噗通噗通的用力跳著(很緊張),你也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沉穩!」關於宮城的故事,我還是在他寫給母親的信中,落下了一點淚。那種不被期待(或以為不曾被期待過)的心情,我想是許許多多不是天才型的運動員皆有過的沮喪,經常還沒上場就退下陣來。

在這個故事裡有許多天才型球員,也有不管別人到底期待與否自認是天才的櫻木,更有像宮城這樣「希望自己能成為什麼」「以為自己可以成為什麼」「其實根本沒有人看好能成為什麼」,但最後終於還是在過這個耗去大量體力、需要團隊合作、必定有人成為配角的籃球場上證明「自己可以完成什麼」。

因為加進了宮城在漫畫裡沒有提到的大量背景故事,所以有許多漫畫裡湘北和山王比賽的細節都被拿掉了。像是澤北榮治的耐力、櫻木跟美紀男的對抗,比賽以井上雄彥原有的漫畫與動畫裡大量穿插回憶場的節奏進行,但比起原來的動畫版的節奏快,在將要冒出「快點回到比賽去,不要再回憶了」的不耐煩前,就又回到湘北與山王的對抗裡。

所有我們在漫畫裡記得的感動,那些讓我們經常性噗哧一笑的那些笑點,完全沒有因為延伸出宮城的故事而減少。切換成電影的節奏,在腳本上更為緊湊,而讓更屏氣凝神的沒有一秒能夠分神,像在球場上你只能專注地讓自己全心投入!

最後的幾秒。我真的忘記到底漫畫裡打贏山王了沒!我在記憶裡猶豫了!畢竟上一次我拿起最後一集已經是快八年前的事,我有點懷疑自己的記憶「是贏了吧!是贏了吧!」加上原本電視播的動畫根本沒有全國大賽這一場,直到最後一球從流川手上交到櫻木手中,我才想起:「是贏了啊!」

像重新看了這場比賽一樣,整場觀眾(從動畫裡球場邊到電影院螢幕前)幾乎有將近一分鐘的安靜,電影裡沒有音效、螢幕前沒有誰的呼吸聲,世界完全安靜了下來!直到櫻木用他那兩萬顆跳投換來身體的反射動作:張開雙手、接住傳球、左手輔助、雙腳放輕鬆輕輕跳起、右手伸直從手腕到手掌到手指將球推出。在拋物線後傳出球與籃網擦出的俐落!

這場球,就像櫻木跟安西教練說的:「你的光榮時刻在什麼時候?我的就是現在!」即使是故事從宮城的兒時出發,也難以減弱櫻木就是這個故事最重要的角色這件事!流川楓和澤北榮治神級般的才能,也稍稍隱身在這個電影版裡:籃球是一個團隊的競賽,能單幹的才華可能可以控制比賽,但要能控制場上節奏的球員,才能是掌控比賽的那個人!

我想這是把故事交給宮城這個角色來延伸的理由!

後來,流川楓到底去了美國沒有?打完山王後的那些片段有沒有出現?

不要猶豫了,快點去訂票!啊哈哈哈!

話說有沒有那麼誇張,本來想看九點半的日語一般廳(國語版的是八點半早場),睡前發現有日語九點IMAX版,於是七點多起床二話不說衝電影院,八點多買票時已經被畫滿一半的座位了!且晚上九點三十五日文版的,已經滿場了!現場的人有八成是看《灌籃高手》有不少人是穿著櫻木的球衣!還好我有先見之明決定衝第一場啊哈哈哈!

看完電影為了拍自己的衣服所以跑去迪卡儂的球場玩了一下。高中看我打球、陪我待在球場的學妹約我要一起看(我說我看兩次沒關係)她又問我:「那看完要打球嗎?」「好啊!」我說。(我應該糾我小時候一起打球的朋友一起去看、看完打球的啊!但沒有聯絡了啊哈哈哈!)

《THE FIRST SLAM DUNK》/2022

井上雄彥

圖:20220113,我許久沒有不戴帽子、不戴口罩拍照了!票根可以換這張小卡。iPhone SE3@迪卡儂。

話說,我沒有籃球鞋了說,舊的應該不能穿了。真的要打球要纏腳踝,老了不堪扭到!XD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