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心血來潮打開了HamiVideo上的《灌籃高手》動畫來看,我不太記得劇情,也忘記它究竟畫到哪個橋段終止下來,只記得那個沒有網路的時代,這部動畫在電視台不斷重播、重播再重播,即使看過無數次,也在心裡咒罵過無數次動畫的拖沓,卻每每在那個初初開場的燈光亮起、響起籃球場邊的歡呼聲時跟著哼起:眩しい陽差しを背に 走り出す街の中 たたかれた いつものように肩を⋯⋯

我一直不太記得我究竟有沒有過「籃球夢」?我的高大一直都是學校裡任何運動項目會被想起的身材,但我卻不喜愛團體生活跟那些枯燥的練習,以致於我始終都沒有進入任何一個團體隊伍裡。

打個三對三也是可以的,整個高中三年我幾乎都泡在籃球場跟同校的同學和老師的孩子一起鬥牛(加二專兩年回學校打球),但還是不怎麼愛跑全場,就是一個懶散的中鋒,也不愛爭強、出鋒頭,最後在高中畢業那年,我終於覺得可以出去打打比賽,隨口問了學姊和學妹一起報了那年暑假在的鬥牛比賽。成績嘛!南區女子組第二名!哈哈哈哈!(露出櫻木的狂妄大笑。我內心有潛藏著白痴好笑自戀的櫻木魂。)第一名可以到台北打全國比賽呢!但那天從連打了七場沒有後補球員,能打到第二算很開心了!

那年代的青少年,應該沒有人沒跟上《灌籃高手》的風潮,哪怕是不愛運動的、不看漫畫的,經過籃球場時應該都會停下腳步,好奇地看著那些在場上奔馳的身影,或是像流川楓的迷妹們就待在一旁守著誰誰誰今天出現了沒!

我的青春有絕大部分時間都在跟籃球綁在一起。國中時,白天跟同學一起等著《灌籃高手》的發行、排隊等著單行本輪到自己手上,放學有時跟同學打籃球,或是週末、寒暑假上輔導課前,為了打籃球占場地,互相問著:「誰明天要早起去占位置!」(大概要六點前到學校XDDDD,真是瘋狂!打它一個多小時然後上課睡覺XDDD)高中則幾乎天天下午都要在籃球場上一個半小時以上。

我記得國中的體育股長為了耍帥灌籃,把自己的右手摔斷了,卻在等著右手復原時練好了左手的切換;而那場校際比賽,女孩兒們的勾心鬥角至今想起來還是覺得萬分幼稚、可笑(可愛的那種好笑),先是誰說誰參加她就不參加,後是我不參加誰就不參加(我不參加就輸了啊XDDDD)拿下第二名後又是一場接一場的誰看誰不順眼,誰怪誰沒有好好的發揮,最後是那面錦旗到底是誰該拿回家供著!讓我跟最好的朋友冷戰了兩三年。

等著單行本發行時,我跟L會一起比賽誰能把「SLAM DUNK」的LOGO畫得跟書封上的一模一樣;L咧起嘴笑時,像極了櫻木,他總是快速的把單行本看完,塞到我手上說:「你快點看一看,不用排隊!」那時我對籃球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倒是非常喜歡畫些小圖、做很多手工,跟著美術能力很好的L一起畫圖!我並不特別喜歡「漫畫」,但似乎跟L一樣似乎都會被版面、圖像給吸引。

那是個有很多時間可以無聊的年代。我們多半沒有什麼太明確「想做什麼」的目標,也不太會被什麼「成就」給吸引,即使喜歡籃球,在當時也沒有當今的HBL(全國高中籃球籃賽)那樣已成為備受矚目的選項能供我們當作一個目標,我們的目標在當時只有「希望能考上一所好學校」「希望能有一所學校能讀!」

湘北高中的「稱霸全國」在我們的青春並不存在!

但我們依舊因為櫻木的熱血、湘北的拚鬥,替自己在心裡灌進了滿滿的正能量。那正能量可不是現在所被人厭惡、被逼著正向的厭世感,而是他在那裡(櫻木、流川、三井、赤木⋯⋯及其他為了籃球夢而努力的那些角色),他只專注他想要做的事,他能為了「我想要達到的」(籃球或者是晴子XDDDD)付出所有的努力,這是「成年後」會被現實給磨去的熱血,也是在成年後經常被遺忘的熱情。

三十五歲那年生日,我買了一套當時發行的《灌籃高手》當作自己的生日禮物,我沒有重溫,只拆開過第七集(三井想回球隊那集)和最後一集來看。現在想起來,也許那幾年的低潮,我應該將它們全部拆開,重新讓櫻木喚醒我,再為我注入滿滿的能量,好讓我從谷底爬起不要花那麼多無謂的力氣。

重看動畫時,我像是讓自己回到開始翻看《灌籃高手》的那一刻,再次遊歷了青春那些好與不好,開心與沮喪的日子,有櫻木、湘北、陵南、海南、全國大賽、山王工業⋯⋯陪著一起長大的日子,像是被櫻木花道注入永恆的精力旺盛那般,可以開懷大笑,會有輸了的不甘心,希望自己變得更強的期許而堅持、努力!

單行本發行完後到動畫版沒畫完至今的N年裡,井上雄彥不知道死在傳言裡多少次?離開高雄北上工作後,沒有球友的我也沒了運動習慣。還在球場時的我,以為自己會一直一直在籃球場上奔跑,後來才發現櫻木帶給我的不是「在籃球場上的堅持/熱愛」,而是「找到自己最喜歡的那件事」然後用絕對的熱情去做它、做好它,即使不是籃球也沒關係!

後來L考上了我沒有考上的美工科日間部。我考上夜間部,太遠媽不給讀,我轉而就讀與父親交換電腦的科系。畢業後十多年,我既沒有成為一名工程師,也沒有在資訊產業,我回到那個父母問我「讀那個能吃得飽?」的設計、排版、畫圖,以及年少就有天分的手工路上,即使不是最強的,也依然持續至今!

至於運動項目,依然有年少時摸到籃球那種想要跟著櫻木練兩萬顆跳投的節奏,但手感生疏也跑不太動,也沒有「習慣」一起做這件事的同伴,我喜歡起了游泳、單車、跳繩⋯⋯也都能從中感覺著「喜愛」著一件事的熱烈!以致於至今我還是常常問自己:「我怎麼會沒有去當運動員啊!哈哈哈哈!」

沒有特別等待能夠看到全國大賽的最後這些青春的尾巴!當它終於千呼萬喚的登場時,那些年在籃球場上或是在青年時期對這世界的無所畏懼,終將再一次的點燃!

1/13,我們電影院見!

圖:《THE FIRST SLAM DUNK》官網截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