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記錯的話,第一次看《下女的誘惑》是在台灣上映時進電影院看的。第一次在電影院看到女女性愛場面想站起來拍手叫好。不僅撩撥著內心的欲望,且令人緊盯著不放欲望流竄至全身每一吋,磨擦著那一根根豎起的汗毛:怎麼可以把女女的性愛拍得如此唯美?怎麼可以透過鏡頭表現出女性在臨界高潮時,那般即將抵達又只差一步的渴求!

到後來,忘記究竟是在感受心裡被撩撥起的欲望,抑或是墜入鏡頭裡下女與小姐那只差一步的噴發!而感覺著即將失去力氣的用力攀爬!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

我不喜歡「出櫃」兩個字。我認為情感的存在不是因為「性別」而是發自內心的感覺。對一個人的感覺。

我從小就被外在條件被歸類在「應該是喜歡同性」框框裡。我喜歡過異性也喜歡同性,喜歡的人我都告白過,也被拒絕過。交往的對象也都是同性,曖昩有好感的則不分性別。

我沒有特意將自己打扮得很man,那是父母給我的身體,我沒有抗拒,也沒有不喜歡,而穿著,我只是選擇我喜歡、舒服的樣子,如同喜歡一個人,是順著我的內心喜歡、舒服的標準。

Read More →

到底,這部片子為什麼只入圍了金馬的男、女配角?拍一部跨性別的電影,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能拍得夠大膽、夠直接、夠細緻,就有極高的難度了。《翠絲》是一部足以讓人起身鼓掌叫好的的電影,香港能產出這樣一部跨性別的電影真是了不起。

從《危險心靈》看黃河,到最近的一部他戲份比較多的,是他與陸奕靜一起演出的《原來你還在》,當時非常期待這個故事,想看看黃河長大一點的演出,會是什麼樣。後來《紅衣小女孩》的系列,不是我熱愛的題材,也就略過沒有太多深刻的印象,再看《翠絲》時,長髮及肩的黃河,笑起來還是有《危險心靈》裡謝政傑可愛的樣子,多了幾分成熟,有點帥氣還有些妖嬈,十足的迷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