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facebook

我不喜歡「出櫃」兩個字。我認為情感的存在不是因為「性別」而是發自內心的感覺。對一個人的感覺。

我從小就被外在條件被歸類在「應該是喜歡同性」框框裡。我喜歡過異性也喜歡同性,喜歡的人我都告白過,也被拒絕過。交往的對象也都是同性,曖昩有好感的則不分性別。

我沒有特意將自己打扮得很man,那是父母給我的身體,我沒有抗拒,也沒有不喜歡,而穿著,我只是選擇我喜歡、舒服的樣子,如同喜歡一個人,是順著我的內心喜歡、舒服的標準。

母親知道我好像在跟一個同性交往時,她氣急敗壞的叫我回家跟她講清楚。我不知所措,因為我真的也不知道怎麼跟母親講清楚,但我知道我很喜歡這個同性,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不在一起的時候會想念,也會害怕失去。

我不太記得這件事情後來的收尾。後來我離家去北部工作了。生活照常、工作照常,我還是原來的我,只是我談戀愛了,對象是同性而已。

起初,我像所有跟同性在一起的人一樣,自我質疑是不是做錯什麼?我開始模仿在同性關係裡,我的角色是不是應該man一點、男性化一點?我開始跟身邊的人說我有交往的對象,我都用異性的方式稱呼我的戀人。

隨年紀漸長,我開始重新檢視自己的樣貌,我開始以同性稱呼向別人說明我的另一半,我穿回我原來舒服的內衣、內褲,而不是別人定義我man man的角色應該要有什麼樣的打扮。

我的性向沒有「櫃」這件事。我講不清楚的情感,我沒辦法給別人一個說法或交代,我只能說明的是,我現在另一半是「男朋友」或「女朋友」,至於其他別人要怎麼想,不關我的事。

「不關我的事」這件事應該是廣大在櫃中的異性戀以外的人很難做到的事。因為一旦將別人的感覺當作「不關我的事」的同時,也將自己孤立了起來。

也許我比較幸運。我本來就比較孤立一點點。我不與同學聯絡(自然而然的,本來就沒有。)我不與同事過密切的往來(也是自然而然的。)除了父母和姊姊外,我也不太與親戚往來,若真的碰上了,也大概就寒喧幾句就各自離開彼此的生活圈了,就沒什麼好要不要向他們說明我跟誰在一起。

我不想、也不需要讓他們認同我想跟誰在一起。所以每當後來我開口介紹我的另一半是同性的時候,總有人會以驚訝的方式表達:「你這是在出櫃嗎?」或是當場震住不知道要講什麼。若遇到長輩,我會補一句:「我想跟你直接說,以後往來我才不會彆彆扭扭的 。」

我喜歡誰、愛誰、什麼性向,我可以告訴你,但那就只是告訴你,如果你要全盤否定我這個人,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

我想,我一定有因為這樣被討厭、被排擠或背地裡被說過什麼。也許是我很專注我的工作、我的生活,也就沒有感受太多誰要對我有意見的意見。

或許,我必須感謝我的家人,他們沒有在我選擇交往的性別上特別刁難我。又或許,他們知道刁難我沒有用,我不會因為這樣改變,也不會這樣把自己搞得好像世界快毀了。

我一樣過我的生活,認真的工作賺錢,開心地去做每一件我開心的事,把自己活得好好的,讓自己每一天都充實的成為自己希望的樣子。

又或許,我是個不信任婚姻制度的人,雖然我每一場戀愛都有地久天長的打算,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進入另一個人的家庭,所以我沒有「要不要結婚」、「能不能結婚」的那種困頓。

但若有一天,我需要這個制度的保障,還是必須跟異性戀一樣需要在法律上給予我同等擁有的權利。

每一天,我們都要看好多好多的出櫃故事,感人的、感傷的。我一直在想,像我這樣的故事到底要從哪裡開口說起?

當我自然而然的脫口說出我的另一半的性別。我應該還是有感受到「唉鵝~~」的那種反應。然後呢?我一樣是這樣的我,他們不知道以前,我是怎樣的,後來的我還是怎樣。沒有特別需要向任人何索討認同,也沒有特別需要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我相信。一定有人默默地就離開我這個朋友、撇開我這個朋友,甚至認為「家族裡怎麼有這樣一個人。」(咦,我的親戚有在看我這個帳號呢。)但那又如何呢?我不是為了任何一個人活著的,就算失去全世界,我都不能失去自己。

我很幸運從事的是創作領域工作,關於性向不是什麼會倍受打壓的事;我很幸運擁有比較自我的性格,以致於我真的可以不管別人怎麼想;我很幸運的是,我擁有一顆無比堅定的心,關於「自己」是不容許別人做任何質疑和挑戰的。

我想要跟櫃子裡的每一個男男女女們說:

把自己照顧好、讓自己越來越強壯。軟弱的時候可以哭泣(不論男女)遇到挫折的時候要相信自己。你可以安穩地待在櫃子裡,也可以不顧一切地離開櫃子站到人前去。千萬千萬要記得,不管你選擇離開櫃子或待在櫃裡,你都是你,就算你會失去或得到些什麼,一定一定不能失去自己。

你一定得要好好的擁有完整的自己、接受跟別人不一樣的自己。你才能好好站挺站穩,爭取自己的權益,才能不在微小的族群裡讓自己更渺小。你堅強且堅定地站著,用你的溫柔,散發你強大的意志,去感染、去影響那些你愛跟愛你的人。

你也許無法讓他們站在你這裡,但你絕對能讓他們從你身上去思考、去對話,關於你想說的事情。你也許無法扭轉他們的想法,但可以稍微讓他們暫停那些偏見想想你,想想在他們面前的你。

這篇文章就寫到這裡了。我不喜歡「出櫃」這兩個字。尤其是公開的。因為我不認為我必須向世界交代我的另一半是同性或異性。但若我未來有同性的另一半,我會一如往常直接用同性的稱呼告訴我身邊的家人、朋友。至於要不要接受,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關於婚姻平權、性平教育。我們。繼續努力。總有一天,我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我們的另一半不是異性!

祝福你。

2018.11.25
寫在高雄同志遊行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