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拍一部與棒球有關的青春電影不奇怪,如《KANO》看完到日本關西去,還得到甲子園棒球場看看那歷史館,再在有《KANO》的標記前拍張照、打個卡,以示對棒球的熱愛。就連喜愛籃球、熱愛籃球的《灌籃高手》迷都不免到日本鎌倉那個平交道留個念,以示青春對於運動的熱愛。

關於「運動」的電影,台灣拍得不算少,那些「力爭上游」為了「有個好將來」的故事,總是鼓舞不少躁動的青春,也收留無出發洩的熱血。台灣拍這類電影不足為奇,但香港要拍部跟「運動」有關的電影還真不常見,特別是在香港不太盛行的運動:棒球! Read More →

到底,這部片子為什麼只入圍了金馬的男、女配角?拍一部跨性別的電影,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能拍得夠大膽、夠直接、夠細緻,就有極高的難度了。《翠絲》是一部足以讓人起身鼓掌叫好的的電影,香港能產出這樣一部跨性別的電影真是了不起。

從《危險心靈》看黃河,到最近的一部他戲份比較多的,是他與陸奕靜一起演出的《原來你還在》,當時非常期待這個故事,想看看黃河長大一點的演出,會是什麼樣。後來《紅衣小女孩》的系列,不是我熱愛的題材,也就略過沒有太多深刻的印象,再看《翠絲》時,長髮及肩的黃河,笑起來還是有《危險心靈》裡謝政傑可愛的樣子,多了幾分成熟,有點帥氣還有些妖嬈,十足的迷人。 Read More →

這幾年對港片沒有特別大的興趣,零星的看了幾部,連拿來與《無間道》相提並論的《寒戰》,都沒引起我太大的共鳴。也就沒有特別關心港片到底有什麼新片。直到在電影院看到《追龍》的預告,就決定要看,因為它是雷洛、是雷洛啊!!

小時候總有些時候,會有一種病,看到有哪些小團體簇擁而上的偶像,就會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那群人,在一旁說:「我才不喜歡呢!」 Read More →

92部
後面有z的是睡著的,但不代表不好看。要看分數。有些我記不起來有沒有睡了。這些都是facebook打卡的記錄。至於電視劇就不寫了。 Read More →

fx_fphk44417522_0002

在沒有看過《踏血尋梅》前,我一直希望這獎是給張少懷。一看完《踏血尋梅》,我想白只就是我認為最有機會拿下這個獎座的男配角。如預想的,他實至名歸。

許多報導把白只在《踏血尋梅》裡的丁子聰,描述成「殺人魔」實在讓人傻眼。殺了劇中的王佳梅,頂多就是成全王佳梅想死的心情。但劇情裡確實有一段是模糊地帶,會帶著人往「殺人魔」去想這個人,只是這到底是無心的還是有意塑造出這個「殺人魔」的印象,那還真得去問編導了。 Read More →

原寫於facebook

可以認識一些些自行車比賽,覺得很有意思,也覺得這真是神一般的人才能這樣訓練。(我在心裡都稱他們為瘋子。我沒有毅力做的那些事,而能做到的都如此稱之。)

本來沒有想看。是瞄見了高雄才決定要去看。本來很擔心一直演運動員的彭于晏,會不會演來演去都那樣「刻苦訓練、力爭上游、板回顏面」之類的好勵志。

Read More →

704_1040348_140795

如果說衝著張家輝和彭于晏的一身好身材去看《激戰》,那麼這部電影說的故事,就是一種驚喜。

說驚喜,可能有點誇張,但是對於勵志向上的電影,又不以最後的輸贏來定奪故事角色的成功與否,就可以說是一種驚喜。畢竟失敗的人生組,要靠著一場又一場的激戰來成為人生勝利組,多半都是故事的終結,沒有誰會再想後來的後來。 Read More →

normal_4a34a86ef2c5a

第一次看那麼赤裸裸的男身,雲翔把男身拍得很美,很自然,沒有一點猥褻或是賣肉的感覺,兩個男主角的表演,也沒有任何彆扭感,沒有卡在某一種禁忌中的感覺。有些人的表演,你就知道他是演,而這電影裡,除了幾個配角外,男身們的投入,你就以為是那樣了。

不論是拍同志還是演同志,最重要的得拋下既有對同志的觀念,像是對T的陽剛味、男體的搖擺扭動,一不注意就可能不成真,像是硬裝出來的。《永久居留》沒有這個問題,是個同志片,但你一點也不覺得它只局限在同志,應該擴大,擴及那些與生命有關、愛情有關、親情有關的那些。男男要不要上床,男男要不要相擁,男男要不要如此親密,這就不應該只限在男男之中。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