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母親何時開始日日出門繞著學校的操場走路,偶爾與母親聊起朋友、同事,母親總是有那麼點危機感說著好多人都開始柱拐杖、坐輪椅,有些病痛纏身,才剛進入老年就已經衰老得需要被照顧。

像母親那樣的「勞動階層」年輕時把工作當作吃補,天天以勞動替代運動,別說沒時間運動,多半也都是下了工之後,再也沒有力氣去運動。而放眼望去大部分的人對於「運動」這件事,多半都還是停在「我要瘦」的「外貌迷思」裡,好像「沒有很胖」的人,就能夠不需要「運動」。

後來有幾回,在學校操場旁打籃球時,會看到幾個與母親同齡、國中時期的老師,繞著操場的跑道一圈一圈走著,連同樓下年過七十生了場大病的鄰居,也開始三兩天的運動著。

Read More →

週五晚上帶著跳繩要到健身房運動,不料時不時的頭暈打亂了行程。第一次在頭暈的時候,身旁有人可以扶,我跟姊姊說:「妳不要離我太遠,我要有人可以扶著走。」趕忙走到可以坐下的地方,等那找不到任何理由的暈頭轉向減緩。是最近太忙?是神經太緊張?不曉得,我還找不出這症狀出現時的狀態是什麼,只得在有感覺的時候快點停下所有的動作,快則十五分鐘復原,慢則躺上半天才會舒緩。(*不要叫我去做檢查,我做過N種檢查,只能放鬆,就是放鬆就對了。

從小不愛北方麵食,尤以那些厚實的麵條更是不愛,去館子吃麵時,總是先看著店家的麵團或是菜單上有沒有「細麵」,只要粗點、紮實點如刀削麵有點厚度,我就會選擇其他的食物選項,但卻熱衷義大利麵(也要細的)和日本用作冷麵的麵條,以及台灣粗粗如米苔目的烏龍麵。逛百貨賣場時看見有新的冷麵麵條及它的調味鰹魚醬油,二話不說各挑一項丟進姊姊拿著其他東西要結帳的雙手。

Read More →

關於運動員的電影很多,半途而廢的、浪子回頭的、谷底翻身的、一枝獨秀的、永不放棄的、其實只是不知道想要做什麼而選擇運動的都不少,但要寫到相互競爭、英雄惜英雄的對決就不太容易;青春的故事很多,純純愛戀的、升學逃家的、打架鬧事的也不少,但要能像描述專注於一件「我想要做的」故事,清楚描述「我要走自己的路」實在難得,《下半場》就是這樣的故事!

這個改編自HBL(高級中等學校籃球聯賽High School Basketball League)賽事裡的原形高國強、高國豪兩兄弟在冠軍戰對決的故事,應該喚起不少HBL回想當年那場比賽,高國強所在的泰山高中一路全勝,在冠軍輸給有高國豪的松山高中,只能屈居第二。以致後來不論戰績如何,在高中籃球場上,都充滿傳奇的變數,比賽不到最後,永遠不曉得誰會寫下歷史。

Read More →

台灣拍一部與棒球有關的青春電影不奇怪,如《KANO》看完到日本關西去,還得到甲子園棒球場看看那歷史館,再在有《KANO》的標記前拍張照、打個卡,以示對棒球的熱愛。就連喜愛籃球、熱愛籃球的《灌籃高手》迷都不免到日本鎌倉那個平交道留個念,以示青春對於運動的熱愛。

關於「運動」的電影,台灣拍得不算少,那些「力爭上游」為了「有個好將來」的故事,總是鼓舞不少躁動的青春,也收留無出發洩的熱血。台灣拍這類電影不足為奇,但香港要拍部跟「運動」有關的電影還真不常見,特別是在香港不太盛行的運動:棒球! Read More →

三十四歲學會游泳以後的第五年,我在公立泳池開放的冷水池,游滿了一百五十天。這對三十四歲以前的我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我以為我這輩子一定不會喜歡游泳或學會游泳,我也以為我是絕對的怕水。

今年的年初,曾經去溫水游泳池游泳,水道太短對於高個子的我來說很像沒有游到,總是划水幾次就必須翻身。三月初第一次下水還是感到冰冷,一直到四月十一日才開始執行我今年的目標「一百五十天」,而且比去年的距離長,今年每天一定強迫自己游滿一千公尺,大概都在三十分鐘內游完,最快一次是二十六分十三秒。 Read More →

長期這裡痛、那裡痛的毛病,讓我在二○一三年的七月,又興起學游泳的念頭。我是神經特別敏感的人,很容易這裡痛、那裡痛,搞得我好像毛病很多一樣。其實也沒有,大概就是工作長時間維持同樣的姿勢,加上我比較高,很多家具都不太能符合人體工學,久了就常腰痠背痛。

那個夏天大概也是因為痛起來很煩,也很想解決它,又加上朋友有妹妹讀體育系的可以教,我就決定再次挑戰這個我至少學過四次以上,三十幾年來都學不會的運動。

關於游泳,我在facebook常寫,好像沒有特別替它寫過一篇文字。那就寫在部落格上好了。 Read More →

單車經過台17台南黃金海岸的路段,我確實想起那次我們一行人,在那個陽光灑落的午後,拍下的照片。那次同行總共五人,只剩下一人還有在聯絡。是七年前的事了。

耳機裡傳來電影《Manchester by the Sea》的配樂,本來拍完照打完卡,就轉身要離開。回憶著這部2017年至今我覺得最好看的一部外語片,以及七年前那個午後。

「在這裡聽完這首歌吧!」我浪漫的想。 Read More →

(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的合作出版社,一直以為我每天騎機車二十公里來回。哈哈哈哈!)

關於毅力:

過去兩年裡陪著我過日子的人,會知道我經歷我回到高雄生活這十年中,糟到極點的情緒。我不是一個有毅力的人,特別是對我自己。

我可以很有毅力的等待某些人際關係的改變,磨去我人生大部分的正面思考、自信;我可以很有毅力的等待,等待別人對我的改觀、認同,而站在原地不斷地努力;我發現我生命裡絕大數的毅力,都用在等待別人,卻從來沒有用在自己身上。 Read More →

我是個從小就被認定是個「三分鐘熱度」的孩子(如果當時有過動兒這詞,我應該會被抓去吃藥之類的);我不是七年級生卻會被笑像爛草莓一樣一年換二十四個老闆的六年級生;我是個找不到我認定的意義就無法有毅力的人;我也是個非常喜歡數字、數數的人,所以算自己到底騎幾天,是件重要的事!至於為什麼是一百天,也沒有特別的理由,大概是我人生從來達不到一百那樣完美,那麼就來個一百天好了。 Read More →

2017-01-08 09.37.48

從二○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開始,我每天從家裡騎單車到左營再騎回家裡,來回20K。我曾說過,騎完一百天,我會告訴你,我這樣做的理由。

十一月十六日以前,我去了台北幾天,有一個夜裡,走在台北街頭想起《阿甘正傳》中,阿甘一直跑步的那個橋段,好像突然可以感受阿甘的心情。「那一天,沒什麼特別的理由,我決定來去小跑步一下。於是我開始朝著路的盡頭跑去」我沒有特別的理由,就每天醒來換上衣服,踏上單車騎十公里到高雄北邊,吃個早餐再回高雄南邊。

那晚,我從台北東區忠孝東路跟敦化南路口,一路走回師大路上的住所,沿途有youbike可以租借,我幾次想跨上youbike往回騎,但是都忍住沒有執行。去台北數日,儘量都以youbike跟步行解決交通上的往返,腳趾間早就起了水泡,磨了正痛。

凌晨的台北街頭,離開東區已開始冷清,左彎右拐經過捷運大安站,再經過建國花市,回到大安森林公園,再迎來師大夜市的店家收店時分。在高雄幾乎以機車代步的我,除了去日本旅行有過這樣步行的經驗,其餘時刻連去家附近的便利商店也多半懶得步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