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022)的此刻,因為長期久坐趕手工的商品,以及疫情中斷了過去維持的良好運動習慣,從下背、腰、臗成天沒有任何一個姿勢是不感到痛的,無法彎腰,每天早起需要花三十分鐘活動身體才能夠勉強彎腰(穿褲子、撿東西需要用深蹲的方式或坐著才可以),就連坐上摩托車或是汽車都只能半個身體坐上後,再將另一隻腳「用抬的」慢慢放上車!

這些痛太難形容。我有意識的知道我缺乏運動和訓練自己的肢體,但套句我回答我的徒手治療師問我:「到底要怎麼讓那些不運動的人去運動?」我說:「痛到需要復健的時候吧!」

像我這樣大量運動的人都會因為過忙維持固定的姿勢而弄壞了身體的筋骨,或是因為疫情不想出門而缺乏運動,而嚐到了不運動的苦頭,就別說平日不運動的人,成天花錢按摩或經常往復健科報到!

但要勸身邊完全不運動的人去運動,真的超級困難的!

Read More →

前幾日心血來潮打開了HamiVideo上的《灌籃高手》動畫來看,我不太記得劇情,也忘記它究竟畫到哪個橋段終止下來,只記得那個沒有網路的時代,這部動畫在電視台不斷重播、重播再重播,即使看過無數次,也在心裡咒罵過無數次動畫的拖沓,卻每每在那個初初開場的燈光亮起、響起籃球場邊的歡呼聲時跟著哼起:眩しい陽差しを背に 走り出す街の中 たたかれた いつものように肩を⋯⋯

我一直不太記得我究竟有沒有過「籃球夢」?我的高大一直都是學校裡任何運動項目會被想起的身材,但我卻不喜愛團體生活跟那些枯燥的練習,以致於我始終都沒有進入任何一個團體隊伍裡。

Read More →

合作的開根好傳來《瀧島體操》的資料要我做社群圖。我本來就愛運動,看到這個年過90歲的奶奶運動得真起勁,說著她自己接觸運動的過程,不只練好了自己的肌群,還在87歲成了健身房的教練,讓我不禁想要看看這個65歲後才開始接觸運動的奶奶,怎麼在進入老年後,將自己的體格維持在健壯的狀態。

說起老年運動,很多老人家都不太知道光是每天走路對於身體的強度是不夠的,特別是當身體的肌群能力不夠的時候,伴隨而來的就是容易發生身體沒有力氣支撐即使是細小的動作,而引發高齡者最容易致命的或是一摔就再也無法行動自如的意外!

Read More →

這麼說,好像太炫耀了一些,也真的是一種炫耀。哈哈哈哈哈。(為什麼我每次都這麼正經八百的講心裡很爽的事XDDDDD)

體重從二月一路降到八月左右少了13kg,就在83和84之間遊走。偶爾看到82,就正好遇到要大吃的狀態(例如中秋烤肉、解封吃到飽XDDD)仍然盡可能的維持在85左右不要再往上飆,其中有一日又站上86,大概兩三天後又持續的往回掉。

體重沒有明顯的變化,但體型似乎有持續變小,那些原來穿在身上有點合身的衣服,現在穿起來都像青少年刻意買大的、嘻哈風格的打扮;年初新買的所有衣服也都鬆鬆垮垮,就連後來買小一號、版型較大的褲子也都開始擔心它往下掉。

Read More →

因為家人確診,我成了居隔及自主防疫者。本來出門去游泳、健身房及復健診所的日常,變成只能待在家裡及後來外出給隔離的家人送飯,不太去人多的地方,而原先的運動習慣在幾天內就完全被打斷,需要重組一下日常的排序。還好工作剛告一段落,讓我能夠有空間可以在這樣的狀態調配一天的時間。

前三天我就窩在家中(恰好前兩天也是週末沒有案主找)早上依然很有規律的起床弄早餐,拿出iPad看電影,順便做了一些本來要做但沒有空閒的做的手工訂單,累了做完午飯後,整個下午就在午睡、電影、韓語拼字練習中度過,晚上吃完飯後又開始看買來的DVD,直到將電視還給媽媽才進房裡滑滑手機,到了媽媽關燈後我也自動的躺平睡去。

Read More →

「到底要怎麼讓不喜歡運動的人開始運動?」這是我的徒手復健師問我的問題。

我笑著說:「等到,他們,痛到,非得要,透過運動來改善的時候。」

復健師皺了眉說:「不要吧!不要等痛到那時候吧!」(因為真的會很痛)

事實上我找回我青少年時期的運動習慣,也是因為「痛到想要找方法解決」,才想起「啊!從畢業後的十年間幾乎沒有運動過」只偶爾有同事約出門打籃球會去動一動,也有幾回下了班想說去健身房看看能不能找出自己的習慣,最終也都沒有成行。

Read More →

疫情前我才剛搬到現在的住處,運動習慣被打亂,順路回媽媽家吃飯的路上開了一間只有健身器材沒有任何教室的連鎖健身房,月費比起往年同一連鎖有教室的健身房少了幾百塊,同時期因為需要游泳的關係,一樣是在順路的方向,還有高雄市府委外民營原市立運動場與游泳池,於是我有一個月重疊了連鎖的月費制和政府委外單次收費的健身房會籍。(游一千公尺再玩健身器材半小時到一小時。)

不料疫情開始蔓延,我原來天天運動的習慣,因為不想被隔離所以自動不出入人多且有可能肢體碰觸的地方。其間因為台灣升自三級健身房也關閉了兩三個月(月費制的沒扣錢)但因為疫情實在是一波接著一波,所以到我終於可以終止會籍時,已經整整過了一年半。這一年半就是每個月看信用卡被扣款,卻因為疫情的關係不想走進去。

Read More →

就這樣結束了,心被掏掉了一大塊,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為什麼不能走在一起?為什麼你的堅持比愛情重要?為什麼我們的愛情不能帶我們一起跨越重重的阻礙,成為後來的遺憾?

年輕的時候談情,有人把自己放在太前端,有人把對方擺放在最重要,好像只要「夠愛了」就能夠獲得前進的動力,就能風雨無阻地走向未來;年輕的時候說愛,有些時候抓得太緊,有些時候放得太鬆,便經常性地讓彼此走不在一塊,愛說多了變得不真實,抱歉說多了也就變成「不懂得愛」,最後可能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愛上了一個人,還是愛上愛情裡的不確定性?

Read More →

我總是覺得那些「談情說愛」的校園愛情故事,離我的青春好遠;我總是想不起來,我的青春到底有哪一個瞬間對誰有過那種可以留到未來人生的悸動!然後帶著任何一種悵然離開電影院或是按下電視的開關,好像「沒有過愛情」的青春,都不足以被提起一樣?更慘的是,我的青春也許連「目標」都沒有過,只能憑藉著「青春才有的熱情」做了很多沒有意義或是自以為有意義的事,就算是「虛度光陰」也算是青春的一種樣貌吧!

即使進入中年了,我仍然像我青春一樣,總不喜歡跟風或是隨潮流去聽別人聽的音樂、看別人看的電影、讀別人讀的書⋯⋯《二十五,二十一》正在話題上的時候,我沒有跟著追,深怕又是那種別一起追的女孩的記憶,或是「叫劉德華唱給妳聽」那樣的喜歡一個女孩⋯⋯直到熱潮過後跟著姊姊斷續看了一點後,才又重頭追。

Read More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記錄「運動」的肢體細節,特別是「一個人的運動」沒有與他人對抗,便可以專注於自己的全身,去感受那些「你從來都不會發現的」關於呼吸、肌肉及節奏!

像是「跳繩」,起初你會非常專注「跳」這個動作,很多人賣力的、奮力的想要跳得老高,所以膝蓋彎得太過,導致手腕需要大幅的擺動,而讓整體動作不流暢,常常跳沒幾下就中斷了;而有些人沒有抓準「繩長」,不夠會一直卡到腳或打到頭,太過又容易手腳不協調的「繩已經繞了一圈」但腳還來不及躍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