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跟別人聊起「怎麼瘦下來的」,就像有些人問起怎麼很自律的工作、寫文、運動,都教我難以歸納出一個「正確的」規則。說起減重,我不是今年瘦下來才「真的在減重」,我從二十九歲父親過世時瘦到我剛畢業的體重,再一路沒有減緩的胖了將近二十公斤,我都笑稱我從畢業後一年增加一公斤到差點破百,但事實上我是在短短的幾年裡增加了十幾公斤,卻再回不去從小還算標準的體態(大概178cm/72~76kg左右。)

年過三十後才真正知道什麼叫作「胖」,所有的衣褲要穿上身,合身的圈出一身肉,不合身的遮去了晃動的脂肪,但看起來就是整個人大了一號。對於一個沒有胖超過80kg的人來說,短短幾年裡看著體重計上的數字快要站上三位數,其實是驚慌的,尤其是後來在大量的運動裡仍不見數值的減少,沮喪是會有的,還四處尋找身上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使得代謝亂七八糟的?

(大量運動:我應該是我認識的人裡,運動量算大的,像是每天游泳一千公尺,或是騎單車二十公里,有時還兩鐵同一天進行。)

Read More →

(這是Matters例年問卷,過去幾年的:201920202021

這幾日突然又想要抄寫這首《最後的詩句》裡最末了的那首詩。去年初(2021)抄這詩時,我寫著:「我不再願意扮演那個陽光普照的炙陽」。這是疫情這三年來,我急欲擺脫的角色,不願意總是陽光普照地像個多麼溫暖的人,溫柔和煦地總是明亮的照亮誰、拯救誰⋯⋯倒也不是說,我就冷漠地不再與誰熱絡,而是擇其對象給予。

對於那些總可以對我所選擇的不分青紅皂白的恣意責斥,從不想起「我所選擇的,本與你就無關」也不惦念著「在無關於你的、我的選擇以外,我一直都是個溫暖體貼且不麻煩人的人」而經常性地口出惡言對我有諸多訓斥也好、誤解也罷,甚或用那種「你只要別人不如你意,你就OOXX(這麼幼稚、這麼任性、脾氣這麼大⋯⋯)」來看待我的人,我都開啟了「自動切割」「自動刪除」的模式,連問一句:

「你這樣說我的時候,怎麼沒有想過這種不關你的事的我的選擇以外,我就是那個暖陽、那個工具人,你怎麼能夠取走了我所有的溫暖,還這麼無理的說著『你只要別人不如你意,你就OOXX(這麼幼稚、這麼任性、脾氣這麼大⋯⋯)』。」我都嫌懶。

Read More →

前幾天Facebook跳出三年前我看過《陽光普照》的心得,才想起初初離開Facebook及踏出部落格到其他地方開疆闢土的寫文,就是從《陽光普照》的電影文開始。

至今我依然能夠回想自己在看著所有人對電影裡為什麼阿豪選擇死亡的不解時的心情。我總是看著那樣的故事想著:「活著的為什麼是自己?」而使得在某些人的記憶中、想像裡,我是個極為負面或是憂鬱,甚至是無病呻吟的人。

Read More →

從三月開始固定運動及認真的健康飲食以來,「量體重」應該是我最容易觀察身體的變化,以及了解「吃進去肚子裡的東西」會如何影響體重的方式。

說起「減肥」這事,一堆方法叫你斷食、叫你算熱量、叫你吃那些沒油難吃得要死的低IG或低醣飲食,但其實最重要的就是「量體重」,只要你仔細觀察,你就會知道「吃什麼會胖」,吃對了食物,其實完全不需要算熱量或不吃!

Read More →

這麼說,好像太炫耀了一些,也真的是一種炫耀。哈哈哈哈哈。(為什麼我每次都這麼正經八百的講心裡很爽的事XDDDDD)

體重從二月一路降到八月左右少了13kg,就在83和84之間遊走。偶爾看到82,就正好遇到要大吃的狀態(例如中秋烤肉、解封吃到飽XDDD)仍然盡可能的維持在85左右不要再往上飆,其中有一日又站上86,大概兩三天後又持續的往回掉。

體重沒有明顯的變化,但體型似乎有持續變小,那些原來穿在身上有點合身的衣服,現在穿起來都像青少年刻意買大的、嘻哈風格的打扮;年初新買的所有衣服也都鬆鬆垮垮,就連後來買小一號、版型較大的褲子也都開始擔心它往下掉。

Read More →

兩個星期前收到方格子團隊的來信,詢問是否可以做個私下的訪談?其中一個題問是:「您與讀者粉絲間的互動方式與關係?」也是我想另外拿出來寫的題問。

我應該有將近一個月是幾乎完全不想跟任何人互動,除工作以外,我應該只有回家吃飯跟家人有一點互動,工作上也大半只回跟工作有關的問題,其他平日可能多少會閒聊的內容也完全不回:不想回、提不起勁回。某種程度是近乎將自己隔絕在自己的世界中(但工作的溝通還是要有,畢竟還是得養活自己。)

Read More →

我想是我自小就很習慣尋找自己所喜歡的事物(或者舒適的空間),在百無聊賴的童年、青年、成人的時光,獨自一人或是在人群中格格不入時,可以有些事能夠陪伴自己,所以我幾乎沒有那種「好無聊喔」的時刻,反之我經常因為「想做的事太多了」,常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卻也練就一身可以編排時間的能力,「把時間卡得緊緊的」成為我必然需要學習怎麼不讓自己做每件事之間留點空白給自己最重要的事,特別是體力再也跟不上年輕的步調。

有了無時無刻都能上網的手機後,突顯了絕大多數人「不會安排時間」「沒有興趣、沒有娛樂」的生活習慣。滑手機嘛,隨便就是用一小時起跳,喜歡玩簡單的手遊的我計算過,即便是一次打開有五條命的手遊,玩完五條命可能都將近三十分鐘(關卡難耗時一點的)若是加上看廣告補的命、朋友送來的命,零零總總相加都會超過一個鐘頭。

Read More →

三十四歲學會游泳前,我應該從還是青少年就開始想著「一定要克服怕水」這件事來學會游泳,期間挑戰了四五次,總是站到水裡就害怕得要命,就會仗著自己身高高,直接站起身逃跑;若不是那年因為長期的坐在不符合我身高人體工學的桌前做稿,讓我的眼壓過高幾乎看任何東西都是糊的,而且常常從脖子痛到頭頂,外加手肘內側總是痠麻,使得正處於日日工作需要超過十二小時的我來說實在困擾:如果不要經常痛起來,我可能可以更快完成工作離開電腦。

從二十歲北上工作後,我就沒再有運動的習慣。常聽人說「游泳」是最好治這些筋骨疼痛的運動,於是再度挑戰走進水裡就會發抖而落荒而逃的運動:「游泳」!

Read More →

不知道有沒有跟妳說過?(其實說過什麼都不太記得)真的焦慮起來,我會非常暴躁的想要毀壞所有干擾我的人或事或物,以及我自己。

如果理智上還能控制,我會盡量停住我的焦慮不安,有時也許抽菸,有時也許去電影院睡一覺,有時什麼也不做就會開始覺得不能呼吸的大口吸氣,最常做的是事瘋狂的寫字,也許還有一段時間我會沒日沒夜沒日沒夜的不睡覺一直打電動,直到兩個小時後要交稿了,理智上我會花一點點時間去工作賺錢,免得沒有錢的時候,我的焦慮會加乘,進入另一個循環。(工作對我來說是最不花時間的,我大部分時間都拿來處理焦慮了。)

Read More →

悼貓妹200903~202205

活著

一直到了父親過世後,我才對於「活著」有了另一個認識,或者說應該是父親突然的死去,讓我終於明白了「死」就是那麼一瞬的事,在還能活著的時候,盡可能的好好活好每一天。

◯四年,那是我第一次向其他人表露出「活著什麼都沒有興趣」的意識,在那之前的二十多年人生,我都不知道「活著」到底要幹嘛?我只是很努力的,過著不給身邊的人找麻煩的日子。

當時的女友有七、八隻貓,朋友偶然撿到貓,她想著讓我養貓,也許我對「活著」有另一種想法。我收了兩隻貓,其中一隻跟前跟後的,讓我從一個生物身上,獲得了一點「活著」的感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