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挺羨慕那種只要登高一呼就有一堆人按讚的那種人。他們常常發個廢文、討拍文、求助文、提問文,就會有一堆人給讚或給回應,我常常覺得我活在平行宇宙或是有結界,才會讓我怎麼出聲,都不太會有人看到我。彷彿我不存在這個世界似的。(放心,我不是那種妄自菲薄的人,這樣活著這麼久,總還是能找到證明自己存在的方式。

套句朋友說的話,我臉上、我的文字裡,可能都充滿了「生人勿近」的不友好感,以致其他人連想要跟我說聲:「加油喔!」或是擁抱我、拍拍肩,都覺得最好不要靠近我。而我常自我解嘲說:「大概我表現得太獨立、太不需要幫助,所以全世界的人需要幫助、需要溫暖的時候,會有我,但我不一定會有全世界。」又或者我常常會想:「嗯,全世界的人應該都比較害羞、不擅表達,連跟我說聲加油都害羞的不知道怎麼說。」(全世界當然是誇飾,意指網友、認識的人……)

Read More →

所有的對話都是思考的開始,所有的思考都是創作的可能!

@DrThankYouC〈LikeCoin、非營利事業組織及社會議題的結合〉的留言提到:

Like Coin的意義如遊戲的獎勵,打怪升級獲經驗值獲元寶,最後有神裝備。

重點是過程,過程的鼓勵,過程的每一份支持,與及過程中建立的關係,也是 Proof of X。我的遊戲中,設定是縱使失敗也可以獲獎勵,但只有十分一。 意思是,嘗試也是一種值得鼓勵的事情。真人Show不一定成功,但是卻是真實。Like Coin不一定是來支持作品,Like Button可以是過程中的所有事情的掌聲。

這段話著實說出我在接案路上,最顯著的感受。

Read More →

這篇是寫給一些觀望Matters和搞不太懂讚賞公民的台灣網路使用者的文章。說不上是手冊或手則,但有人在facebook求解,就順手寫個文章回答。由於我除了facebook外,沒有使用其他如ptt、twitter、plurk與其他人交流,也就無法再作比較或寫什麼觀察了。

的確,在facebook、line出現後,台灣人快速地失去以文字思考作為與他們對話的可能。我想這是全世界的趨勢,以圖、文、影音縮短資訊傳遞的時間,過分壓縮思考與表達的欲望。連同「出版」這件事墜往谷底,大概都跟樣的模式有關。

早先,我本來想寫一篇:〈來Matters找回你的文字寫作魂吧!〉,但想想也許先從分享我的經驗開始。

Read More →

進入Matters三週,加入讚賞公民也有二十天。這就不談likecoin的收入了。倒是可以寫一下Matters、方格子、mudium這三個差異。

首先,我非常驚訝很多人想在家工作和靠寫作賺錢,這在我在家工作十多年的經驗裡,根本是天方夜譚。我是完全毫無心理準備成為一個自由工作者,並且盡可能地擴張自己的守備範圍,讓自己在家工作存活下來。我幾乎是把所有我喜歡的事都一項一項無所不用其極的變成錢,大概只差沒拋頭露面錄影片了(這我做過,但做不來。)

言歸正傳。

Read More →

幾個月前我就註冊liker ID,想在部落格上加上like的功能。但一直沒能成功,太久沒有研究這些新玩意和新功能。日子忙也就沒有繼續研究。一直到前陣子突然發現有人在medium上的文章加上了讚賞鍵,我就順勢點開來看到可以方便安裝在wordpress以及medium,又在google上搜尋相關功能,連到matters申請後,多了現在這個ID後面多了數字串的新ID。

有新東西就玩玩嘛。但也搞不清楚區塊鏈或虛擬貨幣是啥鬼,反正就玩一下matters囉。沒想玩幾天liker數增加,真的有錢耶!!!真好玩。哈哈哈。某日我就手滑想說一月5美金也不多,就成為讚賞公民了。至於成為讚賞公民的權益,坦白說我只看到最後兩項(哈哈哈哈。)

Read More →

Matters給我一些自媒體的思考,所以關於這種隨想,我會立刻寫下來發文(僅發在Matters),不含在我每天想寫文章的習慣裡。有時候就會變成一日多發的狀態。

我是一個長期關注許多非營利事業組織的高雄人。在我從事設計接案的十多年間,我會有機會與一些非營利事業組織接觸。包含設計接案,或是關注他們正在做的事該怎麼一起推廣?其中的團體有環境保護、社區營造、同志運動、老人照護、兒童早療、偏鄉數位落差⋯⋯等等的議題,而大多數非營利事業組織,會有經費的問題,以及無法在主流社群媒體上取得聲量和關注的窘迫。

Read More →

很意外在Matters找到當年寫新聞台和部落格的交流感。12/6開始發文,還摸不著頭緒它的規則。倒是試著發文。不過文章的屬性跟Matters的屬性比較不一樣。我寫的文章比較個人以及貼近生活的小細節,但還是有一些like和回應,就像是回到沒有facebook或是twitter的年代,大多數的人都是以文章或文字交流為主,也多了思考和連結的機會。

過去我曾經以facebook試過一天一長文、一短文的方式發文。但是「社群網站」已經因為演算法和大數據的方式,將同樣的人圈在一起,加上現在的訊息量過大,所以大多數的人都不太有耐性閱讀長文和思考、參與討論。於是我開始把文章拉回部落格、medium和方格子(這三個平台改日再寫個比較差異的文章。)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