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作品躍進串流平台後,經常都是一次上架所有的集數,好讓觀眾可以「不用等」就可以在短時間裡把過一部劇給看完,不像過往需要在固定的時間等著撥出。(如果劇短的話,我可以一天熬夜把它八到十集的劇看完,且不快轉,這是二十年前看日劇DVD/VCD養成的習慣,通常都是一個週末看完一套劇。)

時代變得非常快速,話題的潮流需要在短時間被炒作起來,那麼透過大數據的觸擊及點閱才能瞬間的飆升,好讓更多人被觸擊,引起注意去購買、觀看,或者引發更多的討論。但不論是追劇或閱讀,都是必要性的要花上更多的時間,所以有了那種幫忙整理大綱及重點的使用者,在非常短的時間將劇看完,不論是拍影片或是開個podcast的節目,又或者寫篇文章,來濃縮一部劇的內容。

Read More →

二十出頭的時候,在台北穩定下來的那個工作,其中一項職務是幫老闆管網站(從架站開始)那時我有一大段時間是思考著「未來的網路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的?整整二十年後,當時我所想像的世界,幾乎都一一實現了。

我沒想得太多,曾經擘畫著整個網站的架構,需要把老闆的影劇作品作一系列的上傳至網路,成為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好讓所有的影迷或是書迷可以重頭瀏覽他的作品,即使有許多作品在二十年後的現在看起來已是不合時宜的令人難以想像也不再有感動,但仍然有著他不同階段的作品思考以及創作成果。

也許我的想法在當時走得太快或是太前面。

Read More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現象更嚴重了,我常聽到身邊誰跟我說:「什麼,你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欸,這個XX在特價耶!」「那個OO要推出的東西很可愛你會喜歡!」「XXX都在群組說這個很好吃」「OO有推薦這個快去買」「他們都說這很難買耶!」「OOXX這天免運那天滿多少送多少」⋯⋯

這個現象一直都存在,只是透過不留痕跡的方式操作著使用者/消費者的目光,或著籍由任何一個有聲量的方式操控著使用者/消費者的「參與感」,好讓商品、話題出得去,能在茫茫網海被看見,而大部分的人也都習以為常的將這些狀態視為日常,作為常態,好像你跟不上這世界的話題轉動,就會失去什麼似的,甚至是當你「不想知道那麼多事情」的同時,就會變成一個「別人眼中無趣的人」,因為你永恆不在話題上。

Read More →

這是從matters的互動觀察到的現象,也解開了我多年在社群網站的困惑,以及我長期在這些網路人際關係卡卡的解答。雖然matters被許多使用者認為是一個「太社交」的場域,但嚴格來說在matters上的互動關係,更接近「一開始有網路」的時期(90年代末),人們上網與人交流的方式,是對一切都不熟悉的,是需要「從頭開始」去認識其他人的!

Read More →

二◯一九年搞了一個新的Facebook個人帳號後,我就開始有節奏且分門別類的開始寫比較長篇的文章。

當時不論是個人頁面或是粉絲專頁的觸擊與互動都有著一種「不跟別人互動」就無法提升觸擊的詭異,且在粉絲專頁還有一定條件的規則:圖片上的文字不能太多、文字間不要有外連的連結、你最好買一下其實也沒有什麼觸擊率的廣告,一旦與你互動(按讚、分享)的人少了,你就必然不會被看到!

接著依其大數據的演算,訊息經常是幾天後甚至到一週,才會被看見。所有有時效性的活動或是即刻救援的訊息,都像平行宇宙是發生在另一個時空裡的事。那個曾經因為「即時性」而成功串連著世界各地的抗爭活動的Facebook,在這種演算觸擊的規則中,完全失去這樣串連的功能。

Read More →

對象:可能是不擅社交,以及其實很內向不太需要外在交際的人(如果你分不出來你是內向還是外向的,可以去找《內向心理學》來讀,我沒寫過,改天寫XD),或者是從龐大同溫層、親友團的交集中需要喘口氣而尋找一個比較單純人際關係交集的人!

首先。需要先說一件非常無可避免的事:人多的地方,是非就是多,不管你認識或不認識的社交圈都是。沒有什麼「這裡可能比較溫暖」的說法,一旦人進入群體裡,就免不了會有各式各樣的社交互動,即使你站得很邊緣都一樣,差別只在「你想用什麼樣的姿態」在站人群裡?「你需要哪些互動」好讓自己有存在感?

Read More →

社群網站常流行一些令人瞠目結舌的話題。沒法,這是一個「沒有社群」「跟不上流行」就會失去眾人關注的時代。(到底是有多需要一直被關注?)總是得想辦法搭上話題,搭得好還能引來關注,而創造一波新銷的可能,然後流行又在一閃而過換成了另一件事,不出一週就沒有熱度了。

天生對流行都是旁觀不參與的我,看到這個「關於我可能讓你很意外的point」總是忍不住內心想吐槽:

「有人想知道你這些point嗎?」

Read More →

我想,這個分界點應該是從NFT被火熱炒起的那一瞬間(隨即又瞬間的失去了熱度。)

大半年來(從2021年底起),不論是方格子或是matters都很認真的朝發展NFT、web3.0、元宇宙的方向走這種潮得出水的東西,攪和在網路上的人誰不想摻一腳(就像九天玄女、健子操一樣):總是想不落人後的,至少知道別人在幹嘛?大量大量大量的社交互動都留下了那句:有興趣的話請加入我們的discord一起討論吧!

我想起了最初最初我到matters寫字的原因,以及後來留下看著人來人去的網路變化。

Read More →

前幾天與從前工作室認識的朋友和我的房東碰面,她們問我:「這兩年還好嗎?」(疫情的這兩年,你的收入、工作、人還好嗎?)

「還好啊!」我說。

從2019年5月搬離工作室後,我過著隱居的生活,除非有人來找,或是我固定11月北上看金馬影展和回家吃飯外,大部分時間我都是一個人。我沒有因為疫情打斷了我的工作(不出門有電腦和網路,什麼都成。)也許本來持續有銷量的商品因為大家都不出門而減少了銷售也少了收入,但關於「在家上班」跟「不出門」這件事,對我沒什麼影響,倒是解封以後至今還是不太想出門也不太想跟人聚會。

Read More →

前幾天,在Facebook上看到讚賞公民社團的這則貼文,說明「由於 LikeCoin 對美元的價格在十月份有顯著升幅,我們將調整每日派發的創作基金總量,從每日 30K LIKE 下調至 11K。」也就是每日所有人拍下的手,只有11K(11000LikeCoin,但相對美元的價值仍維持在原先30000LikeCoin)

談「錢」這事,有人不在乎寫文能得到多少收獲,有人真的想靠這維生(我),假設你是一個「期待」從這樣的機制「擼到幣」,還是得先搞清楚「機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