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覺得台灣缺乏與職業相關的圖書,可以讓小朋友從小去認識不同職業的工作細節。許多人對於「去出版社上班」「寫作」都有非常天馬行空的想像:「我好喜歡閱讀,去出版社上班可以看好多書喔~」「我很會寫作、畫畫,應該能成為一個作家或是插畫家出書吧!」殊不知「一本書的形成」有著除了喜歡閱讀、很愛寫作、很會畫畫之外,還要有更多面向的溝通討論、對創作內容的構思與察找資料⋯

《書怎麼做出來的?》是一本給六歲以上的孩童閱讀的繪本,也非常適合所有不具備出版專業但有心朝「出書」方向前進的寫作及繪圖者作為參考資料,從「靈感怎麼產生的」、「寫作過程會遇到的停滯不前」、「繪者在畫插畫時需要留意什麼細節」⋯⋯都用了非常生動的圖文說明,不只孩童可以稍稍明白「啊!書是這樣被做出來的」也許讓許多文字或繪圖創作者更加了解:「書怎麼做出來的?」

Read More →

年輕的時候看過不少看不懂的電影。《美麗佳人歐蘭朵》(Orlando)應該是在編劇課看的,《時時刻刻》(The Hours)則是跟二号女友去電影院看的?(還是喜歡過的編劇班老師?不記得,總之是跟女伴)我還記得看完《時時刻刻》的時候,感覺胸口像被什麼壓住一般,陷入了難以言述的絕望、憂鬱。

不知道它們都跟吳爾芙有關。再看《薇塔與維吉尼亞》才發現某些東西是從小就長在心裡的。比如說:對待世界的方式、看待世界的角度、對自己的認同、對性別乃至於對不同性別的不同生理特徵,都隱約在心裡有一個樣貌,全然不是因為閱讀了什麼或是觀看了什麼經典和故事才在心裡長出來的。

Read More →

幾乎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吧!那個鼓勵我在gigigaga發報台弄個帳號寫字的同事,其實同時也是與其他同事一起聯手惡搞我的人。那時我寫些看劇的文,所以有機會任職這個工作,從雜誌社的編輯做起。跟著老一輩的出版人工作,是一種非常踏實的心情。我的文字能力並不好(至今我都沒有覺得我的文字能力是好的。)但我很喜歡寫東西。我沒拿過作文比賽的什麼成績,但我的國文考試裡只要有作文的時候,作文一定是拿下總分的一半,如果以四十分計算,我應該都是三十五分上下,我擅長所有文字的申論題,只要考試裡有申論的,我一定考得比平常好。

但是我不是一個好的編輯,也不是好的企劃,在出版業裡我擁有的才能在文字也不在文字,我擁有很強大的資料處理和整合能力,也有別人沒有對「版面」有比較快的反射能力,以及非常快學會電腦軟體的功力。在那個出版界剛踏入數位時代的年代,我的學業專科肯定是在職場上用力的推了我一把。只不過我始終不是一個「寫字的人」,特別是後來挑戰文藝青年們心裡信仰的最高殿堂「誠品」,讓我吃足了苦頭,我的文案永遠都過不了老闆那一關,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我寫不出一個漂亮的主旨,不過二三十個字,我就是過不了老闆那一關。

Read More →

從去年(2020)六月決定medium不再更新後,至今期間我有更動加修改一些文字內容,導回我的部落格或是matters。很意外的,它竟在我不更新後的幾個月,累積到五十美金的收入。因為透過payoneer提款,要有五十美金才能提領出來,本來以為先前累積的幾十美金應該無望真的入到戶頭,沒想到心血來潮打開它的來看,就發現已經可以領了。

究竟「寫字能不能當飯吃」,我內心還是多存有疑問的。但我心裡的疑問從來不是「我寫這些東西到底有誰要看?」而是「我寫這些東西,看的讀者在哪裡?有哪些?」但「寫作/創作」這件事,真的跟「賣商品」不太一樣。

Read More →

十幾年前部落格還盛行的時候,幾個部落格平台搞過連續三十天不間斷「夏日部落格傳說」的活動,每個人要給自己一個大主題去寫三十天,那幾年我玩過幾次,但不如現在對生活的觀察更細微,也沒有現在能夠控制生活節奏的能力,所以總是時不時地有那種為了交差了事的貼文,草草地發了不到三百字的文章就發文。

那是個文字高手雲集的年代,也當然你若是靠著部落格在宣傳、行銷自己的作者(寫手)要能撐三十天不間斷又有內容的文章,不是什麼太難的事。那會兒還有獎金給這些參賽的部落客們!當然,我從來不會擠進其中,能寫、會寫的實在太多了!

Read More →

這是回這@Naturalman 篇文章〈勿把matters平台變成了創意的廢墟〉裡的@劉典宓的留言。我覺得這個創作和收入是可以被討論的。確實連同我在內,我們滿愛討論「創作能不能當飯吃?」或者什麼樣的創作是會被青睞的?這是身為「創作者」會思考的角度,特別是想把創作當飯吃的人,肯定得去思考這些問題。

但反過來思考,如果身為「讀者」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其中一則留言,我寫著:

我認為真正成熟的平台和創作者及讀者是長成這樣的:平台應該是什麼都可以討論;創作者不會因為平台的走向而不創作(你不用matters就不寫了嗎?)讀者也不會不去閱讀這些討論likecoin以外的好文章。寫作者積極寫,讀者積極挖掘好文,使「文字」、「內容」能朝更深更廣方向走的可能。

Read More →

這是@fide在我寫的〈關於書寫或創作需要的不是規則,而是⋯⋯〉提出的問題。我特意加上了「在matters」。

「因為會受到關注而去做一件事」是人的天性。甚或在創作的發表上,也必然地需要被鼓勵、討論、關心,或者得到共鳴。這是一件非常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會不會因此改變寫作(創作)的方向,我想是因人而異的,但絕對是免不了的事,特別是在matters的迴響,除了有關注也有收入的。那麼,就要一直從著這樣的趨勢去寫可以引起注目的內容嗎?

以這十來天在matters上的觀察來看,是滿清楚知道要以什麼樣的內容、主旨來吸引他人的目光,只要抓住風向來寫,能被按上幾個like,都不是太困難的事,但是這件事對於「致力於創作」的人來說,似乎容易背離原先創作的初衷,好像也得思考一下。

Read More →

去年此刻我在faebook開了一個新帳號,專注於書寫。一天一篇一千字長文,一天一短文生活分享。我非常專注於在生活裡尋找可以書寫的細節,讓自己大量思考並且書寫。

但我想關於「書寫」,首要的是要先分辨「記錄」和「創作」的差異:口語式的murmru呢喃,是一種「記錄」,有主題並且在文字的運用是有著舖排的才偏向「創作」。當然,文字能力比較優秀的人,可以把「記錄」變成「創作」,而這兩者沒有任何階級差異,卻在想要練習將書寫變成規律的習慣時,成為能不能持續下去的理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