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發生在台灣的真實社會案件,十七歲的少年在一場聚會裡的衝突中,被十五歲的少年刺死。被殺害少年的母親曾經想替兒子報仇,一心想與兇手同歸於盡。這個故事由陳耀圻改寫成為《路跑酷馬》,再被導演王小棣拍攝成電影《酷馬》。

《酷馬》被改編成電影劇本及電影小說後,仍舊維持著真事實案件的架構,殺人的和被殺的,和傷心欲絕的母親,以及失去兒子後的歇斯底里。也加入了許多導演王小棣向來關心的兒童、青少年,和許多不被正面關注的社會議題,更用「馬拉松」這項運動,來表現生命的旅程。
Read More →

從《地下鄉愁藍調》、《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一直到這本《昨日書》馬世芳的文字著實有種瀏覽歲月的感覺,在音樂上的,或是有些時日的篇章,都記憶時間的歷程,那是在他生命裡與他前後世代的交疊,以及更多更多潛藏在閱讀時,每個人腦海中泛出的畫面。 Read More →

開始說起《贖罪》這本書之前,一定會有人問:「這書跟《告白》哪本好看?」我大概也說過類似的比較話語:「這是另一場告白。」心裡不禁有另一種期待,期待湊佳苗的下一本書,不會再是以這樣的形式而成,否則真的會有點膩。

若說類似《贖罪》這樣長時間的劇情發展,漫畫有《二十世紀少年》、日劇有《M的悲劇》,還有諸多這樣以過去、現在及未來串成因果關係的故事情節。 Read More →

「說」電影是怎麼回事?在這個小鎮上有一個女孩是個「說」電影的高手。在那個電視尚未到來之前的年代,看電影仍是主要的娛樂之一,女孩被派去電影院將看過的電影,用生動的肢體、語調在家裡的客廳再次演出。

女孩「說」電影,但在她的生命,有著與電影般的精采片段。父親在工作意外後無法行走,母親選擇離家,只留下中的孩子與父親一起生活,爾後發生的那些事情,比女孩口中的電影,更加精采。
Read More →

七年級的孩子,出生在一個剛以網路為「溝通」的世代,透過快速的網路往返、精簡的文字、表情符號來書寫一個故事、一個事件,或者以網路的語言,書寫一連串網路交集而成的世界。

我們通常以為,那樣的文字沒有深度,那樣書寫出來的生命沒有厚度,但在《花甲男孩》裡,不太艱深字句裡,淺白易讀的文字,卻可以將文字的深度和生命的厚度精采的表現。

出生在一九八七年的楊富閔,在《花甲男孩》中,不可避免的加入許多網路元素,搭配著其他3C產品,會讓人誤以為又是那些網路上的小情小愛,或是只是一個網路宅男的呢喃。但楊富閔除了加入一些網路世代的3C產物外,在他的小說裡,更是充滿與土地、家鄉、人情的對話。 Read More →

我承認自己偷偷地哭了,雖然我不確定自己為什麼哭──我想是為了他,為了他的那些事,為了些無法重新喚回的時間。而在那一刻裡,《絕命大煞星》裡的那句話,忽然不斷重複地在我的腦海中響起:「你真酷、你真酷。」

──《父子影痴俱樂部》 David Gilmour

大概沒有一個男人拿起這本書,是為了想要看看這個故事裡,會給他一點什麼跟孩子相處的靈感,或是像那些親子專欄給他一些對待青少年應該有的態度,多少都是為了「影痴」這兩個字買下這本《父子影痴俱樂部》或者是嚮往書封底寫的那段「他卻只對兒子說:『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只要每週陪我看三部電影。』」這段字而買下的。 Read More →

隨著時代的變遷、新科技不斷的出現,讓一些老事物悄悄的被遺忘在歲月裡,許多舊有的生活方式,也隨著這樣的變化,有了不同的形態。在這樣的過程裡,有些東西來不及跟上改變,便容易會被汰換,就像「房子」常會有改裝不易、改建困難東西,也就容易以最快的催毀方式,來打造新的建築。
Read More →

貓。果然如是@善理書坊-1

如果一本旅行書充滿隨手用黑色線條畫出的地圖、食物、風景,會是什麼樣子?你會不會如同看那些照片編排而成的旅行書籍那樣,起了動身出遊的念頭?跟著那些線條的指引,到達那個作者筆下的地方?那可能是一間書店,可能是一份早餐,也可能是毫無安排的出發。 Read More →

img_8824

照片讓人驚奇的地方,並不是通常人們所認為的「時間定格」,恰恰相反,每張照片都重新證明時間的綿延連續不可停留。

──溫德斯 Wim Wenders

認識溫德斯的作品,多數人是從電影開始。特別是從色彩多樣的古巴、《樂士浮生錄 Buena Vista Social Club》開始認識溫德斯。我也不例外。因為那樣美妙的樂章,對溫德斯的影像,也有了最深切的記憶。
Read More →

ishot-1

這是一本偶然買下的書,也是意外好看的一本推理小說。就在一個不成眠的夜晚裡,伴著早先知道的結果,一路抽絲剝繭的回溯案情,直到最後,即使知道來龍去脈,卻沒有一種暗情揭露的明朗,反而是一寸又一寸的陷入那些人性的膠著中!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