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追了八年的女孩,在「沈佳儀,我好像沒有辦法繼續追你了,我的心裡非常難受,非常難受。」畫下了句點。

看到這段話的時候,凌晨兩點多,我差點沒把淚噴出來。是夜深人靜,總是不小心添了一些白天見不到的情緒。

九把刀寫的字不差,就是有一點點故事裡的柯景騰那樣,過分自信的討人厭。

最早先我是在旗津等渡輪聽見大學生們在討論九把刀的作品,所以我好奇的買了《樓下的房客》,在看這本《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兩天裡,我還看了電影《殺手歐陽盆栽》。九把刀的作品能賣,絕對不是隨便寫寫,他是個會講故事的人,即使像《樓下的房客》那樣自言自語式的,也還算是完整。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描述年代,應該是跟我走過的一樣,跟電影《九降風》也離得很近。很真實的一段故事,大概就是重述著那個年代的那個年紀的故事,很白爛、很好笑、很單純,很無所事事的天真無邪。

九把刀的字很有畫面,從橋上飛奔的追著李小華,到買熱狗給大白狗吃,到開啟BBS輸入柯景騰幫沈佳儀申請的帳號,試出新密碼那一刻,都可以從他的字裡想像出那些畫面和表情,傻傻的、甜甜的,好像這世界上就只需要那些事一樣。

戀愛故事最精采的,終究都不是兩個人怎麼膩在一起,或是最後兩人牽著手步上紅毯的那刻,那些從頭開始的發展,小心翼翼想讓自己在另一個人面前發光發熱的心情,最為精采,也最折磨人。加上校園人生,在十二到十八歲間,占去最精華的生活,回憶起來,總是可以說上三天三夜。

追了八年的女孩,在人生裡最沒有煩惱的年紀裡(讀書以外),細數起來的那些,是永遠無法被其他人生階段給取代的了。

看完書的時候,我和O聊起我的十七、八歲,濃濃的想當年,而當年不在身邊,也再也回不去了。

「沈佳儀,我好像沒有辦法繼續追你了,我的心裡非常難受,非常難受。」這是宣告了自己的退出,把這樣一個女孩和那些年,放入回憶的箱子裡,在藏寶圖上畫上一個記號,牢牢的放在心裡,等到有一天按圖索驥的找出它,已不知是在何時。

那些年,我們可能一起追一個男孩或女孩,可能是一個人傻傻的痴戀。總是會有那麼一天,我們決定了一些選擇,心裡有一些逞強和倔強,痛痛的。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春天出版社/2011.07.21/ISBN:9789867135575

P.S
就是今天《翻滾吧!阿信》
高雄很熱。
想要去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口碑場。

換日線的話:《殺手歐陽盆栽》也滿好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