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看完《贖罪》,我就很期待《夜行觀覽車》的出現。連續看以自白寫成的故事,並不是那麼愉快。這裡頭是轉換了很多個人的方向,面向故事,轉來轉去腦子會累,那種自我內在的糾結、猜疑,也讓人不太舒服。

《夜行觀覽車》一改過去在《告白》或《贖罪》裡的第一人稱自白的方式來說故事。沒有《告白》那樣一個一個引爆點,也沒有《贖罪》那般漫長時間累積,《夜行觀覽車》的故事超級平凡,沒有過多的轉折,好像失了湊佳苗那種緊湊、扣人心弦味道。

但如果你真的認真看完《告白》再看《贖罪》,會對於那種自白式的書寫感覺很膩,特別是你如果在這兩本再接《少女》來看,大概會完全不想碰湊佳苗的東西。

「自白」這種方式敘事,添加了許多人在現狀的情緒、記憶中的模糊地帶,要能完整說一個事件不容易,要把自己完全加入更難,而讀者就要在其中一直變換位置去思考那些大量的自白。作為自白的故事,《告白》是精采的,《贖罪》有點相仿,《少女》就顯得凌亂了。

《夜行觀覽車》跳脫了自白的部分,少了主角內心自剖,讀來輕鬆許多。但是整部小說的故事太過簡單,少了戲劇或推理的張力,這部作品好像又弱掉了?

其實不然。

雖然跳脫「釐清兇手」的主軸,回到事發前後的每個主角的狀態,看起來很平淡,卻大量的潛藏「壓抑」的心情。這是《夜行觀覽車》和湊佳苗其他作品的不同,不透過大量的獨白和自我描述,讓整個故事不那麼坦白的浮在抬面,必須要潛入很深的底層才能看見。人性的樣子模模糊糊,也就延伸了更多的想像。

整部小說,最精采的是篇幅最少的,但第一人稱敘述的小島太太。湊佳苗來這一個角色,四個篇章,徹底發揮她寫「自白」的功力。如果沒有其他章節的出現,小島太太的篇章,會不會成為一個母親無依的呢喃被當作一種玩笑?漸而突顯了人際關係的疏遠,以及親子之間的距離呢?

故事最後並沒有完整交代後續,會不會是湊佳苗的一種伏筆,或者是她嘲諷現代人「健忘」的本能。只要時間一久就不會被記得,日子也就能平順下去?彩花真的會忘記媽媽對她做的事嗎?而象徵高高在上的「雲雀之丘」,就真的因此不再那麼高高在上嗎?山上跟上下的世界,就真的平起平坐了?

《夜行觀覽車》可能沒有湊佳苗過去的作品那樣抽絲剝繭。跳脫一個寫作方式,不將情緒說滿,發展另一種值得深探的情節。

如果說《告白》可以成為一部好電影,我倒希望《夜行觀覽車》可以成為一部好日劇。小島太太那個獨白絕對是個非常吃重的角色。

至於《少女》這書啊!跳躍又混亂,結果大逆轉。還是期待下一本書湊佳苗的中譯書吧!

作者:湊佳苗/譯者:丁世佳
2011.05 時報出版
ISBN:9789571353654

P.S
高雄雨不停

換日線的話:湊佳苗太愛寫巧合了!巧合都不巧合了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