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開始做起布書籤?我也不記得了。最初應該是想做些什麼在聖誕節交換禮物用的。還記得一開始做了幾組,沒想到在市集一下就賣光,加上我常常看很多人讀書時弄個小紙片當書籤(我都用書腰),我想很多人一定需要這種小東西吧?而且它非常適合當小禮物送人,於是畫著畫著就畫了幾十個圖製成絹版,絹印在織帶上,再自己用縫紉機車成布書籤。(像這種小玩意兒都是我全手工,不需要媽媽那種大裁縫師幫我。)

做布書籤的本布色的織帶找了好久才想出用這個最方便,加上厚實的裡襯(它原來是用來做西裝褲頭的裡襯)絹印上圖樣後,再加上彩色的人字帶,就可以做成一個一個漂亮細緻的布書籤了。

Read More →

我的接案人生發展到後來,其中有一項是我非常喜愛的事:教手作。(這就寫在接案人生裡了。)我是一個很難「待在人群裡」的人,人一多我會不知道要跟誰說話,以及我很怕吵跟鼓譟的環境,並且無法上台演講(所接收的眼光太多,會感到焦慮和疲憊。)但有幾件是是我喜愛的,其中一項是「教手作」,因為這件事大部分的人不會把眼光放到你身上,你也不需要看著人的睛說話,對我來說輕鬆多了。

早療中心的朋友也是奇妙的緣分,從客人變成網友後成為會有這種方式合作的朋友。早幾個月前J先跟我敲了中秋節前有一個活動,想讓我去帶大家玩絹印。「玩絹印」這件事有幾個細節要討論:印在哪裡?印什麼圖?時間、人數?跟J敲好時間後,我讓她去找了適合絹印大小的布袋子,以及提供我要製成版的圖樣,接著就由我曬成絹版在活動當天準備好器材、顏料就能和大人小孩們一起玩這個非常有趣的手作。

Read More →

2019.1.23寫於Facebook

讀胡波《遠處的拉莫》裡那篇〈黯淡〉讓我想起我自己手作這事。我天生就喜歡動手作東西,應該是在娘胎裡看著母親車縫、熨燙那些她賴以為生的成衣,以及父親敲敲打打他那些鐵製的或是像刻章、焊接的任何玩意,所以我有莫名只在「手作」上有著其他沒有的專注,和那不用太花力氣就可以理解的悟力。

我第一個讓我賺錢的「手作」商品,不是那些顏色美麗的書袋、手提包、側背包,這部分的手工皆屬於母親的車工,倒是與我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在我剛學會「絹版印刷」時,完全不加思索的接下時報出版在二○一二年底發行《村上收音機》套書時附贈的絹印束口袋。當時出版社跟我提出的量,直至今日應該都是我再無法接下的數量。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