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接案人生發展到後來,其中有一項是我非常喜愛的事:教手作。(這就寫在接案人生裡了。)我是一個很難「待在人群裡」的人,人一多我會不知道要跟誰說話,以及我很怕吵跟鼓譟的環境,並且無法上台演講(所接收的眼光太多,會感到焦慮和疲憊。)但有幾件是是我喜愛的,其中一項是「教手作」,因為這件事大部分的人不會把眼光放到你身上,你也不需要看著人的睛說話,對我來說輕鬆多了。

早療中心的朋友也是奇妙的緣分,從客人變成網友後成為會有這種方式合作的朋友。早幾個月前J先跟我敲了中秋節前有一個活動,想讓我去帶大家玩絹印。「玩絹印」這件事有幾個細節要討論:印在哪裡?印什麼圖?時間、人數?跟J敲好時間後,我讓她去找了適合絹印大小的布袋子,以及提供我要製成版的圖樣,接著就由我曬成絹版在活動當天準備好器材、顏料就能和大人小孩們一起玩這個非常有趣的手作。

絹印有幾個步驟要說明,所以在活動開始前我會先做示範,讓大家知道顏料要擠多少?掌握刮板的方向、角度和力道要用多少?印完後第一件事是立刻用濕抺布把絹版擦乾淨,因為不擦乾淨絹版會被壓克力顏料塞住(不想用水性油墨,就選壓克力顏料,前者要長一點的時間才會附著,後者是會馬上乾就洗不掉!)再來才是看哪裡不美了再補救。

「手作」這是一件能夠觀看內心的事情。每次帶手作活動,我都比較能夠放鬆去感受所有人在手作的過程中,慢下來思考自己:這圖要怎麼印?要用什麼顏色呢?印壞了怎麼辦?唉呀怎麼都做不好呢?

人在做手作的當下,會回到比較孩子式的思考:比較少害怕、比較多好奇;比較敢實驗、比較不擔心做錯;比較願意想像、比較不會直接的斷下結論。

更有意思的是,這次可能因為大人們都玩得太開心也太放鬆思考了。居然沒有任何一個大人問我:「老師,是這樣嗎?」「老師,這樣對不對?」「老師,這樣可不可以?」……每一次在帶絹印聽到這幾個問題都會不禁大笑,想著我們的教育或社會為什麼給我們那麼多這樣的提問?

絹印沒有什麼太需要思考的步驟、技巧或是規則。絹印跟其他的手作不太一樣的地方就在於所有的技巧和力道的掌控,全部都需要「時間累積」,不會第一次就印得漂亮,印了一千次一樣會出錯。那麼就得在其中理解「出錯是正常的」「自己不是完美的」這些事,有時候就會輕輕地鬆開了自己!

這場活動大人們玩得不亦樂乎。早療中心的孩子也被帶著一起加入,大人和孩子們都一起耐下性子,慢慢地完成它們手中的作品。最後成品到底有沒有很完美?圖案是不是很漂亮?都不是太重要的事。重要的是在一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大人和小孩都能在這樣的活動裡親自感受到雙手的溫度,這大概是手作最美好的事!

我教絹印,但不常有人找。也許這是接案人生的糊口項目之一,但最重要的是,我也在這之中得到了「一起來嘛!一起玩。」和人參與在一起的開心。也只有在帶這種活動的時候,我才比較能在人群裡說話。我超怕所有人盯著我看的啊哈哈哈。重點是我幾乎可以不正視別人的臉或眼睛,正視別人對我實在是極大的考驗啊!

圖:
我印的示範品
印得很美的中秋兔子還混色呢
大人帶著孩子印
大人忙得不亦樂乎

P.S
本來有工作室可以開課,現在沒有了。但想玩的或想試的,大高雄地區(或交通方便的南台灣地方)都可以來問我:sunlinedesign.tw@gmail.c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