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旅行時,覺得最可惜的是不會日文,無法跟路人偶爾的閒聊。有幾次遇過幾個中文還行的民宿主人就能問一些當地的祕密景點或是時間的安排上能得到當地人的訊息,就方便不少。其中幾次遇過一個天津移民到東京的中國人,以及很早就到日本深耕的香港人,剩下的就是英文跟我一樣破爛但偶爾還是能簡單對話的日本人。

去了日本幾回,依賴著漢字只要寫得出來,不用開口簡單的對話還是行,加上從小看日劇,有些單詞還是能聽會說,倒是每回想要背好五十音就是怎麼也背不起來。

Read More →

◯◯年離開高雄的時候,我是一個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未來在哪裡的青年。我不是個出色但總是特立獨行的孩子。小聰明特別多,上課睡覺、放學不專心讀書,決定二專畢業後如果能考上下個階段的學校我就繼續升學,如果沒有考上,那就開始讓自己經濟獨立吧!

但應該是我對資訊管理或資訊工程滿滿我看不懂的英文字沒有對於圖像、文字、設計、版面來得有興趣,每回我都從寫程式的小組裡逃跑,直到過完了畢業後的那個暑假,我才真正的拿到我的畢業證書。那年我嘗試考資訊相關的轉學考,在「其實沒有那麼喜歡這門科目」的狀態裡,全都榜上無名,可我又幸運的在畢業當年九月,得到一份錢不錯、不知道要做什麼事、離家超級近的工作。

Read More →

繼去年與有河書店一起合作書袋後,又到了有河書店重啟滿週年的時候。某日在印一件客訂衣服拍照放上網時,686留言說很可愛,我問他:「你想賣嗎?」於是就催生了這個「閱讀之貓匿在有河」的布袋子。

這貓也畫得很久了,有賣衣服但很少人看到XDDDDD,不過布書籤倒是賣得挺好,應該來重啟開賣其他東西才對。

Read More →

關於「創作」,對我來說除了文字以外,還有攝影、繪圖,以及手作。時代已經進入了一個「好像所有的事都能在數位化展現」的階段,所有關於實體與數位的爭議也經常性地被拿出來討論,究竟「數位」能不能取代「實體」?或者人類未來是不是就真的活在元宇宙,像《一級玩家》裡的世界,不出門就穿戴裝置可以在虛擬世界裡完成生活中的一切?

我始終認為「電子書」不是「取代」紙本書而存在,它只是會在世界朝著多元發展的未來,成為另一種「閱讀」的選項。就像「賣」電子書這件事,可以嘗試不同的模式,可以搭配課程活動,可以走出網路回到現實,可以虛實的結合,不一定「只能」留在網路上(反之,紙本書的世界,也應該走進網路與不同世界的人互動交流)。

Read More →

這不是一本旅遊指南,而是一本韓國散記,記錄那場疫情前,意外開展對韓國的喜愛,在沒有行程的安排中感受處處是風景的驚喜!

那個異國他地的不熟悉,在疫情的數年裡只能以文字或照片回味,期盼那日能重遊未曾到訪過的韓國其他城市!

老部落客自產自銷自製電子書,讓遊記更完整的以出版形式展現。以單頁形式設計,讓單頁或雙頁閱讀完整照片。搭配百餘張照片,呈現首爾多變的樣貌。

隨書附贈線。作賣場88折折扣碼!

Read More →

我的商品在台南政大書城政大書城高雄夢時代店的銷售都還不錯(如果不要遇到疫情的話XDDD),這回又與政大書城合作,推出了新的活動:設計口罩!(而且要有「阿線」的元素。)

剛好四月時畫了一隻貓弟生日快樂版,就拿來祝賀台南政大書城的九週年慶吧!

跟不同的合作單位共同製作商品,是件很有趣的事,有時是以我原有的商品去改造,有時是用市面上的商品去加以設計,有時又是跟合作的朋友一起思考「做什麼好?」「怎麼做好?」但多半都是會交由我先自由發揮,最後再去做調整。

Read More →

這不是教學文。

決定登記公司那天,我就順手把圖書出版放進了營業項目。心裡還是擺放著「哪日要出版一本書應該會派得上用場。」

許多出版的「個人」循網路上的方式自行上架電子書,需要研究不同平台的規則、需求,還有一堆瑣瑣碎碎的雜事需要花時間;要研究這些事也不是不行,都能把圖文設計排版到搞定EPUB3這些內容,那些依步驟上架的流程應該不難才對,但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不太想研究這些細瑣的事項,除了沒時間外,總覺得「時代應該要進步到讓個人出版,可以一鍵發送上架、發行、出版」,在不久的將來應該就要是這樣的!

前年透過出版社的朋友牽線接了「經銷商」的設計案,有一搭沒一搭問了一些「出版」的事。我的野心並不大,懶得跟人溝通也沒有什麼長才能夠成為一個出版社的發行人、總編輯、主編⋯⋯(某一種程度上不願意成為一個leader、老闆、主管、主事者)但對「出版/出書」還是有一點想像,特別是有時候看到還不錯的內容,或是有人找來問能不能幫忙發行、做書這事,都還是有躊躇一下到底要不要「撩下去」真的去做書、做別人的書。

Read More →

我想我還是一個比較實驗性的創作者。關於「出書」這件事,究竟需不需要走「體制內」的路?也就是「等出版社看中你,幫你出書」?做書這麼多年,看過無數有文采或有吸引力的作者,也看著出版社的行銷操作,深知自己不太可能是會被出版社買下的作者,但寫字這麼多年了,放在網路上等著茫茫網民青睞,對我來說也不在行,唯一能做的是:既然對「做書」這件事是我的吃飯工具,幫自己搞點書也不是什麼難事。(出書真的不難,要能叫好又叫座,才是真的強者。)有錢搞印刷出版,沒錢搞電子書吧!

關於這本《出發。首爾》出版電子書的細節,等正式上架後再來聊。既然都要玩了,能想到什麼可以玩的,就都拿出來試試吧!而其中一項是:在書中放廣告!

Read More →

貓弟過世之後,我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想畫牠。一直都想畫一組貓弟的貼圖,卻好難畫出「比較開心」的貼圖。朋友說:「欸,你這個生日快樂的貓弟笑了耶!」坐在電腦前修圖的我看了一眼,牠不只會笑了,臉還變得更圓了,哈哈哈哈!

畫畫來做成商品,真的是從這隻我從水溝撈起的貓開始的。那時經過了許許多多的社會運動,從反核、空污到同婚,從拆大埔到太陽花,從台灣意識到我內心沒有長大的孩子,都因為畫了一隻母親說「怎麼都站著」的貓開始。

Read More →

畫虎年春聯時,其實用iPad畫了幾個版本的虎,最後才挑定了後來那隻臉比較圓,鬍子外露的那隻。

畫畫、做設計,到寫字,凡創作都有一件事很重要:真的無法繼續的時候,先去做別的事再回來,有時候會發現離開一下再回來就又能繼續了。

早在還沒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就收到政大書城的邀約,想請我畫一張過年的錢母卡,隨我發揮,就是過年要用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