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弟過世之後,我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想畫牠。一直都想畫一組貓弟的貼圖,卻好難畫出「比較開心」的貼圖。朋友說:「欸,你這個生日快樂的貓弟笑了耶!」坐在電腦前修圖的我看了一眼,牠不只會笑了,臉還變得更圓了,哈哈哈哈!

畫畫來做成商品,真的是從這隻我從水溝撈起的貓開始的。那時經過了許許多多的社會運動,從反核、空污到同婚,從拆大埔到太陽花,從台灣意識到我內心沒有長大的孩子,都因為畫了一隻母親說「怎麼都站著」的貓開始。

Read More →

畫虎年春聯時,其實用iPad畫了幾個版本的虎,最後才挑定了後來那隻臉比較圓,鬍子外露的那隻。

畫畫、做設計,到寫字,凡創作都有一件事很重要:真的無法繼續的時候,先去做別的事再回來,有時候會發現離開一下再回來就又能繼續了。

早在還沒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就收到政大書城的邀約,想請我畫一張過年的錢母卡,隨我發揮,就是過年要用的。

Read More →

說也有趣,開始做候選人的社群圖片後,發現自己從前做書的設計做太多,而且擅長做文史哲比較不活潑、簡潔的版面,被局限在一個範圍裡。發案給我的朋友都怕我做選舉的案子會很不習慣,我倒覺得還好,那反而讓我在版面上有比較多不同的想法。

開始做春聯來賣後,到了農曆年前,我都會釋出一些圖給大家拜年用,但心裡總是想要畫些「不要再用圖檔」傳的貼圖,但用春聯直接變貼圖好像又太沒誠意;可我明明就忙得半死,就又開始想這事,想著想著反正春聯本來就有圖,把那老虎換些動作好了。

Read More →

我不過聖誕節,做聖誕節的商品就是恰巧而已;我也不跨年(年輕時會去看晚會,但人實在太多了,年紀大了討厭擠。)一年之中我一定會過的節日是農曆年,但也不一定跟親友一起,跟家人也天天都在一起,也就沒有什麼「過節」的儀式。

現在農曆年的味道也淡了,但南部還是比北部多一些,還擺攤的時候出門擺攤看人(給人看)但大部分時候,過年的市集,賣過年商品是不好賣的,還是得趕在小年夜前把東西賣掉。記得剛開始賣紅包袋時,還有個台商除夕那天中午才回到台灣,讓我把紅包袋拿到北高雄面交給他。

慢慢在過年前就有些人會開始問:「今年春聯出來沒?」

Read More →

LikeCoin商品創作根據依照 Creative Commons CC-BY-SA 4.0 條款授權。我也會將所有的商品寄一份至官方(印刷物則會多寄些,以便推廣時可以發送)

邀請你一起加入讚賞公民:https://liker.land/civic

以及訂閱我(Sunline)https://liker.land/sunline58311/civic

Read More →

進入九月以後,創意市集就正式展開了銷售的旺季。在還能去他國旅行的無疫情時代,創意市集分成了幾種不同的形態:給觀光客買的、給文青的、給只是路過走進來看看的。

進入了疫情時代,以及多年沒有出門拋頭露面去擺攤,加上也很少出門逛市集,就比較難分析出各種不同的市集的差異,但九月到跨年是創意市集的旺季,應該從未改變。(對世界各地的產品銷售,Q4肯定是最好賣東西的一季!)

早期進創意市集常是主辦人跟主辦人的串接,在Facebook搞個社團,提供不少創意市集擺攤的機會。後來創意市集慢慢飽和,出現了更新的形態:餐車。

原本「賣吃的」只要不太難吃、不太貴,在市集裡一定常常是在時間還沒結束就可以完售,羨煞了所有手作的攤主(多麼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完售啊!)

Read More →

其實做月曆一直都不是為了要賣錢,是因為媽媽每年都在我身後追著我問:「你有沒有月曆,現在都沒有人要送了。」第一年我隨便搞了一本給她(排版嘛,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晚上的事。)那年照片就隨便找,不要讓媽媽覺得我敷衍就好。

接著每年都要給母親大人奉上月曆,不如就來賣吧!XD。但賣的總是要多花點時間搞。2020年我畫了動物,2021年我畫了人頭。坦白說2021年真的還滿敷衍的,但也滿奇怪的,就是也有打中客群吧!賣掉了「幾本」(對,大概就個位數。但還是很開心。也弄了幾本送合作單位的衣食父母)

Read More →

前情題要:〈以Likecoin交易,小小的創意市集,把你的圖交給阿線做成油畫布零錢包吧!〉

「我好像從來沒有把我賺錢的能力當成工作!」我在likersocial這麼說。大部分我都是因為「喜歡一件事」所以把它們賣出去,而不是為了要賺錢而去做那件事。所以即便我非常的忙碌,我還是非常喜歡填滿我生活每一件「看起來是在賺錢工作」的事。

我知道在短期間要其他人想像自己的圖變成一個「可以賣錢」或「做自己爽」的商品,是不太容易得到迴響的。主要不是「沒有人想參與」而是「沒有一個比較容易的想像」能帶動參與度,所以我並不心急「沒有人要玩」這事,就等時間到來有人想玩就一起玩!

Read More →

有時候我會笑說,我是偽寶瓶駐高雄的外派員工。(當然是自以為的那種)那日我的偽同事hsin傳訊問我去年寄到公司給她的那口罩夾哪做的?我就是個充滿古靈精怪想法的人,後來覺得我這動不動變出小東西、小商品的習慣,像極了扮演我大玩偶的我爸。我的生活還真是充滿樂子,老是強迫我的朋友們收下我在生活裡變出的玩意兒,像爸爸為了吸引我注意動不動變出東西給我玩一樣!

hsin說寶瓶要二十歲了,想要做點贈品!我說:「做贈品問我就對了!」我倒沒有想過後來「是我接下來做」,倒是講到「做商品」我那跳躍躁動的性格像壞掉的鍵盤一直回傳訊給hsin,這時候我都會覺得自己超級過動的!

Read More →

前情題要: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友人C發現我每次寫落落長(很長的意思)的文章最後一句都結論得很好(或最後一段)於是開始有朋友喜歡直接拉到文章去看結論,於是慢慢變成我常有那種很犀利的重點句,或是常常一針見血!然後又多了「金句王」的封號!(這個王可不好當,遇到不對的人還會老是覺得你愛說教!我很懶得管別人的人生!)

前幾天跟Z聊天時說起一些網上的狗屁倒灶多令人心煩,尤其是動不動有人來干涉你「根本不關他們的事」的行為。不要對號入座,這種事不管網路跟現實生活都有!

網上的事反正不看也就算了,但現實生活上要是誰在你旁邊叨唸:頭髮怎麼不剪一下不整理、衣服為什麼不好好穿、怎麼不運動、為什麼吃這麼胖、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邋遢、怎麼不早一點睡覺、怎麼不跟人友好、為什麼不跟人擁抱握手、看到大人為什麼不叫⋯⋯無止盡的轟炸,有時候真教人覺得:「那你幹嘛不去跟機器人一起生活,還可以直接用設定設出你想要的狀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