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開始做起布書籤?我也不記得了。最初應該是想做些什麼在聖誕節交換禮物用的。還記得一開始做了幾組,沒想到在市集一下就賣光,加上我常常看很多人讀書時弄個小紙片當書籤(我都用書腰),我想很多人一定需要這種小東西吧?而且它非常適合當小禮物送人,於是畫著畫著就畫了幾十個圖製成絹版,絹印在織帶上,再自己用縫紉機車成布書籤。(像這種小玩意兒都是我全手工,不需要媽媽那種大裁縫師幫我。)

做布書籤的本布色的織帶找了好久才想出用這個最方便,加上厚實的裡襯(它原來是用來做西裝褲頭的裡襯)絹印上圖樣後,再加上彩色的人字帶,就可以做成一個一個漂亮細緻的布書籤了。

Read More →

偶爾也要工商一下。

買了mooInk S就應該替它做個包來裝。我本身喜歡裸機,但出門還是會想要把它裝起來,免得被我包裡的餐具、筆、鑰匙戳壞。

這個包「沒有保護作用」。是我從製作樣板到親手車縫的(直線對我來說沒問題。)

Read More →

「將創作商品化」應該是我接案人生中最意外開發出來的收入來源,而且非常沒有意外的,從小就喜歡買小文具、小設計商品的我,也非常喜歡「商品開發」這個工作。它結合了設計、繪畫、布製品,以及我也許夢想過「穿著自己畫畫的衣服」這件事,完全在我商人的角色裡實現了。

關於「商品開發」將會是《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這個系列後面的篇章。原來我以為「只是我的副業」的事,現在也分不清楚:設計書這件接案的事和後來做好玩的商品,哪個才是我主業。但不用質疑的是,我熱愛這兩件事!

要不要訂一下《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以後我會變商品送給訂戶喲!

Read More →

不知道現在做會不會晚了些。因為著迷clubhouse和清掃,本來沒有做的,剛好也打掃完了就還是做了八張圖。

下載點:http://bit.ly/2021sunlinenewyear

打開後點單一圖片下載可用line或即時通訊傳,版權所有翻冒必究!元宵後徹除。若真有興趣喜歡我的圖,往後合作可談,請來信:

書籍平面插畫設計:sunline.liu@gmail.com
商品合作:sunlinedesign.tw@gmail.com

在台灣手作的工作者常會遇到一種困境:找不到合作的廠商或找不到自己手工上需要的原料與工具,常常免不了從網路上買,任何你想得到的網拍,只要能買到自己手作起來順手的,又能長期配合的,以及能與自己製作、生產的步調結合的,就算上山下海也要找到自己所想要的材料、工具。

*這一點大抵跟出版與設計的磨合差不多,每個人其實都在找最好工作的那個人,而不是最優秀的。

台灣許多零件材料大部分都仰賴進口,除非中間有店家大量進口再少量出貨給小型的手作工作者外,很難能找到還願意少量零售的店家,而這些店家多半也沒有網路店面,很可能是要有人在網路上分享或是旁人的介紹,再不就是恰好哪一本專門提到材料店的書本寫過這樣的店家,依著書上的地址沿路找去。

Read More →

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每年過農曆年前就會有人來問:「今年有沒有春聯可以買?」「今年的紅包袋咧?」……這的確是我當上班族、開始接案幾乎沒有想過的事。從2013年癸巳蛇年就開始做起布製紅包袋(然後一堆人跟著我做,笑,但我依然堅持手工絹印)再幾年我就做滿生肖一輪,也有人想要蒐集一整套,就默默養起喜歡我過年小商品的客人們(粉絲們。我愛你們。笑)

接案人生、開發商品,真是我人生中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結果,我常覺得我最應該去做商品開發才對(這接案人生的系列後來再寫好了。)不只應該做商品開發,我也特別喜歡做展場設計和策展,不過,只要要跟太多人合作的規劃都會讓我累,我還是比較擅長單槍匹馬的直搗消費市場!

Read More →

我的接案人生發展到後來,其中有一項是我非常喜愛的事:教手作。(這就寫在接案人生裡了。)我是一個很難「待在人群裡」的人,人一多我會不知道要跟誰說話,以及我很怕吵跟鼓譟的環境,並且無法上台演講(所接收的眼光太多,會感到焦慮和疲憊。)但有幾件是是我喜愛的,其中一項是「教手作」,因為這件事大部分的人不會把眼光放到你身上,你也不需要看著人的睛說話,對我來說輕鬆多了。

早療中心的朋友也是奇妙的緣分,從客人變成網友後成為會有這種方式合作的朋友。早幾個月前J先跟我敲了中秋節前有一個活動,想讓我去帶大家玩絹印。「玩絹印」這件事有幾個細節要討論:印在哪裡?印什麼圖?時間、人數?跟J敲好時間後,我讓她去找了適合絹印大小的布袋子,以及提供我要製成版的圖樣,接著就由我曬成絹版在活動當天準備好器材、顏料就能和大人小孩們一起玩這個非常有趣的手作。

Read More →

緣分很奇妙。為了不要讓自己在社交中焦慮,我把大部分合作單位全都從Facebook刪除,然後改用email聯繫,而不用Messenger閒聊。這是非常有趣的實驗: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以為我們好像都很關心Facebook上發生什麼事,或朋友今天幹了什麼,然後花了大半的時間在滑Facebook看了一堆廣告……一旦拿掉那個交友關係,事實上只有「真的有事」才會聯絡朋友,而不會盯著彼此的生活。

L應該是我這實驗裡唯一一個可以用email跟我閒聊的人。有時寫得長一點,有時就回一兩行,她看到信時回我,我看到信時回她,完全不及時,一忙起來或不知道要回什麼就擱著等下次想對話再寫。

Read More →

畫這些不規則的色塊是在去年某一個晚上,我正在錄一段音給一個朋友。說也有趣,大部分的網友沒有見過我,連我的聲音也難得聽見,大部分讀我文字的人,就字面上的解讀,很容易幫我畫一個框框:直接的、愛抱怨的、很憤怒的、帶刺的、充滿攻擊的、好管閒事的、嚴肅且嚴厲的、煩人的、囉嗦的、叨絮的……,或者是溫暖的、感性的、充滿溫暖的、正向思考的,但多半都是負面觀看的比較多。

若是講起工作,常常讓人覺得「冷」(其實是簡潔),以致於我常常在工作上的回答要經常性地加上任一種比較輕鬆的表情符號。

一直到2016年我在日本玩的時候發現在日本用Facebook竟然可以用直播,才讓一些網友能夠透過文字以外的方式認識我,才不會因為只解讀我的文字,用任何負面的感觀來回應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