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facebook

整個過年我都窩在家裡或工作室,連騎單車都懶。朋友突然說要南下,我說要不來找我吃夜市。朋友回我:「是瑞豐還是六合!」我說:「是誰要你去觀光夜市的。」如果你來高雄,有在地的高雄人陪你,拜託不要向宇宙下訂單,說要去瑞豐或六合,那實在太剝零了。

北漂七年最不習慣的就是夜市天天都有,天天都能吃。離開台北就是要去吃那種流動的夜市啊!那才是南部孩子的生活,是一種生活中的期待,還有人形容這是「要過紅綠燈的夜市」。以我最熟悉的夜市是在C1籬仔內站和還沒完成的前鎮機廠站的瑞北夜市,三、六才有。(天殺的一點都不想寫這些,超怕這裡變得太觀光。)

Read More →

2011 In Thailand DAY 01-11

二○一一年二月,從有點寒冷的台北,飛到台灣夏天般的泰國,玩了十一天,從曼谷到安帕瓦,住了水上民宿、逛了水上市場、去了鐵路市場(美功),然後再搭八個小時有臥舖的火車到清邁,租機車晃了一天半,又搭了十二小時的客運回到曼谷。

在曼谷,感覺到的氣味就是「觀光」,整個城市都是為了觀光而存在。若不是因為還逛了一些這幾年聞名的藝術、設計中心,曼谷剩下的就是那些不再是以文化之名被朝聖的佛寺、撿便宜的拷山路、搬零食的大賣場,順便伴隨著路邊著觀光客的計程車和摩拖車載客的騎士,和一旁正在抗議的紅衫軍擦身而過。

出國,對容易在不熟悉的環境感到焦慮的我來說,是很緊張的,像是要搭兩個小時的小巴,到美功看鐵道市場、到安帕瓦住水上民宿因為不熟路還上了摩拖車被載回民宿,但是都比在曼谷市區趴趴走來得有趣許多。 Read More →

2011 In Thailand DAY 10-14

我不喜歡逛夜市,固定的那種。我喜歡逛夜市,流動的那些。

沒有去台北前,我逛的夜市是星期三、六才會出來擺攤的市集,就電影《女朋友‧男朋友》裡的高雄人說法,那是「商展」。那是每週兩天的期待。去了台北以後才知道,原來夜市是像士林那樣固定的,不管你去不去、期不期待,它們都在。

聽說被剷平的布魯樂谷要變成超大夜市的時候,我是好多個「蛤~蛤~蛤」在心中狂叫。我不明白,台灣人(高雄人)究竟為什麼在任何場合都非得搬出這些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吃的東西,成為一個市集,彷彿台灣人(高雄人)都吃不飽似的。 Read More →

連著兩年的賀歲片,都有台灣電影在院線上,被拿出來比較總是避免不了。《鷄排英雄》略勝《艋舺》,我們不懂義氣是三小,但絕對懂「夜市人生」為我們幾代的台灣人,帶來生活的氣味。

在高雄還沒特映前,就聽聞台北的朋友看完《鷄排英雄》的好評,以及在台北特映飽食夜市的美味。真正在高雄特映,已是上映前一天,選在新堀江的奧斯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奧斯卡外面有一些賣食物的攤販而選擇,還是另有他意?還好在入場前我買了一些滷味入場,才沒被戲裡的那些美食給閃到流口水。 Read More →

夜市好好玩-9

(六月六日刊於小地方新聞網

「逛夜市」從小時候就是一件愉快的事,吃包爆米花、啃一隻烤雞翅、買根水煮玉米、提一包茶葉小鳥蛋,都是夜市來擺攤之前,在家裡就預先想好要做的事。許多人會問:「你都去六合夜市?」或是「你還跑去瑞豐夜市啊?」我便搖頭說:「逛夜市何必跑那麼遠?你們家附近都沒有很好逛的夜市嗎?」

對很多人來說,「夜市」的定義,是固定在那裡、每天都有、誰去那個地方附近玩就一定要去的那種,但在眾多的觀光夜市裡,我最喜歡的還是家門附近的那個夜市,只有星期三、六才會有人擺攤,在過年過節人滿為患的馬路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