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7沒有名字的小攤-18

在台北住三重的時候,我經常性地週末睡到中午,摸到兩點多才出門吃飯,而一天就只吃這麼一餐,那一餐,便是吃虱目魚肚湯(無刺的)。

我很喜歡吃魚,但我不太喜歡魚湯,這大概是連我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的習慣,更有可能的是因為我討厭喝湯的時候還要挑魚刺,不乾不脆的。 Read More →

20130208一品鴨莊很好吃-2
一品鴨莊開業前,這一間店是賣自助餐的,挑撿幾樣菜,隨便只要50元。改成一品鴨莊後,我每每路過,都沒往裡頭走,直到有回聽說它相當好吃,又好像小有名氣,才第一次走進這家店裡。 Read More →

20130212鐘庵-5

至鹽埕區吃飯,總是吃些名家、老店、路邊攤,要能久坐,我便會到鐘庵日本料理。

這是一個住這附近的朋友發現新開的店,吃過一次後,與朋友相約在鹽埕區碰面,就會挑選鐘庵吃吃日本料理。 Read More →

20130208就吃一盤羊肉燴飯-1

羊肉燴飯給我的記憶,一直都是這家位於不夜城的小攤。我幾乎記不起其他地方吃過羊肉燴飯的印象。

來這裡拍照片時,我並沒有點任何一樣東西,只問了老闆可否拍照,再問有沒有人點羊肉燴飯,我只要拍這一道。老闆笑說:「有,外帶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外帶的羊肉燴飯,更顯這個燴飯的分量! Read More →

20130208離家遊子想念路邊肉圓好滋味-1

我都記不得,開始吃這家肉圓的正確時間是什麼時候,從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老闆娘的兒子之前,但又是前個幾個呢?至少是我小學五年級前。

把肉圓當早餐,是件非常自然的事。小時候是媽媽買回家,長大是自個兒騎車去吃,離家去台北工作後,則是回家就想吃這肉圓。 Read More →

20130207王拓好好吃-16

每次我要吃王拓都很苦惱。

王拓是一間高雄特好吃的日式料理兼碳火串燒店!有一次姊姊跟我說有這麼一間店,問我有沒有吃過,像我們這種家裡有媽媽會作飯給我們吃的人,通常都不太可能有機會吃外食。 Read More →

冬日傍晚,四點半到日落之前,氣溫是一天內最舒服的時候。有陽的冬日,站在陽光落下的地方,溫暖地曬著,微微流著汗,卻又些微冷著。若是夏日,在這樣的時間裡,肯定需要一杯冷飲解解渴。

習慣在下午五點前離家,騎著母親代步的摩拖車,匆匆地到郵局,寄信、領信、存錢、領錢。每回還未走上五樓的家門,母親便問:「你又買什麼回來?都要吃晚餐了。」我搖晃手上的零食,邊吃邊遞給邊叨唸卻也邊吃下肚的她。 Read More →

(寫在換日線的Facebook

我喜歡的一家店,它不需要華麗的外表,不需要滿是不搭調的氛圍,不需要充滿名人的簽印,和大排長龍的人潮。我喜歡的一家店,只需發出一種真誠的氣味,那我便會喜歡它。

「老房子」在台南已經不算什麼,有些老得有氣味,有些老得沒人味,有些甚至你不太明白那味到底跟「老房子」有何關係,硬是沖著老房子而開了一家店。倒不是說「老房子」開店,一定得有什麼書卷氣,或是符合調性的味道。只是發自內心的氣場,跟房子的氣場合不合得來,總是有人能感覺出來的。 Read More →

阿蘭的麵-10

十幾年前還在唸書時,媽媽忙碌著工作無法下廚,她會喚我去買食物。我總是有固定路線,今天可能吃巷口好吃的什錦麵,下次可能吃市場外的自助餐,再下回,她會叫你去買阿蘭,但她一定不是說「阿蘭」,她會說:「就那家啊!中街那家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