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九月以後,創意市集就正式展開了銷售的旺季。在還能去他國旅行的無疫情時代,創意市集分成了幾種不同的形態:給觀光客買的、給文青的、給只是路過走進來看看的。

進入了疫情時代,以及多年沒有出門拋頭露面去擺攤,加上也很少出門逛市集,就比較難分析出各種不同的市集的差異,但九月到跨年是創意市集的旺季,應該從未改變。(對世界各地的產品銷售,Q4肯定是最好賣東西的一季!)

早期進創意市集常是主辦人跟主辦人的串接,在Facebook搞個社團,提供不少創意市集擺攤的機會。後來創意市集慢慢飽和,出現了更新的形態:餐車。

原本「賣吃的」只要不太難吃、不太貴,在市集裡一定常常是在時間還沒結束就可以完售,羨煞了所有手作的攤主(多麼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完售啊!)

Read More →

201506GO TO JAPAN DAY 2 0606-51

「不刻意一定要去哪裡」是我旅行的意義,只要是決定「一定非去不可」的,或是聽信任何人說「你一定要去啦!」的地方,很少很少是留下很好的記憶的。

不特意去市集,只是看了這篇文章《帶你到東京來逛「菜市場」~不能錯過的四大市集美食之旅新體驗!》。我喜歡菜市場,那是一個地方最有日常氣息的所在。我有機會遇到其中一個,但後來因為旅程裡的行程互換後就沒有到任何菜市場去,但也忘了後來為何找到了「青空個展」這個手作的市集。 Read More →

2011 In Thailand DAY 10-14

我不喜歡逛夜市,固定的那種。我喜歡逛夜市,流動的那些。

沒有去台北前,我逛的夜市是星期三、六才會出來擺攤的市集,就電影《女朋友‧男朋友》裡的高雄人說法,那是「商展」。那是每週兩天的期待。去了台北以後才知道,原來夜市是像士林那樣固定的,不管你去不去、期不期待,它們都在。

聽說被剷平的布魯樂谷要變成超大夜市的時候,我是好多個「蛤~蛤~蛤」在心中狂叫。我不明白,台灣人(高雄人)究竟為什麼在任何場合都非得搬出這些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多吃的東西,成為一個市集,彷彿台灣人(高雄人)都吃不飽似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