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因為「諾貝爾文學獎」這事,引起我看這部電影的興緻。每次這獎開獎前,總是一堆人等著酸一下村上大叔,或玩笑一番開個賭盤。藝文界的風雨八卦也絕不會輸給影視娛樂界,常常帶著文人優雅的小心眼,故作姿態隱忍的暗潮洶湧也一定十足精采。

像《The Wife》這種代筆操刀的故事,只要稍微比對文字的能力、遣辭用句,很難不被發現是被人代筆的。電影裡沒有特別著墨這部分,倒是直接讓女主角直接消失在文壇,才不會太容易在夫妻兩人的文字裡嗅出一些端倪。(寫字、讀字的人都是敏銳的,不太容易被矇騙過去。)

葛倫克蘿絲飾演的Joan替丈夫Joe寫下了諾貝爾文學獎的記錄,從年輕時遇到的愛慕、崇拜,到老時默默待在Joe身邊一手用文采將他推往作家的頂端。這個角色的心情轉折真是精采,葛倫克蘿絲的演技也真是讓人在一旁跟著咬牙切齒,哪還能像她如此優雅地吞忍一切。

但時代所趨,女性書寫的位置,或說女性的任何位置都是在男性身後,除了「母親」這個角色!Joan不只是一位賢妻,還是非常典型的母親,安撫父子之間的衝突,化解任何時刻男性不願意、不想處理的情境,甚至不斷隱忍著丈夫的逢場作戲,將它們化作文字,成為一個又一個賣座的精采故事。

只是在Joan與Joe最後那場爭執,再回過頭去看Joe這個角色就顯得單薄了些,或者在他們夫妻間的情緒處理稍嫌少了點。一個如此有文采的女性,除了時代的氛圍、性別的位置外,是什麼原因讓她可以甘心做出這種犠牲和讓步?在丈夫從不中止的不忠下?

他們彼之間的和睦太理所當然了,著墨在Joan情緒上的劇情算是精采,但在男性主義發展的社會中,Joe究竟又是怎麼接受自己就是個必須靠著太太的文字撐起的大文豪?他書寫過的書、譯至世界各地的作品,總有那麼幾回必須站在世人面前談論著自己的作品吧?

除了那場一樣喜歡寫作的孩子David質問父親:「你連你筆下的角色都不記得!」以外,難道沒有過其他諸如此類的窘境?當Joe面對那樣的狀態時,會如何表現?除了他那些行為舉止上需要讓Joan替他多留意的部分外,肯定會有「談論作品」或者「論述他人作品」的場景能突顯他與他筆下的創作不一致的部分。

如果單從Joan的故事去看《The Wife》確實是將她這一生隱身在男人背後的情緒寫得、拍得、演得都精采。但若把故事拉大來看,就是讓缺了許多塊!就連結尾收在飛機上那段對話,都收得不太好。要不收在前面Joe電擊的畫面淡出,要不就是再往後多說一點,收在那句:「等我回去我會把所有的事告訴你們。」根本是過分多餘,前面早就都講完了!何必多這一場!

文字到文學,明眼人都是看得很清楚的。人的情緒在漫長歲月中的起伏轉折,葛倫克蘿絲演得精準到位,也難怪能入圍的就葛倫克蘿絲這女主角,但男主角強納森布萊斯也演的不差,實在是該給他的戲分就是少了。寫在奧斯卡開獎前,葛倫克蘿絲到底能不能拿下奧斯卡也頗令人期待。

題外話:期待最佳外語給《Capernaum》。科科。喔對我也不喜歡它的中譯片名。

《愛‧欺》 The wife/2017
導演:比悠恩·朗吉 編劇:珍·愛德森 原著:Meg Wolitzer
演員:葛倫·克蘿絲、強納森·布萊斯、克利斯汀·史萊特、麥斯·艾恩斯

圖片來源:iMDb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