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刺青是一輩子的事,想好,考慮清楚,不要衝動隨便上別人的名字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慎選自己要的圖案,並且,喜歡自己。

20190227寫於Facebook,無修

那些在睡著後被電醒、抖醒、抽搐醒來的狀態,終於在後來免疫系統崩壞前,接連兩個醫生告訴我:「你應該先解決你的睡眠問題。」特別是我的牙醫,跟他十多年,他說我的牙齦出血異常嚴重,我說我已經超過三個月每天都無法睡超過三小時!連著全身也找不到原因的癢,我覺得我快被搞垮了!對抗疼痛的、那些敏銳的身體訊號的意志,真的快要被擊敗了。

我不太記得2015年我起念刺青的源頭,是因為我想用身體的痛覺去消減那些惡夜裡困住我的黑。那一筆一筆畫下身上的痛,都會讓我保持清醒和冷靜。好提醒自己那是「活著」的感覺。究竟是那樣刺上皮與肉間的痛楚拯救了我,還是這長達兩三年裡,我一面像是強壯的運動員、一面又不斷忍受身體上找不出原因的那些,搖晃站在崖邊的自己!

我寫字,大量的寫字。寫在網路上或者手寫著要給朋友的信。每天腦轉速是口語跟不上的速度,敲打鍵盤可以一改再改,但手寫的經常寫了揉掉、又重寫。整個2018年,我就在寫字、揉掉、寫字、揉掉間,過了大半年,寫給H的、寫給Y的,寫給那些我急欲想把話說清楚的、想讓對方理解我的。直到我再也抵抗不了身體的意志。

我傳給FU我腳上那滴被鋼筆的墨沾上的照片:「可以再加這個麻~~~墨水滴在腳上很美,刺得出來這種感覺嘛???」若是FU在我旁邊,我應讓會用「求求泥」的語氣問她,管他的我本來應該是要酷酷不好親近的模樣。

FU看完圖說:「就是想要滴到腳的感覺?」我說:「是。」
她說:「可以現場再跟我說~」

意思是「可以刺嗎?」是這個意思吧!

把自己的鋼筆只留下自己喜歡的、寫來順手也寫得漂亮的。我坐在工作室的桌前一一將洗乾淨的筆加入新的墨。回家時才發現左腳跟內側,暈開了一小片。挺美的,我把它拍在facebook上,我想把它就留在那個位置。

身體終於在、總算在醫生新開的藥效裡,睡了長長的覺,過了一天又一天。我終於不用在睡前害怕突然驚醒而不敢入睡、終於不會在醒來還是漆黑一片的夜裡,手上的心率錶還沒跳進清晨五點。我終於不會幾十分鐘在發抖中醒來。

刺完四個圖、六個小時,也忍著疼痛、維持著清醒抵抗這六個小時。左腳上的墨跡是反射神經最靈敏的部位,幾乎是刺一下,腳就會不由自主的反射動一下。也許是再沒力氣維持住那神經本身的反射動作,也是抵達再無法繃住神經的狀態而感到終於鬆開自己。

回家以後我睡了很沈的覺,一直到隔日我還是感到全身無力賴躺在地上。

究竟是生活裡的疼痛讓人想逃離?還是因為感到疼痛所以用力支撐自己一關一關走下去?又或者是早早明白活著就是什麼都沒有到什麼都沒有的一場空,既想奮力一試看看究竟能不能改變什麼,卻又明白是場肯定會歸零的旅行,總是卡在中央既怕前方的結束,又怕什麼也不做的空白,所以躊躇、所以庸人自擾著站在原地?

從2013~14至今的收入銳減形成生活的壓力,心理的焦慮、2015年進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幾乎無時無刻都想著「為什麼死的不是自己」、「為什麼我還活著」、2016年至今種種身體的變化,我不確定2019年還會遇到哪些自己無法解決身體、心理的困境。

身體會幫大腦記憶,那些刺青時感受到的清醒,也許就如同後來Tizzy Bac多年後發行的這張《知人》專輯,在失去哲毓以後,終將從生命裡釋放自己。那些緊抓不放的、那些本來以為的,終究都抵不過生命的離開、逝去,於是我們在疼痛裡保有我們的夢和我們深愛的人們。

〈我所深愛的人們〉
詞/曲:陳惠婷
編曲:Tizzy Bac
在閉上眼之前 我仍看見 最深愛的笑顏
在毀滅倒數前 這次也許 我再不能往前
這緊握的雙手 不知不覺 滿佈多少傷口
是否我也曾 從現實手中 保護了什麼?

而我奮力發出最後的光芒
只願 為你照亮未知的前方
其實我真的不在意
最後世界會變成怎樣
這一切全只是為了
我所深愛的你
我所深愛的你

even we try try try not to cry
even we try try try to survive
even we try try try to hold on
what can we do when it’s time

我轉身閉上 眼是不想看見 你眼中的淚水
在末日來臨前 是否我真的能 保護這一切?
於是我只能發出最後的光芒
只願 為你照亮未知的前方
我所深愛的人們
我所深愛的人們
.
P.S
我這些年看過的科別應該拿我的健保卡去讀最快、我做過的檢查、吃過的藥也都在健保記錄裡。我甚至不知道我寫這五篇文章究竟為了要記錄我這幾年還是這幾個刺青?我想盡辦法對抗我的焦慮、敏感、身體或心理帶來的不舒服,只為了做一件事:

我想知道「活著」到底還能遇到多少關卡?我想知道到底還能心裡的黑暗或是免疫系統到底要變成什麼樣?我能忍受到什麼樣的境界!

所有醫生都告訴我:「你要放輕鬆生活!」、「你要好好的睡覺。」也或許我所做的就只為了一夜好眠。

而刺青,冬天再見!我想我還是會非常喜歡這些我和FU一起討論出來的圖。也算是我對於我的職業和興趣,最高級的敬意!與我未來的人生相伴!

#我終於回到我自己
#深深渴望死亡但還是會好好活著的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