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關於未來城市的故事,也是人類不斷想像而產生的城市,當所有的人都以科技作為未來城市面貌的基礎,用科技的進步讓城市外觀及運行方式與現在有相當大的變化,《月光遊俠》則是以時間的基本運行為主軸,呈現出一個十幾二十年後的世界。

《月光遊俠》集合了二○○三年當時日本很紅的日本視覺性藝人Gackt與「彩虹」樂團主唱HYDE、日劇《跟我說愛我》的男主角豐川悅司,以及前往日本發 展的王力宏演出。這樣的組合在日本上演時,票房飆破億萬台幣,但二○○三年在台灣的上映票房卻沒有日本來得亮麗,網路上的評價也幾乎不見好評。但是這樣的故事題材,以及那樣的演出組合,確實讓人眼睛一亮,話為新奇。

故事於一九九九年末開始。整個地球對於「千禧年」的迎接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態,對於跨近另一個世紀,全世界的預測也好,評估也罷,都紛紛在那一兩年內冒了出來,原因無它,面對未知的一切,人類總是會有這樣的舉動,而《月光遊俠》也正是其中的一項預測。殘酷而嚴厲的預測。

首先,我們應該要對日本這些努力發音說出中文的演員致上最高的敬意,由於發音的關係,將一些原本沈重的片段變成輕鬆而且有趣。他們所飾演的阿敬(HYDE 飾)、阿翔(Gackt 飾),以及阿彥(山本太郎 飾),是在二○一四年日本因為經濟蕭條而導致瓦解後的海外移民,而移民的地點則是馬勒巴。(「馬勒巴」的場景應該都是在台灣)由於馬勒巴聚及了來自亞洲各國的人民,又缺乏管制及改善,所以治安相當的差,阿翔、阿翔的哥哥和阿彥,就是在一場搶劫裡認識阿敬,也從此跟阿敬一起生活到長大。

阿敬。這個角色和豐川悅司所飾演的留嘉,是這部戲引起最多爭議,也最讓人覺得最老掉牙的部分。阿敬和留嘉都是吸食人血而活、不能見光的吸血鬼,這樣的安排確實與西方一大堆的經典吸血鬼片無法比較,但是就這整個故事的安排,並沒有讓他真的變成只是一部東方吸血鬼片,反而讓人覺得,因為有這樣的一個長時間存在的角色(從一九九九以前到二○二五年以後),突顯了城市的存在和不存在及改變和不改變的差異,也很明確的表達出人類因其時間改變,不一定進步也不一定退步,不一定仰賴科技,更不一定一切會變得美麗。從頭至尾,我都不覺得阿敬是個吸血鬼,充其量只能是一個活得很久要喝人血的妖怪。

王力宏飾演的老孫,沒有外來移民的身分,但跟阿敬、阿翔和阿彥因為一場槍戰而熟悉成為老朋友。雖然老孫後來因為阿敬吸人血的事情而投靠了當初引起槍戰的「義心會」與阿翔和阿敬分散,但這個老孫的角色重要不已。他是一個在時代裡尋找出口、渴望改變的角色,也同時象徵時空轉換,那股改變的力量。

故事的場景與現在的台北(或是拍攝當時的台北)沒什麼兩樣,除了月球離地球的位置比現在還近,月亮也變得無比的大之外,大概跟現在所見到的,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或許是時間只是往後拉十幾二十年,也或許是刻意營造出「改變是緩慢」的意念,與其他預知未來一切世界的故事裡,這樣的陳述方式卻有別於其他刻意改造城市的故事,讓人也能體認未來世界的另一種面貌,不單單是科技及快速而已。

最後,故事的結局並不重要,人物的去向也不重要,而是在《月光遊俠》裡,看到了很多將會改變與永恆不變的東西。

月光遊俠(Moon Child)
2003 出品/邁拓發行
導演:瀨瀨敬久 編劇:Gackt Camui、Isuchi Kisyu、瀨瀨敬久
演員:Hyde、王力宏、Gackt、豐川悅司、山本太郎

P.S
長時間坐在電腦前真是痛苦,長時間的去寫一篇文章是一種折磨(更別說還要去弄圖),不過人說創作是一種自我折磨。我苦於這樣的自我折磨方式,我也樂於這樣的自我折磨的創作,所以在苦與樂中間,我試圖,用時間去緩衝,起碼,不要那麼痛苦。這也是我突然中間斷了幾天的關係。(本來是立志十月要每天都有文章可看的。)

換日線的話:《月光遊俠》看一百次,我還是會邊看邊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