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榮格的16人型,遇上艾咪的文字,會變成什麼樣子?

心靈工坊在今年一月發行的這本《戀人之書:16型人格愛情密碼》,透過簡單的題目,讓自己可辨識自己為何種類型的情人。艾咪寫這書的時候,成天啃資料嚷嚷寫不完,壓力甚大,我總認為她太緊張,寫書嘛,要讀資料、花時間總是正常,更別說進入出版後的插畫溝通、排版校對和新書宣傳的繁瑣。 Read More →

「我還記得我家樓下對面的那個空地,曾經停了一艘船。」

讀著《天橋上的魔術師》我一直想起那艘有著無數傳言的船,停在市區連高雄市整個淹水,它都不會被淹到的空地上。前一次讓我想起這艘船的書,應該是既晴拿到皇冠小說獎的《請把門鎖好》,那些關於高雄地下街的記憶,如此遙遠,卻因為書上提起的一些故事,回想著父母不論如何嚇阻的那個童年。

藉由「魔術師」將已經不見的中華商場記憶一一拼湊,讓到過那裡的人,拼湊自己的記憶,未曾走過的,也能想像曾經擁有、相信過的事物。 Read More →

即將由阿莫多瓦改編搬上大銀幕的電影《切膚慾謀》,從Thierry Jonquet的《狼蛛》小說改編而成,透過多線的敘事,將一個簡單的線性故事,拆解成過去、現在、過去的過去,橫跨著幾個年頭,講述一段突發,但延伸至人性的故事。

《狼蛛》的故事很簡短,前面花了一些時間把故事的分枝交代清楚,不同的角色在每個篇章裡一一出場。透過被囚禁者講述被囚禁的過程,以及囚禁他的那個人,在過程裡的改變。原來以為只是個瘋狂變態的人,隨機抓來囚禁一個人,沒想到越到故事尾聲,從中抽出故事最原始的核心,將這個故事推到高峰,瞬間靜止。

像《狼蛛》這樣多線的敍事,或是囚禁被害者,又或是像故事的那些因為過去的一個事件,而帶來的動機,都相當常見。但《狼蛛》更將細節詳盡的放在被囚禁的過程,以及囚禁者在施虐和後來的寵愛融合為一,也讓故事的主角關係,更加錯綜在一起。 Read More →

因為在豆瓣給《導演‧巴萊》的評分,給到了五顆星,引來詢問關於閱讀這本書的一些心得。

這類的導演筆記,今年正巧有兩本都很精采,而兩部電影也都賣座,一部是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一部則是《賽德克‧巴萊》。

在電影未上映前,出版社的發行依其日期將巴萊系列的抓出一個時間軸來行銷這部電影的出版品。《導演‧巴萊》很早就攤在書店,因為怕買來看會破電影梗,在書店翻了幾次終於決心帶回讀完再看電影應該無所謂。 Read More →

初拿起這本書的那天,是朋友告訴我,這書還不錯,要我去書店裡翻一翻,喜歡的話就買回家。我在書店才看到災難來時的那個女孩抱住老師問:「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我就紅了眼。

我想起八八風災那時環繞我身邊參與救災、重建,現在都還在的那些人的臉,我想起他們可能有怨但無悔的辛勞,還有一點一滴,為許多人兒,為土地所盡的那些力量。我想起九二一的那個秋。

作者王政忠,為了掙脫貧困,努力的將要抵達夢想,卻在九二一這個災難裡,面臨了艱難的決擇。究竟有多少人願意到偏鄉服務?究竟有多少人願意到達偏鄉用盡一切心力就是想要讓孩子們獲得公平的對待?究竟又有多少人能不斷、不停,維持這樣的信念?王政忠真的很了不起,真的。 Read More →

一個追了八年的女孩,在「沈佳儀,我好像沒有辦法繼續追你了,我的心裡非常難受,非常難受。」畫下了句點。

看到這段話的時候,凌晨兩點多,我差點沒把淚噴出來。是夜深人靜,總是不小心添了一些白天見不到的情緒。

九把刀寫的字不差,就是有一點點故事裡的柯景騰那樣,過分自信的討人厭。

最早先我是在旗津等渡輪聽見大學生們在討論九把刀的作品,所以我好奇的買了《樓下的房客》,在看這本《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兩天裡,我還看了電影《殺手歐陽盆栽》。九把刀的作品能賣,絕對不是隨便寫寫,他是個會講故事的人,即使像《樓下的房客》那樣自言自語式的,也還算是完整。 Read More →

前幾天,應胖卡的邀約,我到東港講了兩個小時的話,題目是:「社區觀察停看聽說。」後來Q&A沒人講,我就提起了這本《阪急電車》。

這是描寫發生在一條電車路線今津線上,八個站、幾個主角的故事。寫作的方式很特別,透過不同的角色交錯,和電車的上車、下車間的小插曲,組合成的故事,頗有意思。 Read More →

讀完《哪啊哪啊神去村》這本書,非常明白宮崎駿為什麼說他想要將這個故事拍成動畫。這些藉由平野勇氣被丟往山林從事林業工作,帶出一長串關於生活的思考,隱含許多過去動畫裡宮崎駿不只提過一次人與人,人與自然彼此間發生的關係。

像神去村那樣的山林,不論是在台灣或是在日本,應該還是都有未被開發的山林,看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一個年輕人被家人和導師安排了一條不一樣的路,卻從這個年輕人的角度,看見居住在城市許久的人,拋棄生活上的便利、享受,融入大片的自然裡,並用緩慢的步調,過著那些他從未料想過的生活。 Read More →

人究竟會因為失去而做出什麼事?人為什麼會端坐在電腦前,看每一個人的人生、看這世界的改變?網際網路的出現,是拉近人與人的距離,還是擴張每一個人自我內在的恐懼和占有?

《第五號房》藉由網路的發展越來越多元,結合網路發展故事,除了個人封閉世界的描寫以外,添加各式各樣待在電腦前的眾人,讓它透過網路的多元和詭異多變,將看似擴及他人的生活,呈現出一種窺探自我內在的衝突感。

塔德是一個自小失去母親、渴望母親的男人(或說戀母),想要囚禁一個與母親同齡的女人來奪回童年逝去的母愛關懷。並在囚禁的過程中,開啟了與網路的對話,網路上蔓延開「第五號房」的瘋狂,甚至到最後整個社會都對「第五號房」的關注。 Read More →

早在看完《贖罪》,我就很期待《夜行觀覽車》的出現。連續看以自白寫成的故事,並不是那麼愉快。這裡頭是轉換了很多個人的方向,面向故事,轉來轉去腦子會累,那種自我內在的糾結、猜疑,也讓人不太舒服。

《夜行觀覽車》一改過去在《告白》或《贖罪》裡的第一人稱自白的方式來說故事。沒有《告白》那樣一個一個引爆點,也沒有《贖罪》那般漫長時間累積,《夜行觀覽車》的故事超級平凡,沒有過多的轉折,好像失了湊佳苗那種緊湊、扣人心弦味道。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