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記得在《一路順風》的最後一場戲,在鍾孟宏的電影裡,感受到一點柔軟。當時頗意外電影是收在那樣陽光灑落的早晨和一句生日祝賀和最後一顆鏡頭下老許輕輕鬆開的臉部表情。

跟著鍾孟宏的電影看下來,殺人見血、深夜裡的黑暗和偏藍的冷色調,以及人與人對話、故事節奏,幾乎都是明快且沒有多一秒的浪費。生活是緊湊的,說話不用拖泥帶水、殺人砍人不用舖排任何遲疑的橋段,更不用有那些矯情作做舖陳角色和角色之間究竟要有多少內心糾結。

Read More →

一直記得看法國電影《家戰》的結尾,我遲遲無法從椅子上站起來,還待在摒氣凝神害怕發出聲音被暴力父親找到的情節裡。一樣是家暴議題的電影《夏之橘》用了不同的方式來拆解「家暴」這件事,從一位家暴的法警觀看同樣是家暴者的犯人,到被家暴的妻兒及其他旁觀者的視角,是個不拖泥帶水的劇本,且完整描述各自的心境轉折。

談起家暴,多半的戲劇或報導都是以被害者的角度延伸出所有的恐懼。《夏之橘》則是從兩個加害者的角度正視「家暴」這件事所帶來的影響和傷害。一位法警從他押解犯下殺人罪的家暴犯身上,開始反向回想自己的家暴行為,再從犯人的一雙兒女身上看見怨恨與自我行為的辯證,企圖改變自己身上家暴的傾向,也在這過程中試圖將許多與家暴相關的問題拋給觀眾:

Read More →

「以錢賺錢」來掌控世界上主要金錢流通的上流階級故事不難見,想要翻轉這種被金錢操控的年輕世代的故事也常有,但是以「區塊鏈」這詞來作為說故事的主軸是一種冒險!而整部電影都繞著這三個字打轉,以為可以簡單說明這三個字,卻讓人幾乎完全無法進入劇情,明明是個公主復仇記,卻大肆搬弄著科技的新詞𢑥,讓一個可以簡單講得完整的故事,套入舊有的故事架構,反而把一手好牌的同花順,打出大老二後,就獨留四張無用的小牌!

Read More →

關於運動員的電影很多,半途而廢的、浪子回頭的、谷底翻身的、一枝獨秀的、永不放棄的、其實只是不知道想要做什麼而選擇運動的都不少,但要寫到相互競爭、英雄惜英雄的對決就不太容易;青春的故事很多,純純愛戀的、升學逃家的、打架鬧事的也不少,但要能像描述專注於一件「我想要做的」故事,清楚描述「我要走自己的路」實在難得,《下半場》就是這樣的故事!

這個改編自HBL(高級中等學校籃球聯賽High School Basketball League)賽事裡的原形高國強、高國豪兩兄弟在冠軍戰對決的故事,應該喚起不少HBL回想當年那場比賽,高國強所在的泰山高中一路全勝,在冠軍輸給有高國豪的松山高中,只能屈居第二。以致後來不論戰績如何,在高中籃球場上,都充滿傳奇的變數,比賽不到最後,永遠不曉得誰會寫下歷史。

Read More →

台灣電影最大的悲哀在於:「沒有話題就沒有人要看,有了話題就不能批判(評論)。」一個好的創作環境要有健全的成長,是來自不斷地從閱讀(看電影也算是一種閱讀)、思考、對話,帶領創作者及觀眾或讀者往上提升。

《返校》的火紅無非就是打中許多年齡層,各自對於這段歷史的情感,但它絕對不是一部完整的電影,它也許可以觸動、啟發什麼,但它也只會是很微小的觸動跟啟發,甚或若是理解的角度不同,便會形成另一種對這段歷史另一種誤解。造成《返校》的空洞,最大的敗筆有兩個:

Read More →

從電玩遊戲改編成電影的《返校》看似想要替白色恐佈時期寫下些什麼故事,卻因為過分執著在建立國家機器帶來的恐懼,而過分簡化那個年代、那個時期強加在人性裡無法言說的壓抑、迫害,就顯得空洞,且沒有主體了!

威權時代留下來的痕跡,從228之後到白色恐怖,直至今日仍然在我們的生活四週,因為時代的變化、轉型正義的推動,讓這樣的痕跡少去了一些,在90~00後的世代進入那樣的電玩世界,以及公民意識的抬頭和社會運動的推動,加上世界局勢的變動,使得這樣一段歷史得已被看見、被關注;久未有的台灣電影熱,終於在這幾年的沈寂中,又能見到排隊的人潮,像是成為一種新運動:你《返校》了嗎?

Read More →

我常說一九七七年以後出生至一九八○年這幾年出生的孩子,好像消失在台灣的「世代」排序之中。我們前有野百合世代,接著迎來免試入學的一代,再來是野草莓、太陽花世代。這個六年級末段班好像跟社會運動就是沾不上邊,我們經歷過「不能說台語」的小學前段、我們剛識字時台灣還在戒嚴,我們上國中前後解嚴、野百合學運、六四天安門爆發,跟唱著〈歷史的傷口〉,開始決定我們的青春。

我們的青春,從國中畢業以後就畫出不同的路線,決定我們與這社會的連結是深或淺,我們關心社會議題、參與社會運動的腳步,也許從那一刻起,就形成極大的分野。在我們選擇繼續升學,或是選擇「一技之長」作為我們人生的發展時,定下我們與這個社會的親疏遠近。 Read More →

台灣拍一部與棒球有關的青春電影不奇怪,如《KANO》看完到日本關西去,還得到甲子園棒球場看看那歷史館,再在有《KANO》的標記前拍張照、打個卡,以示對棒球的熱愛。就連喜愛籃球、熱愛籃球的《灌籃高手》迷都不免到日本鎌倉那個平交道留個念,以示青春對於運動的熱愛。

關於「運動」的電影,台灣拍得不算少,那些「力爭上游」為了「有個好將來」的故事,總是鼓舞不少躁動的青春,也收留無出發洩的熱血。台灣拍這類電影不足為奇,但香港要拍部跟「運動」有關的電影還真不常見,特別是在香港不太盛行的運動:棒球! Read More →

離上一部讓我看完不曉得在經典什麼勁的修復電影應該是《第五元素》,再上一部讓我看完狂笑的是《第六感生死戀》,約莫那些年代大概只有情情愛愛能說吧!但真心回頭找1990前後期的電影,倒也沒有那麼不堪,還是有不少值得重新回味的電影。

這幾年從楊德昌、侯孝賢的修復上映看到我記憶不多的童年,一些些台灣人生活的樣貌,既覺得新鮮也覺得好像稍微靠近父母的青壯年後期:「原來你們曾經過的日子,是長這個樣子的啊。」 Read More →

立志要把台灣電影多少能看的都盡量不要漏掉,尤其是有好的演員、編劇、導演、題材,就盡可能不要的錯過,但這幾年踩的雷越來越多,就連不看院線看線上影音剛上線的新片還是會不慎把支持的心炸成粉碎。《憨嘉》就是這麼一部片!

《憨嘉》的卡司不差,鄭人碩、李亦捷、陳慕義都是非常好的演員,其他配角也都演得不錯,故事也沒有特別糟,但只要一遇上「教化人心」的部分就全都毀了!甚少看電影簡介和製作方的我這回真的踩到大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