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1.22~99.11.25《當愛來的時候》台北上映時刻表。(21的鴻金寶和京華城喜滿客有所不同,可自行查一下)

首先,我要說的是:
1.《當愛來的時候》絕對是今年最好的劇情片。(雖然11個都沒得獎)
2.還有許多戲院有《當愛來的時候》,請大家給個機會去看看電影。 Read More →

還記得那些在戲劇討論區打混的時間,那是在微網誌還沒出來的時候,網路還不怎麼好玩的日子。那時討論日劇、偶像劇、文學大戲、優質連續劇……占去了一些生活的時間。帶狀的每天討論週末休息,一週播一次的就隔幾天討論,下週再繼續觀賞,有那種雙方你來我往,一篇文章不寫個上千字不罷手的,也有那種寫得太刁鑽的沒人想回應的,但是怎麼樣寫,就只能在那樣的討論區來來回回的回應。
Read More →

每年都有人會寫這個題目,每年我都覺得去回想這些東西挺痛苦。所以在2009時有認真給它記下來到底看了什麼電影。不過其實外語片跟華語片放在一起比實在是很難排。還有些你真不知道怎麼塞進去。所以就來整理一下囉。

月份總計:一月(0)、二月(3)、三月(9)、四月(8)、五月(5)、六月(6)、七月(2)、八月(7)、九月(8)、十月(8)、十一月(3)、十二月(7),總計65部。20部DVD,4部二輪,6部特映,35部花錢進電影院看的(包括電影節)。 Read More →

這是第一次參加電影節(影展)的活動。上一次去金馬影展是很久很久以前,蔡明亮《你那邊幾點》參展那年,我還記得那票還是拿著民生報的印花換來的。民生報已經停刊許久,而我也回到被稱之為文化沙漠的高雄。

我不喜歡排隊,不喜歡人擠人,不喜歡一窩蜂的性格,總讓我落在影展外,不願往裡參與。我可能會很興奮的告訴別人影展的消息,可能會很驚呼的看著片單,但我始終未曾起身,去看那些電影,以及看那些我覺得很深奧的電影。去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參與了一些些「女性影展」,也就順道的看了其中一部記錄片《是我嗎/媽?》

今年回到了高雄,想著我離那些藝文活動好遠好遠,結果先是七月多冒出突然殺出的「鐵馬影展」,再至「2008的高雄電影節」,突然也覺得這座城市藝文了起來。於是我拾起「2008的高雄電影節」的手冊,一部部的看著那些電影,挑選著。我沒看太多部,而且除了一部外國片之外,其他全是台灣導演的片子,更有幾部是完全在高雄取景的片子,可以從中看見自己知道與不知道的高雄。

今天參加了兩場有映後座談的電影,一部是《翻滾吧!男孩》、《六號出口》的導演林育賢的作品《對不起,我愛你》,因為片中女主角田中千繪在《海角七号》一炮而紅,被笑稱這部電影壓對寶,加上帥帥的吳懷中散發著某一種我感覺的梁朝偉的氣質,片子應該很不錯才對,可惜的是除了高雄的一些風景之外,這部戲用了太多不必要的語言去說故事,就弱掉了。(導演林育賢說上一部的劇情片不是很理想,這部就以半紀錄片半劇情片來拍,但我覺得《六號出口》比這部《對不起,我愛你》來得好一點。XD)

今天看的另一部是戴立忍的《不能沒有你》,這部以真實新聞事件去寫出來的一部電影,十分賺人熱淚,不看可惜。(另文介紹 )電影結束後問了一下上映日期,目前尚未敲定,但10/30(四)13:50電影節還有一場,有興趣的可以來看看這部你或許永遠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件,這樣的人存在的這樣的故事。

我的其他四場已買好票的電影如下:
《查無此人》導演鄭芬芬,庹宗華、鄭宜農主演。
《絕魂印》本來這場吳克群會參加映後座談,但昨日看見取消,只剩導演會來。
《一八九五》十一月會上院線的電影。
《歡迎來到隔離病房》因為sars的記憶選了這部。

其他在影圖想看的以及沒確定買票的還有:
《黑晝記》、《薩爾瓦多日記》、《戰慄空間》、《巴西禽獸錄》。(有空就衝了啊~~)

參加這種活動,最重要的還有週邊商品必須採買一下,我光看到貼紙就不手軟的買了一張,來填滿我筆電上的空缺,另外還有T恤、手冊、胸章。另外,如果你看了下列【高雄城市紀事】系列影片,在映後結束後去服務台蓋章,就可以得到「台灣當代影像DVD」一套。不用抽獎喔!!(片單如下:《追夢》、《對不起,我愛你》、《藝霞年代》、《Uninang,高雄》、《冰點》、《不能沒有你》、《童年夢》)

(影展的T恤很誘人,黑白兩色都不錯看,一件三百,兩件五百,讓我很想都敗回家啊!啊!啊!!)

高雄電影節官方網站

啊!!小碎念一下。哪有人開演當天才劃所有的位啦!!我是沒加參過影展,不過這樣不合理嘛!本來昨天很生氣,但看到今天不用排隊,也就不氣了。雖然因為我昨天不願意繞大遠百排隊,導致位置不怎麼好,但是只要不排隊,讓我坐地上我都甘願。XD

P.S
來吧,高雄人,今天看到很多上了年紀的人去看,還有看起來很像江湖大哥的人都來了,你還在等什麼?
今日天氣悶熱,夜裡有風。

換日線的話:我很想要那套DVD啊~~~

週三晚上,聯絡一陣子「獨立電影萬萬歲」部落格鵬鵬來訪。一個年輕的大孩子,與我互相介紹後,便開始介紹他帶來的那些已經壓成DVD的電影,羞澀、緊張,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但是接下來更強烈的,是他對電影的熱情,以及言談中滿是聊到電影的喜悅。

國片,其實照理說,我們應該稱之為「台灣電影」,在強勢的外來商業片圍攻下,票房總是慘烈。沒有太多的宣傳經費,以及多年來被定義為「藝術電影」的狀態 下,總是會被消費者忽略,究竟台灣電影發生了什麼問題,其實很難一下子被完整的討論。而要拉回消費者支持台灣電影,也非一時能夠完成的。

鵬鵬坐在我面前,非常認真的介紹他帶來的三支片子(《天空下的孩子》、《鬼跡》、《洋腐乳》),我好奇的,除了這些片子外,還有鵬鵬這個孩子。問了問年齡 才知道真的是個很年輕的青年,也或許,就是這樣的年紀,他才會如此熱血,想要經營這樣一個部落格,希望可以成為一個獨立電影的平台,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還在 學校的學生,拍出來的電影。也許,它們還不那麼成熟,有甚多的地方需要被改善,被修正,但這都是一個開始!

我突然在想,我能替這個年輕人做些什麼。以我的經歷究竟可以幫助他些什麼?或許,我真的也只不過有一顆熱情的心,可以幫他陳列、擺設,或者推薦他帶來的片 子。至於對於片子的內容,我能做的也僅是給予一些我看得出來的建議,畢竟我只是一個台灣電影的愛好者,寫過一些不成熟的電影心得,而真正要領著他往前的, 應該是那些電影的前輩。

聊著聊著,我們開始規劃未來的行程。是不是可以辦些講座,讓這些電影得以曝光,得以更接近人群?鵬鵬說,每一個拍片的人,多少都作著夢,夢想著將來可以在 電影圈子裡發光發熱。在此之前呢?我相信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們去努力、去學習,有更多人生的歷練等著他們去面對。要說好一個故事、要拍好一部電影,可能有 人是天才,可以簡單的說好故事、拍好電影,但生命的經歷,卻是厚實故事其中之一的要素。

我期待,未來可以看見這些現在正在作著電影夢的年輕人,真的可以發光發熱。未來的日子,要努力的還很多,可以的話,請給他們一點支持,給他們一點建議,給他們一點批評!

《天空下的孩子》letter full of yearning/2007出品
導演:曹仕翰
演員:李政祐則鈞陳玉嬌

劇情簡介:
阿德是個台越混血的新台灣之子,母親離開後,父親因工作繁忙,於是將阿德寄養在小鎮的奶奶家。奶奶對於這個孫子陌生多過於熟悉,一來是很少見到這個長年生活在小家庭裡的孫子,二來是因為兩人之間有語言溝通的障礙,及生活習慣的隔閡。

阿德內心的角落裡,常常會想起離開的母親,阿德為了表達這份思念,便將意念化為文字及一封封的信,希望母親可以知道、感受到。然而,這樣的思念就有如石沉大海一般,一點點的回應都沒有。

某日,藉由時間的蘊釀,以及阿忠的啟發,阿德慢慢的突破了與奶奶之間平行線般的關係,就在改善關係的同時,阿德也領悟到了如何將思念傳達給母親的方法。

《鬼跡》/2008出品
導演:陳威廷

劇情簡介:
【鬼跡】系列是由各自獨立的短片集合而成的,每一則的主題不同,有都市傳說、也可能是鄉野奇譚。因為人們都不知道一件事:所有的鬼都有跡可循。

鬼跡系列怨靈一:
【愛與重生】Warning 1: Love and Rebirth
【愛與重生】故事講述由李亮瑾〈亮亮〉飾演的小美由於生性自閉,在遇到陳威兆飾演的A男之後身陷情網,卻不知A男只是玩玩小美而已,但是小美一直相信會與 A男長長久久,到下輩子還會在一起,於是她念起了“mephisto”……,全裸時手裡還抓著一條項鍊…她要如何跟A男永遠在一起呢? mephisto到底是什麼呢?這是一部都市怪談式的影片,結合了不同的價值觀。A男眼中只有性,小美心裡只有愛,當女性下決心到下輩子都要在一起時,男性不是應該很快樂?覺得很幸福嗎?如果不是這樣,那肯定有鬼。當小美來找A男後,兩人心意不同,各說各話。A男只想再跟小美上一次床,小美雖然答應了,但她卻是準備好要跟A男長久廝守的,小美會怎麼做呢?A男會不會同意呢?還是看女人好騙,就欺人太甚的信口胡說呢?男人常說:反正就是命一條啦。不過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鬼跡系列怨靈二:
【小橋工頭】導演版Warning 2: Bridget and the Headman Director's Cut
【小橋工頭】想傳達的主旨是:不要用輕率的態度毀壞任何東西,包括古蹟。故事是由徐域哲所飾演的工頭要前往橋頭鄉的日式建築古蹟拉封條時,先是遇到了一位由韓愷真飾演的傷疤女,她在樹下玩著轉手指的遊戲,引起工頭的注意,她說了一句話,工頭卻大笑,到底她說了什麼這麼好笑呢?後來工頭又在路上接連遇上怪事,直到遇見由陳美純飾演的小橋,剛好房舍裡又怪聲不斷,工頭與小橋就進入屋內查探,沒想到卻發現了一塊白布,後面到底是什麼?為何工頭會大吃一驚?出了房舍之後又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呢?這是一部鄉野奇譚式的短片,如何讓古蹟與現代建設完美共存?是本片想提供思考的方向。馬德里是文化之都,保留古蹟之餘,也不忘建設,態度是可取的。公共建設帶給大家便利與進步絕對是一件好事,但若是能尊重文化的保存不是更好?因此完美的共存才是更進步的方向,也是我們殷切的期盼。

《洋腐乳》Da Young Floor/2007出品
導演:王威迪(取樣人生)、劉俊宏(發酵時代)/編劇:王威迪 劉俊宏 游智涵
演員:黃嘉二、戴家昀、張耿嘉、樓庭岑、賴裕仁、劉宗沛、王詠霖

劇情簡介:
歡迎進入Da young floor,上層是bling bling的Hip-Hop homies,他們將在這層浮華的嘻哈新世界中找到自己的立足點。下層是尚唱秋的漂泊少年郎,他們正進行一場秘密的「新台客復興」運動。而你呢?將以何種姿態在這段青春中搖擺?

獨立電影萬萬歲部落格

本文同時刊於「善理書坊天空部落

P.S
善理書坊都有在賣!
高雄天氣非常的好。

換日線的話:要發光發熱,要很認真很努力啊!!

沒想到,這張照片原本是用來記錄與戀人第一次約會的地點,會用在這個時候。關於「搶救真善美戲院」這件事,跟我聽見「總統」倒掉的時候,有著一樣的衝動,畢竟,在台北的生活,我如此仰賴著「真善美」!

署名「大叔」的網友,在新浪的部落格裡,開啟了一個「搶救真善美戲院連署」的網站,對喜愛國片的我來說,也不能不加入此活動。

坦白說,這個活動的成效,我並不看好,畢竟電影的問題在台灣,並不是一天兩天所造成現今的狀態,有太多太多的因素,不單單只有專以播放國片或藝術電影的「真善美」會遇到問題而已,它只是比其他的電影院提早出現問題。遲早,台灣的各大電影院遲早都會面臨這樣的狀況,如果再沒有人重視這個產業的話!

究竟,問題出在哪?

我想,大概有很人都想不通為什麼。存在於這個社會的變因太多,以致於要對症下藥去拯救,似乎沒有那麼容易。就好像,我時常想不通的,究竟是因為電影難看,所以大家不去電影院?還是因為票價太貴,沒人肯去電影院?又或者是娛樂的活動太多,所以不再泡在電影院?有很多問題,是循環的,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以往,我以居住在台北可以看到許多南部不放映的電影為傲。票房不佳,成為片商不願意南下播映的理由,當我用盡全力替居住在南部的親友,從電影院的客服一直問到電影院的公關上層,才得到「我們會盡量把XXX片,在高雄、台南部播放」,我這才完成了我的任務,轉述電影院官方的回答給南部的親友。但,並不能所有的電影,都得要影迷這樣三催四請吧!

當時,我把責任歸咎於南部的資訊不像北部那樣流通,民眾能夠得知有什麼片即將上檔的資訊不多,以致於走進電影院的次數相對下降。為此,我很用力的鼓舞親朋好友,讓他們可以起身走入電影院,看那我推薦在南部有播放的電影。

而今,「總統」倒了,「真善美」也像是即將要吹熄燈號,即便還有「絕色」、「長春」,甚至是螢幕小到不行,讓人看得頗不舒服的「光點」,都讓人覺得心生悵然。下一家會是誰?我們不知道。可是會不會有一天,我們期待著看什麼片,也得一家一家電影院,用很強烈的態度表示,「我想看」?還是等待DVD的出現,就好?

究竟,問題出在哪?

我相信,多半的問題出現在這個社會!我並不願意將電影院衰敗的責任全部歸給政治,或政府。

為什麼民眾不願意上電影院看電影?特別是國片和藝術片?
國片陳腔爛調?
藝術片看不懂?
不知道有這些電影在上映?
DVD的價格比兩張票便宜,為什麼要去?
盜版就看得到了,為什麼要去?

這些臆測性的答案,有些看來尖酸,有的讓人心酸,但我相信,有很多人是選擇這些答案的。然而所謂國片內容是不是真的很爛?真的不用到電影院看?真的不值得我們到電影院看?並不完全是觀眾能決定的,至於看不懂的藝術片,原本的小眾,本來就不用太期待大眾的青睞。唯有不盜版這件事,是可以請觀眾作主的。

如果要深入的去探討為什麼有那麼多國片是無法讓人想進電影院,問題就大了,我認為不單單是錢可以解決的事。缺乏幽默感、話題太嚴肅、不知所云、喃喃自語……等等關於國片內容指控不用多說,我們當然可以不要有太多好萊塢式的芭樂劇情,但是不用什麼都要那麼「藝術」吧!

扣除電影本身的問題後,就應該來討論「錢」這件事。

這幾年國片(包括幾部紅透半邊天的紀錄片),因為資金的關係,必須利用部落格及貼文的方式來達到宣傳。但其實光靠「口碑」來宣傳一部戲,除非它真是好看到不行,否則不太可能會形成口耳相傳的功效,更別說當第一個人傳到第一百個人的時候,片子已經下檔的窘境。而究竟,為什麼這些片子都沒有錢,去做一個叫做「宣傳」的動作?錢究竟被誰賺走了?

再說到電影票價。其實「真善美」的票價算是OK了,有更多的東西,需要花更多錢去滿足,台灣人也是很認真的給他花下去了,究竟為什麼不去看電影?其實我很好奇著。但當我走一趟香港,去了一次百老匯,我才知道,原來我們的票價真的是高的嚇人。我知道,如果還要降票價來吸引觀眾,對「真善美」真叫剝削,不過如果我們要搶救這一塊還屬於台灣的文化(電影及電影院),是不是應該要有適切的方式,用來吸引民眾走進電影院?

而我們究竟要政府究怎麼幫忙?我想,兩點。一是幫忙宣傳,二是補貼票價。但要有什麼樣的配套,得由政府和電影界去討論。(多花點力氣在台灣的文化上面,比多花口水在吵長久以來的問題重要;多花點錢在台灣的老百姓身上,比花在弊案中來得實際)。

電影業要如何請民眾幫忙?民眾除了進電影院之外,大概也只能寫寫文章,當個口耳相傳的媒介而已。

要救「真善美」,以我們微薄的力量,只能發聲,只能付諸行動走進電影院了。至於政府那邊,得看有沒有人要理我們;至於台灣的電影界,也請好好加油囉!

(各位愛好電影的朋友,也來加入吧!)

P.S
我真有行動力!說寫就寫。那也沒辦法,我看十部電影,應該就有四到五部是在「真善美」看的。票根都留著,但不記得是那一部了。
台北一直下雨!真是不討喜的天氣啊!

換日線的話:這星期來看「國士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