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過年的時候,我總是會變一些小東西來賣,再順手問有沒有朋友(網友)要,因為印刷品一印都要印到一定的數量,賣不完都會拿來送。每年想這些週邊商品都覺得十分有趣。

2016年去日本玩了一個月幾乎天天都會用房東提供簡單的炊具來做一點料理,回台灣後便與「煮飯會煮到生氣」的媽媽商量:妳不用一定要幫我煮飯,我可以自己弄啊!妳不要那麼容易生氣嘛!(不想煮的時候要講嘛!)

廚房一直是傳統家庭裡女人的領地,媽媽總是覺得我煮個飯把廚房搞得亂七八糟(我明明有收好嘛!)習慣的不同在用廚房的時候常常會爭執,但天天作飯「給一家人吃」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好我媽的兩個孩子都是很不挑食的(幾乎沒有不吃的東西,但不太愛吃麵。)

Read More →

由於年底忙新年的商品出貨和一些書展出版社的文宣忙得不可開交,中午懶得煮也懶得出門買,就只好用很懶人的料理餵飽自己。很久午不吃「飯」這玩意兒(減澱粉),但最近突然好想吃飯,剛好冷凍還有去骨雞腿肉,加上前幾日煎玉米蛋餅沒吃完的罐頭玉米粒,還有一些金針菇,就能跟前一晚買的糙米煮一鍋玉米雞腿肉炊飯。

Read More →

很小的時候我是一個非常不喜歡吃餃子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非常不喜歡跟媽媽和姊姊喜歡同一種食物,一種不想跟她們一樣的固執。直到長大慢慢把小時候不吃的東西一一都嚐過之後,就甚少有什麼食物會讓我不吃,但我仍然比較偏愛米食,而不愛麵食,倒是水餃和煎餃算是比較熱愛一點。

要把水餃作為「煎餃」,原則上只要它本身的餡好,皮的厚度不要太厚,把水餃變成煎餃都是很好吃的。倒是有一年去日本住三十天時,吃了日本的煎餃不很喜歡餡裡的高麗菜幾乎成末的口感。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食材步驟於文內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對所有的事都大方,唯有「吃」這件事我會特別的握在手裡,像是捧著什麼寶貝一樣的收在自己小小的藏寶盒裡,誰都不能觸碰,若是盒裡的東西被拿走,我還會暴跳如雷的大叫:「為什吃掉沒跟我說?」也不過就是一瓶可樂、一包洋芋片,或者就一顆茶葉蛋!搞得一起生活的人最後在家裡的四處擺著我的藏寶盒,要打開它們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我不是家中最會作飯的人。母親可以日日絞盡腦汁端出三菜一湯,不會太經常重複;姊姊照著食譜的步驟幾乎不失誤地完美擺盤,總是美噠噠貼上line的動態供人讚賞。她們作飯給我吃,想從視吃如命的我身上得到一點肯定,好讓我收下她們的大作,放進我的藏寶盒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