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Facebook,食材步驟於文內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對所有的事都大方,唯有「吃」這件事我會特別的握在手裡,像是捧著什麼寶貝一樣的收在自己小小的藏寶盒裡,誰都不能觸碰,若是盒裡的東西被拿走,我還會暴跳如雷的大叫:「為什吃掉沒跟我說?」也不過就是一瓶可樂、一包洋芋片,或者就一顆茶葉蛋!搞得一起生活的人最後在家裡的四處擺著我的藏寶盒,要打開它們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我不是家中最會作飯的人。母親可以日日絞盡腦汁端出三菜一湯,不會太經常重複;姊姊照著食譜的步驟幾乎不失誤地完美擺盤,總是美噠噠貼上line的動態供人讚賞。她們作飯給我吃,想從視吃如命的我身上得到一點肯定,好讓我收下她們的大作,放進我的藏寶盒裡。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母親根本沒有時間能夠擠出來給工作以外的任何事。偶爾是我出門張羅一家人的飯菜,從早餐到晚餐,從十歲到二十歲。更多的時候是姊姊代母親走入廚房,我便在一旁看著那時才十多歲的姊姊變化餐桌上的豔麗色彩。母姊都嫌我在廚房裡占位置,我便摸摸鼻子退出那裡。她們看著我吃著那些料理也多有滿足,那是我對於「吃」的衷心、真誠,不需要任何言語,我的專注便是她們最為得意的表情。

我不是個喜歡照規矩料理的人,以致那些糕餅我都無法完成。什麼粉的比例、重量、水份,我總是拿捏不準,把布朗尼做成巧克力漿、把咖啡凍搞成勾芡,還好不特別愛需要比例的甜點、餅乾,其他只要能煮熟的東西都還可以輕鬆的搞定,總之能吃就好管它好不好看有沒有什麼太美味的味道,每次都用「我喜歡食物本身的味道」帶過,好讓我手中完成沒什麼調味的那道菜得以得到青睞。

蔬菜湯是著戀instagram的姊姊從網美的食譜上學來的。只需要一顆不切的洋蔥、大白菜(娃娃菜)、紅蘿蔔、德國香腸作基底加上水和一小包烹大師干貝風味的粉,就能煮出一鍋甜美的蔬菜湯。步驟也很是簡單,除了洋蔥不切外,其他處理一下通通丟進水裡一起煮便是。我不想湯裡有油,沒加德國香腸而多加一點菇、玉米筍,或者起鍋前再丟幾朵花椰菜點綴一下偏黃的湯色。(職業病)

不只對「吃」會緊緊抱在手裡,還能有莫名的專一,只要喜歡吃的東西,總是可以衷情許久。這道簡單不用腦的蔬菜湯未來應該會一直出現在我的餐桌上,也補上我不特別愛蔬菜,稍稍平衡我無肉不歡的壞飲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