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過年的時候,我總是會變一些小東西來賣,再順手問有沒有朋友(網友)要,因為印刷品一印都要印到一定的數量,賣不完都會拿來送。每年想這些週邊商品都覺得十分有趣。

2016年去日本玩了一個月幾乎天天都會用房東提供簡單的炊具來做一點料理,回台灣後便與「煮飯會煮到生氣」的媽媽商量:妳不用一定要幫我煮飯,我可以自己弄啊!妳不要那麼容易生氣嘛!(不想煮的時候要講嘛!)

廚房一直是傳統家庭裡女人的領地,媽媽總是覺得我煮個飯把廚房搞得亂七八糟(我明明有收好嘛!)習慣的不同在用廚房的時候常常會爭執,但天天作飯「給一家人吃」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好我媽的兩個孩子都是很不挑食的(幾乎沒有不吃的東西,但不太愛吃麵。)

媽媽們也那種「有一種餓叫媽媽餓」的病,老是覺得孩子會餓死,有時作息時間不一樣,我常十點才吃早餐,十二點她就又煮午餐叫我吃。

接案嘛,有時候想要把工作到一個段落再去吃飯。常常她午餐十二點煮好了我都拖到快十二點半才吃。媽媽有一種「我都弄好了你到底要不要吃」的不耐煩。於是為了「我的作息跟她不一樣,她覺得我不正常」爭執到殺紅了眼,誰都看誰不順眼。

那年我的工作量大減到讓我焦慮無比,每天這樣為了「我的作息不正常」爭執到天荒地老,最後我跟媽媽說:「妳以後不要煮我的午餐了,我可以自己弄。」

作飯和買菜這兩件事,幾乎是填補了我當時工作銳減的空檔,我過起早上出門騎車、買菜,中午作飯,下午工作幾個小時就收工的半退休人生。於是,有了每一天都在instagram曬午飯的照片。

作飯難嗎?對一個從小就在母親身旁幫忙張羅的孩子眼中看來,是不難的。只看母親願不願意讓出她的領土,讓孩子有機會替自己作飯。

於是我開始與媽媽分開料理自己的午餐,在各自的工作和作息裡,擁有時間的調配權,誰也不需要配合誰。「中午十二點」吃飯這件事,便慢慢消失在我們的作息中。不曉得誰規定「中午十二點一定要吃午飯」的?

媽媽不再為了要讓我在十二點吃飯,中斷自己的工作來作飯給我吃但我沒立馬去吃而生氣。(搞不懂為什麼作息不一樣就硬要攪和在一起。)

媽媽的午飯時間慢慢變成下午一點。而我則在她吃飯的時候才會開始煮,到兩點左右才會吃完午餐。有時她會問我:「你今天煮什麼?」我便知道她那天不想煮,就會提早作飯給她吃;有時她煮多了會跟我說還有什麼可以讓我吃,於是「分食」就變成我們各自作飯後很美好的記憶。

這回把當年做成小月曆的食譜拿出來修改,去掉日期直接變成電子書。原本就一直想把它變成電子版的,一直到最近才有空研究電子版的製作細節,也才研究出「單頁」epub的格式怎麼做。

其他正在製作的內容都太多了,需要花一點時間做,想起疫情中很多人在家裡不知道要煮什麼吃,就花了一天的時間把這本小食譜時間搞定,希望這原來分散在月曆上的十二餐,能在疫情中帶給你餐桌上的想像!

為自己,準備美好的一餐1
購買連結:http://moo.im/a/mpzMSY

書名有1,代表會有之後的喔~

吃外食感到不安心嗎?
想自己下廚又怕廚藝不好?
下廚沒有你想的那麼難,
還有出奇不意的療癒效果,
現在開始作飯吧!

圖:2018年做的小月曆,全都是我手工親手加上撕線以及組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