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住要自己作飯,最難的並不是「下廚」這件事,而是對於食材的購買和分配很難拿捏,特別是很難買到「一人份的食材」,尤其是青菜很容易一大把煮到後來都會變得不新鮮或是壞掉。其他像是泡麵、罐頭、沖泡飲(含所有的咖啡、調味的茶飲、巧克力、湯品……)都很容易因為去大賣場買了大包裝而放到壞掉過期就丟掉。

每年過年大掃除最常需要做的就是把吃到一半的醬料挖乾淨丟掉、沒喝完甜死人的奶茶包丟掉(自己弄奶茶最好喝的就是用茶葉煮)、冬天想要熱飲而買的湯品,以及發現放太久的泡麵、罐頭,不知道過期一點點到底要不要吃掉?(我會吃掉)

Read More →

已經煮著一人份的午餐好幾年,每每聽到很多人覺得「作飯」是困難的、麻煩的,都讓我不禁皺眉,大概是太多料理的步驟,以及許多對食物的要求和標準都太高了,以致於拉出了一個長長的界線,讓人怎麼也不敢跨越。

就好比剛畢業的時候,我離家卻從來沒有想過即使沒有一套標準的廚具,還是可以用簡單的方式,端上一頓還算營養的食物,甚至連後來跟另一半住在有標準廚房的屋子裡,也不見得能煮出現在自己一個人吃的料理,至少當時都煮得不那麼美味也不那麼好看!

這多半都是因為我們離廚房太遠,對食物的想像太貧乏了。

Read More →

也不是只有在週末才會動手料理,平日的晚餐回媽媽家吃媽媽作的飯,其他兩餐因為得跟得上其他合作單位的工作時間,不太會特別會去想比較耗時的料理,通常都要控制在三十分鐘內連同吃飯時間完成一餐。在家工作最重要的一件事,其實是「要會自己料理三餐」,這得好好寫篇文章來說說。

「千張」這玩意是一回姊姊幫同事買時,特別替我買回的食材,說是減重的好食材。回家裡吃飯時我常常翻找冰箱有什麼可以「偷走」的食物(哈哈!)一個人住實在太難買小份的魚蝦肉蔥蒜,若不是處理好也真空包裝的肉品,還得三天兩頭去市場採買,常常買多了吃不完壞掉浪費,或是冰過頭也不新鮮,但買少了幾乎就得天天進市場買菜,只好回家常常看看媽媽有沒有什麼買得比較多也處理好的東西,順手就跟媽媽說:「欸,我偷了妳一包蝦子。」

Read More →

週五晚上帶著跳繩要到健身房運動,不料時不時的頭暈打亂了行程。第一次在頭暈的時候,身旁有人可以扶,我跟姊姊說:「妳不要離我太遠,我要有人可以扶著走。」趕忙走到可以坐下的地方,等那找不到任何理由的暈頭轉向減緩。是最近太忙?是神經太緊張?不曉得,我還找不出這症狀出現時的狀態是什麼,只得在有感覺的時候快點停下所有的動作,快則十五分鐘復原,慢則躺上半天才會舒緩。(*不要叫我去做檢查,我做過N種檢查,只能放鬆,就是放鬆就對了。

從小不愛北方麵食,尤以那些厚實的麵條更是不愛,去館子吃麵時,總是先看著店家的麵團或是菜單上有沒有「細麵」,只要粗點、紮實點如刀削麵有點厚度,我就會選擇其他的食物選項,但卻熱衷義大利麵(也要細的)和日本用作冷麵的麵條,以及台灣粗粗如米苔目的烏龍麵。逛百貨賣場時看見有新的冷麵麵條及它的調味鰹魚醬油,二話不說各挑一項丟進姊姊拿著其他東西要結帳的雙手。

Read More →

難得終於把睡眠、起床調回可以早起出門游泳的時間,在週末路上人車都稀少、太陽還沒這麼毒辣的早晨!倒是泳池晨泳的人比起平日的還多,接下來的暑假平日應該也不會太少人才是!

昨晚姊姊煮了蝦仁義大利麵、留了一份中午她做的燒臘飯給我,燒臘飯吃完義大利麵就吃不完了。媽媽說:「留著我明天中午吃!」恰好我最近想作蛤蜊義大利麵,就跟媽媽說:「我明天自己弄來吃啦!」我就把剩下的義大利麵從家裡帶回家了。

Read More →

由於年底忙新年的商品出貨和一些書展出版社的文宣忙得不可開交,中午懶得煮也懶得出門買,就只好用很懶人的料理餵飽自己。很久午不吃「飯」這玩意兒(減澱粉),但最近突然好想吃飯,剛好冷凍還有去骨雞腿肉,加上前幾日煎玉米蛋餅沒吃完的罐頭玉米粒,還有一些金針菇,就能跟前一晚買的糙米煮一鍋玉米雞腿肉炊飯。

Read More →

由於體重來到人生新高,又開始研究起一些低熱量的食物。「雞胸肉」應該是許多人作為減重減脂的食物,線上賣的雞胸肉也琳瑯滿目,我買過幾種,後來決定自己找未料理的生雞胸肉來煮食。一來是生雞胸肉比較便宜,二則是可以做比較多種變化。

Read More →

很小的時候我是一個非常不喜歡吃餃子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非常不喜歡跟媽媽和姊姊喜歡同一種食物,一種不想跟她們一樣的固執。直到長大慢慢把小時候不吃的東西一一都嚐過之後,就甚少有什麼食物會讓我不吃,但我仍然比較偏愛米食,而不愛麵食,倒是水餃和煎餃算是比較熱愛一點。

要把水餃作為「煎餃」,原則上只要它本身的餡好,皮的厚度不要太厚,把水餃變成煎餃都是很好吃的。倒是有一年去日本住三十天時,吃了日本的煎餃不很喜歡餡裡的高麗菜幾乎成末的口感。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食材步驟於文內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對所有的事都大方,唯有「吃」這件事我會特別的握在手裡,像是捧著什麼寶貝一樣的收在自己小小的藏寶盒裡,誰都不能觸碰,若是盒裡的東西被拿走,我還會暴跳如雷的大叫:「為什吃掉沒跟我說?」也不過就是一瓶可樂、一包洋芋片,或者就一顆茶葉蛋!搞得一起生活的人最後在家裡的四處擺著我的藏寶盒,要打開它們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我不是家中最會作飯的人。母親可以日日絞盡腦汁端出三菜一湯,不會太經常重複;姊姊照著食譜的步驟幾乎不失誤地完美擺盤,總是美噠噠貼上line的動態供人讚賞。她們作飯給我吃,想從視吃如命的我身上得到一點肯定,好讓我收下她們的大作,放進我的藏寶盒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