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後那年台灣反核的民意高漲。我畫了一張貼紙,沒有賣。送給當年廢核遊行的單位去義賣,聽說是還沒公開賣就已經被工作人員搶了一波。那時我剛學會絹印,有人問我:「能不能做成衣服啊!」後來也做了各種版本的反核貓T恤、袋子、後背包,我也陸續在路上會看到我自己畫的東西在別人身上。

畫畫不是我的專長,設計也不是。我的人生絕大多數都是誤打誤撞的,做得喜歡也能糊口我就留著,做得開心有人喜歡想要,我也能滿足喜愛的人,那也算是交個朋友。也就很巧,離開上班族的人生後,我就靠著這些我從來不認為的專才生活。有人捧場我也就不用出去上班,在電腦前絞盡腦汁即可。

Read More →

親愛的弟呀,這幾天我一直不敢打開facebook的回顧,深怕想起去年的十幾天的事。小祥心因性休克跑步的時候走了,接著是你,然後是小祥的媽媽我的大姨。整整十五天,每日都像度日如年一樣,人都似乎老了好幾歲。

那晚你走之前,不曉得為什麼,我累得無法動,整個人像被挖空似的。你不斷地起身,想找一個角落窩著。找一個角落窩著等待死亡,那是貓的習性,你不是我第一隻送走的貓,卻是第一次把一生都給我的貓。我大概是因為對抗著那份心裡的悲傷和不忍看著你起身、跌坐、趴躺,而感到全身的力氣全部放盡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