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後那年台灣反核的民意高漲。我畫了一張貼紙,沒有賣。送給當年廢核遊行的單位去義賣,聽說是還沒公開賣就已經被工作人員搶了一波。那時我剛學會絹印,有人問我:「能不能做成衣服啊!」後來也做了各種版本的反核貓T恤、袋子、後背包,我也陸續在路上會看到我自己畫的東西在別人身上。

畫畫不是我的專長,設計也不是。我的人生絕大多數都是誤打誤撞的,做得喜歡也能糊口我就留著,做得開心有人喜歡想要,我也能滿足喜愛的人,那也算是交個朋友。也就很巧,離開上班族的人生後,我就靠著這些我從來不認為的專才生活。有人捧場我也就不用出去上班,在電腦前絞盡腦汁即可。

已經很長時間,我沒有很認真設計衣服、賣衣服。除了遊行之外,平常衣服也賣不太動,加上還有設計的工作和這幾年要顧身體、找個空間把所有手作的東西搬出去,才不致於跟母親的衝突越來越大而無法收拾。(倒是「我是台灣人」一放蝦皮就有人買!)

二○一七年底那個被我畫成反核貓的貓弟過世後,我更是提不起勁想要畫任何一隻貓。前幾天來買衣服的男孩穿著我那件世上只有五到十件的「支持多元成家」的T恤。他開心的說:「我很喜歡你畫的貓。」我看著他的衣服說:「你這件我做得很少。」他邊挑衣服邊說:「你快點畫,我喜歡你畫的貓,你畫什麼我都買。」

如果說小書袋是我成立「線。作」這個品牌的開端,為了替母親找些退休後的事做、村上春樹「村上收音機」的海外贈品是我攬下的第一筆設計案以外的訂單,「反核貓」肯定不是為了賺錢而畫出來的東西。

那是三一一之後,那是廢核意識高漲的幾年,我所畫出來的種種,只是藉由貓弟的可愛表達出我的理念而已。若不畫這些可愛的東西,我很難與人親近、接近、靠近。我的文字、我的本人,常常無法跟我畫出來那些東西結合,所以我幾乎聽不到任何人告訴我:「我很喜歡你的畫(設計)」、「我很喜歡你的貓」……

親近的朋友當然聽得到有人喜歡,但我是商人也是創作者,我需要「賣得掉」的業績和「被喜歡」的讚美和肯定。至少至少不要印了一直是庫存,我也不想做「快時尚」的幫兇,讓大家一直花錢汰換衣服。

「反核貓」的衣服還是賣得掉。而我也真真切切在後來這些日子裡、在整個社會議題不停、不斷變動下,很清楚「議題」的「時效性」,從反核、反空汙、同婚、台灣主權……要關切的太多,要穿在身上發聲的衣服可能一星期可以換穿上不同的口號。

我不喜歡追逐潮流而走,我只設計、創作我要說的話,我也盡可能地希望創作出來的圖樣是可以讓大多數人當作「可以」、「敢」穿出門的設計。

無論如何謝謝你們買過這隻貓的任何週邊產品。替貓弟賺來不少罐頭和醫藥費。另一個反核貓是「beat」畫的,也就是畫正興貓的繪者,也是生祥身上穿的那件。但謝謝你們知道我也畫過這「反核貓」。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靠畫畫、設計賺錢。但我很喜歡這兩件事就是了。

這幾天被問到的最多問題是(但其實也就只有十組左右的人來):你該不會要把你的工具賣掉吧?你以後就不賣東西了嗎?你以後就不畫畫了嗎?

我以後所有原來做的事都還是會照舊。教學、創作、設計、絹印、寫字……沒有任何事會被我停掉。我只是明白我需要一個完整安靜的空間留給我自己。這之後的計劃就容後再說了。

謝謝你們買過、來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