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忘記上次登入BBS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做這本書之前,總編跟我講還有一本是關於接體員的封面要做(封面設計)。大概是我身邊會傳ptt消息給我的朋友,都沒關注到大師兄,也不關注媽佛(marvel)版,所以完全沒有讀過這號人物的文章。

聽到「接體員」三個字,我眼都亮了起來。開始想像這到底是一本什麼書?一定跟「死亡」有關嘛。我又是個從小對「死亡」有強烈好奇的人,心情好的時候想著「活著幹嘛?」,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想「死了會是怎樣?」總之,很期待這本書的到來。 Read More →

上網實在找不太到這類的文章,來寫一下早上的經驗好了。

樓下的貓媽媽,是我們都認識的貓媽,認我媽媽的車聲,會在門口等飯吃。生了三隻小貓,大概全世界都會來找我媽問貓的事,最後當然變成我的事。 Read More →

母親與姊姊昨天一直跟我說有小貓叫。因為沒聽到,我誤以為是地下室暫住的三隻有貓媽顧的小貓,所以也沒認真去找那聲音。(他時而叫時而不叫)

我便跟我媽說,小貓有貓媽顧,不用管牠啊。一直到我準備出門吃飯看電影,看到有兩個小孩(鄰居一個國中一個國小,我不認識,以制服辨識。)圍在我的機車旁的水溝一直看一直看。 Read More →

2016-06-19 13.10.03

關西的雨下著, 前一晚太累,起床整理完照片,想起繞著守口走的那幾日,還經過一間沒逛過的超市。看著屋外的雨勢,決定哪裡也不去,打掃、整理一下房子,接下來要迎來姊姊入住,本來一個人的空間,要劃分出兩個人都好休息的位置。

如果要回想前一次我與姊姊長時間二十四小時相處在一起長達十多天,應該要退回我們都還是學生時代的寒暑假了。一想到這裡我所有的焦慮感占滿整個腦子。我能夠一個人隨性而活著輕鬆自在,但加一個人一起生活,還是想到整個人都慌亂起來。 Read More →

一隻皇后Nana-14


這隻貓,不是我的貓。北上的其中一天,突然聽見她走了,說是也拖了好一陣子。雖然久未有這貓那人及其他貓的消息,但聽見時也頗為難過。那好像是時間上的某一個點又經過了一樣。整理了一些牠的照片,算是記憶她,也算是記憶生命裡有她的時光。(但我發現,其實我,好少拍她。)

親愛的Nana,一路好走,要當貓天使喔!:)

看照片吧!

陽台曬太陽
一隻皇后Nana-23

生病戴頭套
一隻皇后Nana-37

窩在書架旁
一隻皇后Nana-8

趴在地板上
一隻皇后Nana-53

腳穿黑長襪
一隻皇后Nana-79

被咬傷屁股
一隻皇后Nana-67

認真吃飯中
一隻皇后Nana-78

站在書堆裡
一隻皇后Nana-84

快要睡著了
一隻皇后Nana-63

更多貓皇后的照片

P.S
高雄,天涼不冷。
過了十一月的陰暗,應該會一切都好吧!

換日線的話:拜拜~拜拜~Nana拜拜!
二○○四年十月,在大安森林公園聽流浪之歌音樂祭,接到友人的電話,說有兩隻貓,問我要不要養。我和情人離開大安森林公園,快速的來到了友人家中。

一隻混著阿比西尼亞的小貓,棕色的毛色、麒麟尾,圓滾滾的眼睛望著我,另一隻穿白襪的黑貓,胸前有著像台灣黑熊的白毛,黑臉上有白毛加一點很可愛的黑點。我不愛貓。從來不愛,直到遇到這個養了六隻貓的情人,才興起了我也要有自己的貓的念頭。當時的我,是失神的過著生活,每天跟情人嚷嚷:「我都沒有自己的貓,沒有貓黏我,你的貓都黏你!」於是,我們就帶回了這兩隻貓。

白襪黑貓,叫黑黑。眼睛烔烔盯著我的棕色貓,則是我後來的愛貓,牛牛!可能是我初次養貓,所以一直想說只要一隻,於是只認一個主人的貓兒,牛牛認了我,黑黑認了情人。我成了牛牛的主人,每天關注著她的一點一滴長大,我的無神生活,好像也有了目標,開始振奮起來。

 
牛牛是一隻牙還沒長齊就發情的母貓,帶她去結紮時,醫生還很驚訝這樣的狀況;她喜歡窗外,每天都會坐在抽油煙機上看著窗外;她會開紗窗到廚房外的停車場玩;她曾經被上百隻跳蚤進攻,只因她跑出去玩了一下午;她喜歡上二樓的陽台,「咚」的一聲跳到浪板上,跑去跟別的貓玩;她喜歡從抽油煙機跳到廁所門上,還因此斷了一根指甲;她喜歡假老鼠的貓棒;她喜歡躺在我大大的肚子上睡覺;她喜歡躲到床下怎麼也喚不出她;她喜歡……

跟情人分手後,我帶走了牛牛,搬到只剩她一隻貓的小套房裡。由於分手來得突然,需要及時的房子住,便住進了友人家還空著的小套房,因為只有那裡,准許養貓。每天每天,我都在想,如果我繼續在台北工作,以後我回高雄,是不是要把她也帶來帶去?如果我要整個搬回家住,那麼,我是不是要把貓兒帶回高雄那個不適合貓住的地方?於是,我問了分手的情人,是否可以接養牛牛,至少情人家裡的貓兒可以伴著牛牛,有空的時候,情人也還會把牛牛帶出門溜躂溜躂。

只是,我的手機上,還是牛牛的照片。那圓滾滾的眼還仔仔細細的盯著我看。我想念牛牛,想念這隻讓我體會生命一點一滴成長、想念那份成為父母照料孩子的心情、想念她黏膩卻溫暖的叫聲、想念她想睡時需要像孩子般需要哄睡拍背的樣子、想念她的一切一切。

我問媽媽:「可以把她接回來嗎?」媽媽怕貓,家裡不適合養貓,所以,我只能想念。

牛牛,妳好嗎?想我嗎?
牛牛,妳有乖嗎?有到處亂跑出去玩嗎?
牛牛,妳有開心嗎?沒有看到我的時候,會難過嗎?
牛牛,其他的貓貓有陪妳嗎?安慰妳嗎?
牛牛,妳不可以忘記我,我也不會忘記妳,好嗎?
牛牛,去書店玩時不可以咬客人,也不可以咬妳馬麻喔!
牛牛,我想念妳,妳好不好?

 
P.S
有看到牛牛的大家,要記得跟她說,我想她。
有看到牛牛的大家,要記得她沒有不喜歡你們,想咬你們,她只是比較愛我。XD
 
換日線的話:阿牛真的是一隻很可愛的貓,請大家愛護她。

那天,在小小翻起這本剛進的《世界貓咪圖鑑》,就再也沒有離開我邊。很久以前,我就想要買某出版社出的貓咪圖鑑,因為書很厚,也算精緻,所以當時就很想買了,只是礙於荷包,才沒有像發了瘋的買下那本貓咪圖鑑。

想要看貓咪圖鑑,很單純的只是覺得裡面的貓都很可愛,這理由很好笑,但三年前我還是一個怕貓的傢伙,現在卻可以抱著這本圖鑑,每翻一頁就呵呵呵的笑個不停,不斷的驚呼:「好可愛」或者又不斷的大叫:「怎麼可以那麼醜!」

比起貓,小時候我是比較愛狗的。或者應該說,小時候我的個性像狗,很頑皮,現在則是與貓相仿,有個性到某一種境界(當然,要說我一直很有個性也可以。)

許多人知道我有一隻愛貓(我就是耍神秘到連貓都不願意說名字),《世界貓咪圖鑑》第一個說明的貓,是「阿比西尼亞」,而家裡那隻胖子,就是混了這個種的。書裡對「阿比西尼亞」的習性,是「喜歡高處、喋喋不休」的,對照起來看,就覺得「嗯,我確定牠混到阿比西尼亞」。

貓是很有個性的,胖子如此,但牠擁有著阿比西尼亞的溫柔,在想黏人的時候,總是讓人沒法抗拒,不想黏人時,你怎麼抓都沒用。對於主人,牠還是擁有著一點阿比西尼亞的忠實。

我很習慣牠的黏膩以及牠的疏遠,有時都會忽然的把牠當成人一樣,覺得像是親身的孩子一樣,將牠的習性與自己畫上等號。牠與人的距離,就如同我一樣,喜歡在一定的距離裡。

時常有人會因為抱不到牠而難過或沮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大家,胖子喜歡有一定的距離,只要你對牠友善,不怕牠,不追著牠跑,那麼牠感覺到了,就會靠近。這跟人與人的距離很像,不遠不近,約莫是最好的距離。

每一個愛貓人,都要有一本《世界貓咪圖鑑》,又究竟是為什麼呢?其實只是因為,你只要愛貓,你應該會百翻不厭,這樣一本滿是貓的書。圖鑑?我其實只是把它當成一本貓咪寫真集:P

(胖子,原諒你主人我不給你正名,改天開個貓板的部落格專門寫你。但不是現在,至少,你主人並不愛趕那個貓咪潮流。)

《世界貓咪圖鑑》 2006.12. 晨星出版有限公司/ISBN:9861770690
解說/葛洛麗亞.史蒂芬 攝影/山崎哲 譯者/李毓昭

P.S
我這幾天應該是秀逗了,都不睏,真慘。
現在是早上七點零六分。
台北現在爆冷。

換日線的話:不要再跟我說我用標題騙你進來了。感謝~~

自小我就是一個怕貓的人,就像很多小孩看了鬼片之後對那隻九命黑貓有著恐懼一般,對貓,我始終抗拒,沒有像對忠心狗兒的喜愛,更沒有溺著父母央求飼養的舉動。貓在我印象中是一種會咬死老鼠、見了人會逃跑(不知道是人逃還是貓逃)的動物,牠們更是一種會把人的靈魂放在肚子裡的怪物,直到我遇到這個書寫《完全變態》的人,直到我看見這本書,才知道貓的種種種種,否則,像我這種生活在只有野狗沒有野貓的城市中的人,或許一輩子都無法相信「貓,也有可愛的!」。

初翻《完全變態》,看見「貓進場」的單元,不禁想著這個主人也挺變態的,一個人居然養了一窩子的貓,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一個怪怪的傢伙?能夠與那麼多的貓共同生活在一起,應該也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為了找出貓對他的誘惑,我翻起序言「被貓選定的人」,沒有找到理由,也沒有找到原因,卻為了一段話,牢牢的感動在心,「你說,來世要轉生為我貓。為了你,若上天允肯,我願意再苦作人一回。」

沒看過《完全變態》前,我一直以為它是一本普通不過的……書吧!《完全變態》這個書名,也不知道它在提什麼、講什麼。後來,知道是一本「貓」書後,又以為它是一本普通不過的……寵物書吧!反正不過講一些養貓的方法、照顧貓的方式……等等如同市面上很普通的「寵物教戰守則」,直至那段淒美如愛情的承諾出現,才讓我緩緩的進入《完全變態》的世界,看貓生、貓名、貓習性……

沒有順著書的編排順序而走,從序言以後的文字,我以跳躍的方式閱讀。《完全變態》沒有長篇小說需要循序漸進的閱讀規則;沒有短篇小說集的分門別類幫你分好哪一篇小說歸在哪一類,甚至沒有那些用來闡述所謂理想、所謂道德、或者知識的小散文那樣枯燥無味的文字。我在屬於貓的文字裡,看見貓的溫柔、貓的可愛,還有那位變態主人時而幽默,時而溫柔,時而感性,時而爆笑的感動。

如果說閱讀是滿足一個人的欲望,那麼見著了書中的這些咪仔,算不算是一種幸福?閤上這本書前,與變態主人的相識(其實這才是我閱讀它的主因),讓我有幸遇見這些文字的作者,還能與那些可愛的咪們一見,那像是苦苦見著了書裡無法現身的偶像一般興奮。原以為,我可以順順利利的見到所有的咪仔,但事實不如我所料,多年來看到貓會跑開的我,終於肯相信,人貓相對,跑開的是貓,而不是害怕貓的我。一直到很後來,我才見著還在貓主人家的所有的咪仔,而牠們也如書裡所言──絲毫不差。

貓,安靜,是狗兒無法達到的境界;貓,溫柔,在寂靜的夜裡陪伴你;貓,乾淨,你無須煩惱牠將種種的髒亂弄在自己的身體。貓或許需要的一直都是牠們選定的人,如果有一天,有咪仔選定了我,那麼,我也願意與牠共生,相互陪伴。

莎孚說:「一九九六年,北國颳著大風,暴雪,剛從台灣回到莫斯科繼續課業的我,在灰色巨大的沉重天空下,靈魂不知為何,僅利餘息一絲。某夜,我突然想養一隻貓。這輩子,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養貓,也從來沒有料到,因為這個機緣,我才了解,自己的身體裡一直沉睡著貓。」我相信,她身體有著一隻貓。因為文字的散出,我相信她同貓一樣,溫柔且具有靈性,能夠明白人心的底層,如同她書寫的貓一樣!(我真是個不負責任的作者,居然又用書裡的一段話混了一段!)

莎孚的完全變態網站

2002.07.01 麥田出版/ISBN:986789555X

P.S
二○○五年。台北,夠了!不要再冷,也不要再下雨了!貓書看了很久了,二○○四年其實有很多心情沒有寫出來,有空會慢慢挖哩!感謝大家都還在喲!
祝 新年一切順心!
^_____^

換日線的話:SOS也有一張叫《變態少女》的專輯,是否特別的人都愛用「變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