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與姊姊昨天一直跟我說有小貓叫。因為沒聽到,我誤以為是地下室暫住的三隻有貓媽顧的小貓,所以也沒認真去找那聲音。(他時而叫時而不叫)

我便跟我媽說,小貓有貓媽顧,不用管牠啊。一直到我準備出門吃飯看電影,看到有兩個小孩(鄰居一個國中一個國小,我不認識,以制服辨識。)圍在我的機車旁的水溝一直看一直看。

我和鄰居先生,把密封的水溝蓋搬開(很重的那種)但我們都不相信有貓在水溝。(沒有任何縫隙啊)我還趴下去用手機照。就沒看見半隻貓啊。鄰居先生更猛,頭都要鑽進去水溝了。(很臭真的)

孩子們不死心,我也不死心,但貓一會兒叫,一會兒又不叫。另一戶的孩子,還沒上小學吧,我也不認識,從陽台一直問我們找到沒。我抬頭問她:「找到了,你要不要養?」 她就不問了。羞怯地搖了搖頭。

還是沒找到我們都決定放棄,但我每說一次要放棄、要將水溝蓋蓋上,小貓就喵一聲(這真是惡整我真的XD)。最後還是把水溝蓋蓋上。我開始懷疑小貓在我們的機車裡。我搖晃了每台車。他又不叫了,他不叫我們就找不到他。

等到我騎上車肚子超餓的,要去郵寄東西的時候,他叫了。在我車子裡啊。我又小心翼翼的把車騎到機車行,請老闆救我。等到他打開我的機車前面板,傻貓就趴在管線上。牠很緊張,我也很緊張啊啊啊!(緊張到我忘記拍照了!!可惡。超經典的畫面啊!)

我抓起狂暴的他,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情感上我應該要還給貓媽媽的。可是我不知道平時貓媽跑去哪,他只有吃飯時才會出現。理智上我不能放走他,像這樣的小貓在沒有貓媽媽照顧,很容易會死掉。也大概一年半前我替兩隻小貓收過屍,我不想再幫小貓收屍了。我邊呢喃,邊把他帶回家洗又洗不乾淨那成堆的跳蚤,最後送去動物醫院,在那過了一夜,才接回家中。

昨天抓回家的時候,他還咬穿了我的手指。前幾天我看著我手腕上為何回有一道小小的疤,才想起那是前年噴登革熱的藥,抓家裡兩大貓時被啃的。沒想到才過幾天又被貓吃了一口。還好我沒掙扎,沒讓小貓真的扯掉我那塊肉。

母親問我:「你聽貓這樣叫,都不會難過嗎?」(我真的沒聽到。)後來我問她:「為什麼妳們聽到都沒有任何人想把他找出來呢?」

家裡兩隻大貓也是九年前,我聽著那哀嚎的小貓聲,不知道家人能不能接受養貓,忍了兩個小時,下去從水溝撈起來的。

孩子的心都是溫柔的。也許是那份好奇,領著他們想找出那隻貓,但還好有這份好奇,對於生命的溫柔,才能帶著我們這些大人,起心動念把小貓找出來。

鄰居的大人們,常有會對於像這樣的小生命,不知道怎麼處理,就置之不理或事不關己的冷漠。

地下室的三隻小貓,在我寫下一張紙條「請大家包容他們,讓他們暫住久一點,等到他們大了,就會離去。」以後,就沒有任何人對於小貓們有意見,也是昨天,他們與貓媽媽一起離開了我們的地下室。

早上我撕掉了那張紙條。我也不知道這隻被我抓回家的小貓是不是那三隻的其中一隻。我由衷感謝鄰居們。還有那兩個尋找小貓的孩子。

孩子的心都是溫柔的。我們的心裡,始終會有一個孩子。

P.S
謝謝鄰居先生把家裡不用的大鳥籠借給我隔離小貓。雖然他們看不到我寫的。哈哈

One Thought on “孩子的心都是溫柔的

  1. Pingback: 把小貓還給貓媽媽 –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