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最後這一部的重點,大概就是將羅雨儂這個角色徹底推到一個心靈層次的層面,從蘇慶儀最後的回擊出她對羅雨儂最大不滿,不僅道出為什麼她要對羅雨儂做出那樣背叛的理由,也完成了這部戲幾乎神格化了羅雨儂這類人像神般的存在,說好聽一點是「普渡眾生」的保護著身邊的人,但在某些時候,又特別明顯地表現著:透過保護別人這件事,完成了自我內在的渴望,而忽略了人並不能像站在一種被仰望的高度。

關於這個心理層面的描寫,羅雨儂這個角色寫得挺好,而且越到戲的末端,越能看出劇本多麼想要將羅雨儂推往那個「看起來無害」但實質上就是她那樣的「聖人」姿態引發了連鎖反應。但要說羅兩儂這個人不好嗎?那倒也不至於,或者說某一種編劇懷揣著要呈現人性的企圖,過分明顯了,結果變成最後不得不讓羅雨儂扎扎實實的待在那個「像是神」一樣的位置。

Read More →

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看完這部劇集的第二部,讓劇本及角色一個一個帶著去找出那個被殺害及殺害的動機,「誰是加害者」是這八集的主軸,從青春的羅雨儂開始說起,兇手就是第一個要被想起的就是羅雨儂了:她搶了妳的江瀚,讓妳痛不欲生,所以妳憤而起了殺害她的意念。

是什麼樣的恨,讓大部分人相信被奪走手上的愛人時,真的會引起歹念而殺之?那心裡燃起的究竟是心有不甘愛人被奪走,還是一時忍不住心裡的痛楚所以想來個痛快?恨有多大,愛就有多深,到底是說給旁人聽的還是只想表明自己?

Read More →

初聽見林心如在籌備新的影集時就頗為期待。台劇過往常會有宣傳規模做得很大,結果和內容卻都不如預期,但近一兩年內的劇集內容漸漸破除了這個魔咒,行銷、宣傳跟上了數位時代的腳步,擅長運用與網路群眾的互動來加以行銷,內容也多有能與觀眾對話造成風潮,加上不再完全仰賴傳統媒體的收視群,反而讓線上收視延續了劇集的話題討論熱度。

《華燈初上》以倒敘的方式抽絲剝繭開始推理。我一度以為我選錯了劇集,原來它是個找被害者和加害者的故事。Netflix好像特別愛台劇這種時間序跳來跳去的殺人故事,還好這部劇集的時間順序安排的比《罪夢者》好,加上演員陣容堅強,好像也無從挑剔起。

Read More →

疫情的關係,沒有什麼太多新的片子上院線,反而讓台灣電影有了一點被選擇的可能。很久沒有看到一部小品輕鬆又好看的台灣電影,《怪胎》絕對是部值得在這疫情之下,進電影院好好維持社交距離,又小心翼翼收進心裡的電影。

用「強迫症」來帶出愛情的酸甜苦樂,真是再好不過的選擇,看似一堆怪異、重複還有點變態的行為,完全描述人在戀愛裡的脫序行徑。

Read More →

這幾年台灣電影常常有雷,連著幾次高雄電影節也看到不太喜歡的閉幕或開幕片。不小心略就過這部電影,還好現在線上影音上得快,剛看完也是林哲熹演的《海邊的卡夫卡》沒多久,就等到這部在院線偷偷略過的電影。

台灣的電影或電視,總是會在故事軸線埋一個非得要有的「意義」,常常為了那個「意義」把故事搞爛了。像這類的動作片,只要把故事舖排好,動作流暢度抓準,就算是一部只是打打殺殺的爽片也無妨。《狂徒》確實就是一部爽片,不用太花腦子,但是看得十分過癮。恰好前陣子看了《台灣啟示錄/雨衣大盜》這集,看著電影時連結起來便會想到真人真事的運鈔車搶案。 Read More →

「有些事不要怕害怕,怕的太多往往就容易錯過路上的風景。」人生是這樣,看電影也是,如果只堅持不看到爛片,就會錯過很多自以為是爛片的好片。這大概是《藍色項圈》一上影音平台,就讓我點開看的理由。

2018年《藍色項圈》上映前在電影院看到預告讓人頗為掙扎。又是一部校園電影、又是一部以成績為主軸的電影。看完《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電視劇以後,非常擔心是部老掉牙控訴教育體制的電影。票房不佳它也在院線撐不久就下檔,想看也趕不上下檔的速度。 Read More →

長久以來,台灣電影只要加入「同志」這個題,就容易陷入一種「不能自拔的自憐」裡。總是會在其中輪迴著「∵(因為)是同志,∴(所以)悲傷、黑暗、不快樂、沒有未來、不能面對、無法啟齒……」數不清的負面。(當然也有那種神話的同志烏托邦)。

《命運化妝師》的同志梗,其實在陳庭(隋棠 飾)一出現,就爆了(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寫這個梗。)不知道片子的命名,到底是為了不想破梗,好製造一種驚奇,或是將這個梗視為自然的發生?若是前者,就不足以欣喜,但若是後者,則是讓人樂見一種觀念的轉化,不再強調讓這樣的關係成為故事的軸心。(但如果是要像海報那樣製造一種陰暗、死亡、恐怖的氛圍,那真大可不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