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台灣電影只要加入「同志」這個題,就容易陷入一種「不能自拔的自憐」裡。總是會在其中輪迴著「∵(因為)是同志,∴(所以)悲傷、黑暗、不快樂、沒有未來、不能面對、無法啟齒……」數不清的負面。(當然也有那種神話的同志烏托邦)。

《命運化妝師》的同志梗,其實在陳庭(隋棠 飾)一出現,就爆了(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寫這個梗。)不知道片子的命名,到底是為了不想破梗,好製造一種驚奇,或是將這個梗視為自然的發生?若是前者,就不足以欣喜,但若是後者,則是讓人樂見一種觀念的轉化,不再強調讓這樣的關係成為故事的軸心。(但如果是要像海報那樣製造一種陰暗、死亡、恐怖的氛圍,那真大可不必。)

也確實,從頭至尾,除了學校的一場戲,也沒有什麼特別強調同不同性的橋段。我曾經試圖將化妝師這個角色,換成男性,故事也可成立,但那種男人與男人面對面的追尋一個心愛的人的過往,可能就沒有那麼容易平靜的被陳述,或安排。也就因著這樣的安排,不得不給它一點掌聲。不刻意的強調,不將性別問題成為故事的主軸,跳出那個框架,一切,如此自然。

只是,這「命運化妝師」的題,就顯得弱。而真要說拿文宣上的那句「或許、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來當故事的主旨,也太擴大這部戲想講的東西。(如果後面那一句多加兩個字「而是另一個『死亡』的開始,我應該會起立鼓掌吧!)

整體來說,它比《父後七日》好很多,配樂和攝影都還不錯,說故事的方法,也在可推薦的範圍裡。只不過,如果可以能把郭詠明(張睿家 飾)追聶城夫裡的那個精神鑑定拿掉,不要那麼有目的性,只要有辦案的緊追,就很有張力了。(柯南,也沒有任何目的的在辦案啊~噗。)

而其他在網路上看到一些人說把「葉姐」這個角色拿掉,也不是不行(但我滿喜歡開場的兩組人馬搶死人的那場戲。)還有其他戲的存廢問題,我沒有太多的意見。

至於文不對題這件事,咱們也就別討論了。我很喜歡它處理同志的方式,至少不用在電影院看著電影想著:「馬的,又來了!」試想,有多少人想起同志生小孩這件事,總是哀哀怨怨的,一個高中女生,在懵懵懂懂的年紀裡,能這樣作著夢,有多麼美好!

最後的結局,我非常期待聶城夫在棺裡的樣子,以及敏秀(謝欣穎 飾)替他臉上的補縫,沒有這段,真的超可惜的。(你說說,都演到這裡了,還是另一個開始咧~~)

後話:
這兩天看完台片的感覺是,我居然沒有很機車,還覺得它們都可以,也能看。這真一反常態。

主要的理由是不論《命運化妝師》或是接下來要寫的《寶島漫波》,它們都沒有要「刻意」的傳遞什麼訊息,你不用被強硬的被迫去思考哭爸的模式、遠方的意義、出走的真愛、來不及以後就不會做,或者是那些刻板的同志印象……

電影賦予觀眾想像及思考,從每個人的生命裡,反射出觀眾自身得到的答案,說故事的人只需要把故事講完、說好,就夠了。

至於那些非要、硬要說的事,也不需要過分的刻意了。

《命運化妝師》官方部落格
《命運化妝師》Facebook

《命運化妝師》(Make Up)/2011
導演:連奕琦 編劇:于尚民
演員:謝欣穎、隋棠、吳中天、張睿家

P.S
高雄很熱,但晚上還好。
(結果破了一堆梗)
圖片來源:《命運化妝師》官方部落格(這張比其他的陰暗都好看很多。)

換日線的話:隋棠真的很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