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關係,沒有什麼太多新的片子上院線,反而讓台灣電影有了一點被選擇的可能。很久沒有看到一部小品輕鬆又好看的台灣電影,《怪胎》絕對是部值得在這疫情之下,進電影院好好維持社交距離,又小心翼翼收進心裡的電影。

用「強迫症」來帶出愛情的酸甜苦樂,真是再好不過的選擇,看似一堆怪異、重複還有點變態的行為,完全描述人在戀愛裡的脫序行徑。

起先,你以為它真的是在描述那些重複洗手、一再打掃、規律數著步伐的生活強迫,你以為它要說這些怪異要用什麼樣的自我認同繼續活在與其他人的平行宇宙,你以為它要跟你解釋什麼經神疾患的痛苦與掙扎想要從人群裡找到一點「你懂我」的理解被理解!

後來,你才發現那些強迫症在在說明著人在戀愛裡,明明知道那樣很變態,卻一再重複地執行相同的事情:等在通訊軟體前看著對方的已讀、不讀,想著這個人此時此刻到底在做什麼?心裡有沒有自己;什麼事也不做的只要身旁有著戀人相伴,世界全是完美無瑕的美麗,只要彼此一個笑容就像可以收納所有的憂愁,或者像是王菲歌裡唱著:「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但是完全不知道為了什麼快樂,就只為了身邊那個人。

只是如同強迫症帶來的生活困擾,想戒斷又不那麼容易,於是你得習慣那些在戀愛裡不同的習慣、讓自己感到麻煩的行為,開始和它們一起共處,想著「有愛」一切都不會改變的,讓自己與愛情融為一體,直到某一天,像《怪胎》裡的主角那樣,一覺醒來失去那些對愛的強迫症,慢慢就對那些重複一起的動作開始不再那麼執著地渴望改變。

編劇(導演)應該也聽過八百萬遍黃舒駿的《戀愛症候群》吧?這部電影哪裡是在講強迫症的怪,完全是在戀愛中的變態啊!只是,熱戀的激情消退不會像電影裡的強迫症突然不見,它會一點一點地失去,戀人在之後的日子裡不斷質問著彼此,像在電影中詢問醫生:「能不能把它(強迫症)找回來?」

又像是李宗盛《給自己的歌》裡唱著的「愛戀不過是一場高燒」,燒退了大概就僅有「思念是緊跟著的好不了的咳」,一切都不會改變的,最後經常性地還是變了!

但愛情終究還是以各種不同形式的強迫症在不同人的身上發病。你會執行任何那些讓你做了沒有意義卻感到心安的行為舉動,直到那病癥從腦海裡再也找不到重複的行為,那也便是「愛」消散的時候。

《怪胎》並不真的在講述強迫症那些細微的舉動和大腦的運行,它是一部讓人陷入那甜甜膩膩的熱戀期,又讓人在最後感到害怕失去和真的失去的痛苦悲傷的電影。

不過,愛情就是一件非常容易讓人著迷的事情。即使常常你以為「我再也不要回到那樣的強迫行為裡」但愛情來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還是會因為那一瞬間的心動、懂得,想投身其中,即使洗爛了雙手、滲出鮮血,它依然使人身陷其中無法自已。就像電影裡說的:你明明知道這樣很變態,但是你就是止不住地想要一直做它!

順道一提:《怪胎》是台灣第一部全程使用iPhone拍攝的劇情長片。我竟也將廖明毅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擔任執行導演至今的電影作品全數都看過沒有漏掉。而林柏宏也是從他小時候看到現在啊哈哈哈,有男人樣了。

又,這部電影最大的敗筆,最大、最大的,就是強迫症才不會隨便撕開包裝呢,要嘛也是好好的用剪刀剪得整整齊齊。

黃舒駿〈戀愛症候群〉

怪胎 i WEiR DO/2020
導演/編劇:廖明毅
演員:林柏宏、謝欣穎

圖片來源:《怪胎》Faceboo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